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元父子戰變「小三奪權」遭訴! 周玉蔻要傳少東黃育仁、嗆檢「濫權瀆職」

2024-04-12 14:07 / 作者 侯柏青
周玉蔻為東元小三誹謗案到台北地院出庭,把炮火對準檢方。侯柏青攝
東元電機2020年爆發經營權父子之爭,名嘴周玉蔻經營的傳媒《放言》報導「小三奪權」,東元董事長邱純枝認被誣衊介入老董黃茂雄婚姻而提告,檢方二度偵查後將周玉蔻依加重誹謗罪起訴。台北地院今天開庭,周玉蔻不認罪還痛批,「檢察官惡意入人於罪,我要很不客氣地說,他就是一個瀆職、濫權的檢察官。」律師團則表示將傳喚東元少東黃育仁作證。

檢方查出,東元父子檔黃茂雄、黃育仁當年為經營權展開對決,周玉蔻經營的傳媒《放言》2021年4月12日間用斗大標題「東元父子爭,刺破了黃茂雄夫人多年的隱痛!友人嘆:居然演變成『小三奪權』八點檔連續劇!」而報導內容則火辣提到「小三奪權」,另描述「黃茂雄與邱純枝不能說的秘密」、「黃茂雄夫人隱匿多年,對於邱純枝角色的懷疑已是『不能說的秘密』」、「邱純枝在東元公司的董事長位置還有一層跟黃茂雄緋聞關係的疑慮」、「發覺事態不妙,防著邱純枝靠近他的家庭」、「終於提醒黃育仁,邱純枝父親關係需要多多釐清」。

邱純枝不滿報導指涉她介入黃的婚姻而提告,檢方偵查時,周玉蔻表示當年透過黃育仁的好友、台中市議員陳世凱介紹採訪黃育仁,新聞標題是參考黃育仁及陳世凱的說法,而黃育仁受訪時也提供一段影片,為他的祖母批評黃茂雄、邱純枝關係的影片,她有請記者向東元查證。

不過,檢方傳喚黃育仁作證時,他卻強調沒講過類似的話,「我不會跟周玉蔻說邱純枝是父親的小三,因為我沒有證據,我也沒有向周玉蔻說過『對母親很壞的人』就是邱純枝。」陳世凱則證稱,黃育仁應不會使用「緋聞」的字眼,當天大多在談經營權,黃育仁頂多只會提媽媽(林和惠)受委屈。檢方另傳喚黃茂雄作證,黃茂雄嚴詞否認他與邱純枝有婚外情,強調邱只是東元的部屬。

東元少東黃育仁。資料照。讀者提供

檢方第一次偵查此案時曾不起訴處分,但邱純枝聲請高檢署再議成功,高檢署發回北檢續查,檢方二度調查後大逆轉,依加重誹謗罪起訴周玉蔻。

北院今天首度開庭,周玉蔻一開庭就表示不會認罪。周玉蔻接著火力全開,痛斥承辦檢察官是「惡意入人於罪」,她強調,這個案子當年其實查了很久一段時間,從警局到地檢署期間,她都充分配合調查,而且,負責報導的記者也有跟東元邱純枝女士方面聯絡平衡報導,居間聯繫的記者也都出庭作證,這些都可以證明完全有做到平衡報導。

周玉蔻嚴肅強調,這是媒體針對公眾關切的重大議題報導,「我有確切的消息來源」,證人(指黃育仁)就是第一手觀察者,他也搭配自己的敘述,所以檢方第一次做出不起訴處分。但周玉蔻說,告訴人(邱純枝)提出再議要求傳喚另一位記者,這些證據反而會加強我們有作平衡報導的事實,我本人也有出庭。「檢方起訴我個人,我十分難以相信,我現在要很不客氣地說,他是一個瀆職、濫權的檢察官。」律師則當庭表示,目前預計聲請傳喚黃育仁作證,其他證人則等研商後再提出。

周玉蔻出完庭後受訪表示,所有的媒體都有報導東元案,《放言》有消息來源,也做了重要的平衡,已善盡完備的新聞報導責任。

她強調,「檢察官起訴我,我真的要為司法上的不公正性感到遺憾,我覺得,司法的形象也因此受到傷害。這位檢察官很明顯的是入人於罪、羅織罪名,我們要透過地院和未來判決還我公道,其實不只是我,也要還《放言》的記者公道,我們要捍衛媒體新聞的言論自由、報導自由、報導空間及論述重大公眾議題的角色。如果按照這名檢察官起訴我們的標準,全中華民國的媒體都可以關門了!」
侯柏青 收藏文章

本網站使用Cookie以便為您提供更優質的使用體驗,若您點擊下方“同意”或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Cookie政策,欲瞭解更多資訊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