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逢右派狂人就稱「XX川普」 金融時報:阿根廷這位狀況根本不同

2023-11-27 16:21 / 作者 林宜萱
左起:美國前總統川普、阿根廷候任總統米雷伊、巴西前總統波索納洛。路透社
國際媒體近年來有一種趨勢,凡是立場右傾、愛用民族主義或民粹主義、個人特色鮮明、想法令媒體(通常是左派)難以預料或難以苟同、但他們還贏得大選的,全都用「國名+川普」作為封號。但若仔細看他們的政策或處境,有些人其實和「正宗」的美國川普大不相同,雖然他們本人也樂得借用川普標籤。

《金融時報》報導,阿根廷本月19日總統決選,被稱為「阿根廷川普」的第三勢力候選人米雷伊(Javier Milei)勝選。米雷伊是自由主義經濟學家,2021年當選眾議員,雖然不完全是政治素人,但資歷也不算深。他主張「休克療法」:完全廢除阿根廷披索、全面改用美元、減少財政支出,無可避免地也會減少社會福利。

阿根廷川普勝選後,去年敗選總統的「巴西川普」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很快和他視訊、表達恭賀。正宗美國川普(Donald Trump)則在社群平台上祝賀他,「你會讓阿根廷再次偉大!」

米雷伊也很給面子,回覆正版川普:「你為我們這些捍衛自由理念的人樹立了典範!」並邀請這些川普都來參加他的就職典禮。

相同處:善用社群、發出控訴

「阿根廷川普」米雷伊的競選過程,向正版川普和巴西川普借鏡良多。他們都非常善用社群平台,也經常有驚人言行,例如米雷伊偶爾會帶著電鋸參加造勢,呼應他的「砍預算」節省國庫支出政策,還說他的狗向他轉達上帝旨意,叫他去選總統。
2023年10月18日,阿根廷第三勢力的自由進步黨總統候選人米雷伊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造勢。美聯社

2023年11月16日,阿根廷總統候選人米雷伊造勢活動期間的宣傳品,由於他主張使用美元,因此有人將他的頭像印在百元美鈔上。路透社

米雷伊承諾會推翻阿根廷政壇的「種姓」制度,這和川普的「抽乾沼澤」(drain the swamp)口號相呼應,都是要減少利益團體、政治說客和長期既得利益者的影響力。

《金融時報》指出,然而這位阿根廷川普的思想、和其身處的政治環境,都和美國川普、巴西川普相去甚遠。阿根廷處於20多年來經濟危機最嚴重的時期,米雷伊面臨的是一個通膨率超過140%的國家,要應付的挑戰比川普、波索納洛擔任總統時都還要大。

米雷伊和另外兩個川普在檯面上的友好互動,只是個表象。米雷伊基本上是個政治新手,從未見過川普或波索納洛本人。

美國智庫「美洲國家對話組織」(Inter-American Dialogue)資深研究員徐弗特(Michael Shifter)表示,米雷伊這次勝選、和川普2016年勝選一樣,「是阿根廷人民、美國人民所發出的一種原始吶喊。比起政策,更應該說是他們對政治的『控訴』吸引了他們的支持者」。

國家經濟狀況、經濟政策立場完全不同

徐弗特說,在經濟政策上,川普和米雷伊相差甚遠,米雷伊是個自由主義者,「絕不會有人說川普是米雷伊這種等級的自由主義者。正好相反,川普是個不折不扣的保守主義者,米雷伊對經濟政策的想法比較像雷根(Ronald Reagan)時期的共和黨」,現在的共和黨已經完全不是1980年代的模樣了。
2023年11月18日,川普在愛荷華州道奇堡(Fort Dodge)參加競選造勢活動。美聯社

米雷伊本人是經濟學家,寫過幾本關於經濟的書,從政前也經常上電視節目推廣他激進的經濟改革政策。他的生涯和經濟學息息相關,這和「巴西川普」波索納洛也很不一樣。波索納洛對經濟沒太大興趣,大部分全權交給他的經濟部長、主張自由市場的經濟自由主義者葛德斯(Paulo Guedes)去處理。

川普執政期間,美國公債增加了將近7.8兆美元。阿根廷沒有這個本錢讓米雷伊這樣做,米雷伊還得設法兌現承諾,將財政支出減少15%。

政黨勢力完全不同

在政策推動上,川普和波索納洛都可以很直接,或者說可以很粗暴。

川普執政的頭兩年,共和黨在國會參眾兩院都是多數黨,後兩年則仍握有參院,共和黨的溫和派也屈指可數,整個共和黨的形象越來越「川普」。

波索納洛當選總統前,擔任巴西眾議員20多年,而且也有大黨支持,執政期間也有國會多數的支持。

相形之下,米雷伊屬於第三勢力,2021年7月才創立了自己的政黨「自由進步黨」(La Libertad Avanza),沒有任何黨員擔任州長或市長,在阿根廷參院只有10%席次、眾院席次也只有15%。他未來要施行的任何政策,都必須經過政黨協商。

除了對經濟政策的想法比較具體,米雷伊在其他議題上的思想仍在發展階段,而且經常顯得矛盾,比如他一方面認為國家不應該干預公民的任何私生活,一方面又熱衷於禁止墮胎。
2023年11月19日,阿根廷總統候選人米雷伊(右)與女友弗羅雷奇(Fatima Florezi)一起登台謝票、慶祝勝選。路透社

反墮胎、還有「恢復阿根廷軍隊的威望」,這些表態主要是為了自由進步黨的競選,而不是米雷伊的個人品牌,因為該黨在文化議題上走的是保守路線。米雷伊個人傳記《狂人》(El Loco,暫譯)的作者岡薩雷茲(Juan Luís González)說,這個自由進步黨現在已經發展成一個比創黨初期更保守的勢力,與滿腦子經濟和砍預算的米雷伊之間可能會有矛盾。

岡薩雷茲舉例,米雷伊的副手比拉魯埃爾(Victoria Villarruel)出身自軍人家庭,熱衷於增加軍費,和米雷伊的財政方針形成對比,「她(比拉魯埃爾)在米雷伊的世界和腦海裡增加了很多影響力,米雷伊大部分關於政府要為軍事獨裁時期道歉的言論,大部分是從比拉魯埃爾那裡背下來的;但這當中就能看見,米雷伊這個無政府資本主義者、和現在的自由進步黨之間有一些緊張存在」。

除了都很會語出驚人,基本上沒什麼相似之處

《金融時報》指出,民調顯示,其實大部分選民並不認同自由進步黨的極右立場,如果米雷伊的經濟休克療法失敗,能否做完任期還很難說。

阿根廷托爾夸托迪特利亞大學(Torcuato di Tella)政治學院院長葉亞提(Eduardo Levy Yeyati)說,美國的川普是個有保守派大黨支持的商人,美國國會也嚴密監控著國內發生的任何重大變化,美國更是一個經濟有在成長的國家;而米雷伊是個自由主義技術官僚,背後是一個另類右翼政黨在支持他,頂多加上一個中右翼政黨裡的右派相挺,而且阿根廷還處於停滯性通膨,「狀況完全不一樣」。
林宜萱 收藏文章

本網站使用Cookie以便為您提供更優質的使用體驗,若您點擊下方“同意”或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Cookie政策,欲瞭解更多資訊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