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並非特有種 遠古時代曾與其他人類雜交孕育下一代

2023-09-24 21:07 / 作者 陳家齊
人類學藝術家古契(John Gurche)在紐約的工作室製作尼安德塔人頭像,尼安德塔人比過去描繪的外型其實更像人類,並與人類混種繁衍。美聯社
曾在不久之前,科學家廣泛的定論是,現代人類30萬年前在非洲出現,逐漸成為唯一的人類居民。其他的遠古早期人類,像是尼安德塔人,只是演化中被放棄的分支。

如今,隨著對遠古人類的DNA分析技術突飛猛進,科學家現在更傾向認為,遠古時代的人類,其實曾和多個不同種的人類混居,生子。我們的祖先血緣比先前想像得更為複雜,而這些其他的人族,比我們之前所想像更接近現代人類。

美聯社報導,隨著更多其他人類的化石、其它人類的工藝品出土,這些DNA分析顯示現代人類並沒有原本想像得獨特。他們雖然已經從歷史中消失,行為方式、文化卻和遠古人類祖先非常相近,而且還會通婚繁衍。

今日的智人族曾與許多不同人類共同生活

倫敦自然史博物館人類演化專家史汀格(Chris Stringer)解釋說,大部分時間裡,今日被稱為智人(Homo sapiens)的人類,其實都和其他不同的人類共同生活,他說:「那是一個很獨特的時期,我們並非地球上唯一的人類。」

史汀格說,像是尼安德塔人(Neanderthals)、丹尼索瓦人(Denisovans)這些不同的人類,其實與其說像是「非人」的大型猿猴,不如說是以其他形式存在的人類。

經過DNA分析,曾在歐洲生活的尼安德塔人,與曾在亞洲生活的丹尼索瓦人,還有一些沒有找到過化石的神祕人種,過去都與智人繁衍子孫,現代人類殘存他們的DNA。

其他還有生活在非洲的海德堡人(Homo heidelbergensis),生活在非洲的納萊迪人(Homo naledi),以及在今日印尼地區生活的矮人族佛羅勒斯人(Homo floresiensis),與在亞洲出沒的長腿直立人(Homo erectus),也都曾與我們的祖先共同生活。

科學家發現這些「人族」的近親就像是智人一族的表親,起於同源,但在接下來的演化中分支。

這些智人的近親也有與人類類似的社會、文化活動。尼安德塔人留下許多洞窟壁畫,海德堡人會合作狩獵像是犀牛與河馬這些大型動物。而就連被認為腦容量不高的納萊迪人,也在南非的洞穴中被發現有埋葬同族的行為。上週另一項考古發掘更是發現,早在智人出現之前的47萬年前,遠古的人類已經會用木頭蓋房子。

科學界以前也承認這些其他的人族存在於世界各地,但並不認為我們的祖先曾與他們有過生育交流,而是認為智人在競爭中「取代」了這些其他人族,使他們滅絕。

DNA考古學的突破

但是DNA分析在近年突飛猛進的進展,使我們可以比對這些遠古人種與現代人之間的關係。2010年,瑞典的古遺傳學家帕博(Svante Paabo)與他的團隊成功克服困難,重組出尼安德塔人的完整基因序列,他也因此獲頒2022年的諾貝爾生醫獎。

在帕博推出的新技術引領下,科學家在西伯利亞洞穴發現的遠古人類遺骸,經基因分析後發現是全新的人種,這支新發現的人類被命名為丹尼索瓦人。

科學家比對尼安德塔人與丹尼索瓦人的DNA,除了發現與現代人類有非常大幅度的相同結構,更找到人類與這些其他人族混種的證據。

經過DNA分析,科學也研判人類曾經與其他不同的人族混種,只是那些「神秘人種」至今還沒發現化石證據。

外貌不同,但是沒有差異到讓我們的祖先與他們共同生活

紐約石溪大學人類考古學家席亞(John Shea)說,儘管尼安德塔人的外貌與智人相當不同,像是額頭較窄,鼻子更高,輪廓較深,這樣的差異並未大到足以讓遠古人類願意與他們混種繁衍。很難判斷人類的祖先何時與這些其他人族混種,推測是人類離開非洲進入歐洲時與尼安德塔人混種,抵達東亞或東南亞時與丹尼索瓦人混種。

席亞說,人類的祖先當初可能會想,「喔,這些人看起來長相有點不一樣,他們的膚色有點不一樣,他們的臉有點不一樣,但是沒關係,他們看起來很酷,我們來去跟他們聊聊打交道。」

加拿大歷史博物館體質人類學部門主任楊恩(Janet Young)指出,過去對尼安德塔人多毛、長相類似猿猴的描繪畫像,是在當初基於種族歧視,想把現代白人描寫成人族進化「巔峰」的歷史背景下產生。這樣的描繪其實與事實不符。尼安德塔人比原本描寫的外貌,更像現代人類。

陳家齊 收藏文章

本網站使用Cookie以便為您提供更優質的使用體驗,若您點擊下方“同意”或繼續瀏覽本網站,即表示您同意我們的Cookie政策,欲瞭解更多資訊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