【影視暗流2-2】會拍片還要會賣片 文化部百億資金如何不淪為煙火?

文化部長史哲表示,黑潮計畫目標是投資每集預算至少1000萬元、總經費1億元以上,且目標是國際觀眾的大型製作。資料照,陳品佑攝
實體院線縮減、國際平台採購緊縮,通路端挑戰重重的情況下,來自政府與企業端的資金卻大筆注入影視產業,危機當前、銀彈補足,台灣影視眼前還要挺過哪些考驗,才不會讓這一次的資金注入又變成曇花一現?

到底這2年有多少台劇「滯銷」,被原來預期的買家拒絕呢?20或30部,也可能是60或70部,業界不同人士給出的答案都不一樣,但可以確定的是,大家都公認有大半拍出來的劇,要嘛播不出來,要嘛只能降價賠售給本土平台或頻道,而不是本來預定的國際OTT。

2023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響終於遠去,全球院線票房卻仍未有起色,各國相較疫情前仍有1-3成落差,台灣也僅恢復到7成左右,更呈現差距擴大趨勢,而近年影視業力拼的戲劇,則面臨Netflix等國際籍買家採購縮手的威脅,實體通路衰退、虛擬通路興起,後面又該怎麼走下去?

美國聯準會升息牽動全世界經濟。圖為FED主席鮑爾。資料照片。路透社


FED升息影響台劇?台大教授:國際平台減少採購

台灣大學經濟系教授馮勃翰指出,根據第三方機構統計,Netflix、Disney+、HBO MAX這3個串流平台在2019年時,總共有207個原創節目跟影集,然而這個數字到了2022年已經翻倍成長為561個,也就是內容的軍備競賽,要透過獨家內容來刺激訂戶成長,而這背後倚靠的是過去美國政府的低利率政策,方便這些大型企業取得資金、投入採購及製作,也讓世界各地的影視團隊為之振奮。

馮勃翰說明,台灣當時也在這個氛圍下,加上政府願意投入資源扶持,因此大量拍攝、製作作品,然而其實迪士尼與華納公司,在2022年時的負債都超過500億美元,隨著美國聯準會(FED)在過去14個月連續升息5%,這些企業每年光是利息就要多付25億美元,加上物價、薪資上漲,因此好萊塢近期也大力撙節開支,比如人事縮減與部門調整,還有減少採購成本。

串流影音平台Netflix與Disney+等競爭品牌開打原創節目軍備競賽之外,也開始互相授權內容。取自Unsplash


馮勃翰指出,延伸的變化,是像迪士尼近期開始授權作品上架Netflix,過去不同平台之間是堅壁清野,為了用獨家內容搶會員,彼此不可能互相授權獨家內容,但現在他們發現這其實不利於獲利,尤其如今為了面對利率提高的資金需求,也必須更追求獲利,而且若能互相授權,也代表未來各自製作、購買作品的數量可以減少。

他預估,成本緊縮和重啟授權2個因素作用下,可以預測未來這些平台的採購量都會下修,「不會比2019低,但也不會有過去的瘋狂情景」,而也可以預期,台劇被採購的數量會降低。

不是人人都能上Netflix 台劇先拍再賣卻賠錢 

牽猴子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創辦人王師則說明,過去電影、電視是不同的產業,「拍電影的只拍電影,拍電視劇的只拍電視劇,很少互相往來」,且電視往往製播合一,確定檔期才會開拍,但當串流平台出現後,製作公司可以將作品以更高價格,賣給讓更多人看到的平台,也讓製作公司跟電視台的關係開始鬆動,但這當中有倖存者偏誤,就是獲得國際平台以獨家、全球版權採購的作品,可能只有少數幾部,剩下9成的作品都會面對銷售問題。

王師指出,這些戲劇,往往一開始就是瞄準國際平台,因此以單集至少500萬元的成本規模再進行拍攝,但拍完才發現缺乏銷售通路,假若改賣給本土買家,目前有線電視、無線電視、OTT各一買家的情況下,1小時大概只能回收200到300萬元,因此就是賠錢收場。

對此,他語重心長地表示,台灣的影視團隊、公司未來必須非常謹慎,「先拍再賣的風險非常、非常、非常大」,除非已經跟通路端簽訂合約或備忘錄,否則再找到買家前就貿然開拍的風險非常大。

百億銀彈助陣 產業界自我喊話:要更重視銷售

然而,就在買家縮手的時候,卻奇妙地有更多資金湧入影視產業。

文化部在去年(2023)獲核定4年(2024-2027)100億元規模的黑潮計畫,是繼100億元國發基金後,文化主管機關再度得到大規模資金用於投資內容。文化部長史哲接受《太報》專訪時表示,黑潮計畫目標是投資每集預算至少1000萬元、總經費1億元以上,且目標是國際觀眾的大型製作。

文化部「黑潮計畫」補助台劇。文化部提供


另一方面,《文創法》去年修正通過後,事業或個人投資國家戰略重點文創產業可享租稅優惠,這個文化產業期盼已久的變革,也確實帶動資金進場,中華電信宣布將投入30億元資金投資台劇,台灣大哥大、遠傳電信也紛紛跟進設立影視基金,據聞規模都在10億元以上。

眼看百億銀彈進場,王師評估,這正補起了Netflix等平台留下的資金缺口,租稅抵減對企業來說確實有誘因,假設一家企業本來每年要繳稅10億元,其中2億元拿來投資,不但還有機會賺錢,或至少博得名聲,也希望這樣的資金可以長久維持。

王師認為,目前資金充足,而台灣影視團隊的產能也很足夠,尤其過去幾年有培養出多位優秀導演,接下來要考慮的仍然是銷售,未來再小的製作公司,不管目標是國內還是國外市場,都必須清楚目標觀眾是誰,也清楚採購流程、出價範圍,要比過去更積極了解產銷流程、取得採購承諾甚至簽約,而不是只專注在拍自己認為的好故事,「否則會面臨到非常、非常兇險的市場問題。」

新媒體暨影視音協會理事長李芃君在國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碩士在職專班(EMA)主講「傳播沙龍」。取自政大官網


對於未來情況,新媒體暨影視音協會理事長、台灣大哥大新媒體事業副總經理李芃君認為,要思考的就是產銷是否失衡,如果發現沒觀眾和市場,也會讓政府因此收手,「不能等到產出來才想到銷」,協會也跟相關主管機關建言,支持上游內容的同時,還是要放資源跟心力在銷售部分,尤其國際發行與行銷,製作公司也要知道市場是誰、想達到怎樣的目標,再去勾勒卡司陣容、拍攝長短等。

而在製作部分,她認為,過去台灣影視製作多是中小型公司,常常囿於資金或檔期因素,很難系統性地整合資源,現在的挑戰,就會是是否能將各領域頂尖人才集結、統合,尤其組織作戰能力並非一蹴可及,如果能逐漸累積,並把資源整合完成,就可以看到新的效益。

要懂影視又懂金融 管理人才仍有缺口

馮勃翰則認為,未來的考驗是資金進場後的管理,台灣目前非常缺乏既懂影視產業又懂金融的人才,這是需要補上的缺口,他自己現在也透過在大學開課,希望能培養出有志於此的學生。

台大經濟系教授馮勃翰認為,台灣要補上懂影視產業又懂金融的人才缺口。資料照片。陳品佑攝


馮勃翰也擔憂,目前的投資方若對影視生態沒有足夠瞭解,可能因此只能仰賴履歷、資歷,最後結果會導致只有過去有成績的團隊能拿到資金,但其實從他觀察來看,目前20、30歲的年輕團隊,從小就接觸網路、手機,更清楚目前能夠吸引力的內容,也吸收了更多不同國家的作品,接下來也要關注的是,年輕世代能不能有得到資源的機會。

吳尚軒

【影視暗流2-1】《鬼家人》3億票房力壓好萊塢 台灣影視好成績卻有隱憂

疫情影響正式告歇的2023年,台灣院線票房很接軌國際,僅剩疫前7成,也呈現回不去的姿態,儘管國片大放異彩,細究下卻呈現L型趨勢,票房落差呈現斷層;另一方面,不少影視業者近年紛紛將主力轉往小螢幕,然而從首度公開的Netflix數據來看,台劇要在國際串流的舞台上競爭,還有好些路要走……

吳尚軒

【影視暗流2-2】會拍片還要會賣片 文化部百億資金如何不淪為煙火?

實體院線縮減、國際平台採購緊縮,通路端挑戰重重的情況下,來自政府與企業端的資金卻大筆注入影視產業,危機當前、銀彈補足,台灣影視眼前還要挺過哪些考驗,才不會讓這一次的資金注入又變成曇花一現?

本網站使用Cookie以便為您提供更優質的使用體驗,若您點擊下方“同意”或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Cookie政策,欲瞭解更多資訊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