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印象
May 29, 2020
雄山秀水淘金夢|在太魯閣腳下的花蓮小鎮「新城」佇足,寧靜日式建築看歷史痕跡
在地印象
May 29, 2020

這幾天突然其來的大雨,打濕了不少人出門的興致,只能待在家望雨興嘆。不過梅雨季的到來,也提醒我們緊接雨後而來的,會是豔陽高照的夏天。上大學之後,每年暑假前往東部就像是場「儀式」,放假遠離繁忙的大都會也許是大部分人渴望,但不一定會做的事。

介於山海之間的東台灣,無論是山嶺探險,或是海上行程都能滿足冒險家的胃口。不過作為地方賊的我,還是喜歡遊走在有各自歷史脈絡和文化的小鎮,長期下來黝黑的皮膚算是東部帶給我的禮物吧!即使到了現在半出社會,還是改不了夏天就是要往島東跑的習慣。

  • 新城老街老屋(來源/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雄山秀水淘金夢,台北進花蓮遇見小鎮,新城

很難在東部的小鎮中挑選出自己最喜歡的,每個人因為自己旅行時的主觀因素,對某個地方可能特別喜歡或無感。那就從火車開進花蓮遇到的第一個小鎮「新城」開始說起吧!新城這個地名,顧名思義就是新的城鎮。嘉慶年間,吳全走海路到哆囉滿一帶拓荒,引發了太魯閣族與漢人的戰爭,移民的漢人便築堡壘防禦。緊接著在光緒元年(1875年),羅大春主導開闢「蘇花古道」,吸引不少漢人聚居在這個鄰近太平洋的海岸平原,並正式命名為新城。

不過在命名為新城之前,這地方還有兩個名字,一個是當地太魯閣族所稱的「大魯宛」,另一個則是曾在大航海時代故事中留名的「哆囉滿」,意指閃閃發亮的地方。那時在各國的情報資訊中,傳聞花蓮有一條黃金河,也就是現在的立霧溪,上游有金脈,颱風過後甚至可以在下游撿拾黃金。西班牙人與荷蘭人十七世紀殖民台灣時,都曾上山尋找過黃金。在達吉利部落還留有荷蘭人的黃金洞,而西班牙人則以葡萄牙北方大城 Porto 的 Douro 河命名哆囉滿,兩者都為新城這地方留下閃亮亮的色彩。

淘金可不只是大航海時代的夢想,而後的日本政府,甚至戰後都有淘金的故事和紀錄,只可惜這個東部曾有過的黃金傳說,就這樣隨時間沖淡、掏盡了。從掏金舞台退出後的新城,現在是個寧靜的小鎮,火車站離市區有段距離,大部分的遊客可能直接左轉往太魯閣,反倒不會在街上多逗留。市區唯一熱鬧的地方,可能就只有佳興冰果室那排隊的人潮,不得不說佳興的檸檬汁真的是夏日聖品,也為小鎮帶來遊客。今年初佳興失火,生產線不知道完全恢復了沒,也許大家到那可以關心一下。

  • 研海庄役場宿舍。(來源/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白衣太魯閣,新城天主堂

雖然大航海時期的哆囉滿故事很難找到線索,卻能夠在街上巧遇日治時期的遺跡,但它背後的故事可能是較為暗黑的殖民戰爭。在日治初期就曾發生「新城事件」,但真正讓日本政府重視新城的重要性,而在此設立新城支廳進行族群治理,是因為大正三年(1914年)更激烈的「太魯閣戰役」。那場戰役,日軍也有不小的傷亡,而後立了三塊與這場戰役有關的紀念碑在新城。原本就是少數族群的太魯閣族,在那場戰役後,面臨的殖民壓迫與族群延續問題,現在都是部落正在處理的傷痛。

買完佳興的檸檬汁可以再往其他巷弄走走,新城小鎮還保留著當時日本時候的街道格局。記得那時雖然豔陽高照,但海風吹起來格外舒服,意外就走到了留下的幾棟日治時期官舍。大正九年(1920年)新城支廳改名為研海支廳。新城分局現在的位置過去是研海支廳的位置,不過建築已改建,若不是看老地圖,很難知道這裡的過去。倒是對面的研海庄役場及宿舍等日式建築保存得還算完整,也在這幾年被列為歷史建築。今年初,這兩棟日式老建築將展開修復與再利用計畫,想看房舍現在樣子的朋友可以趕快去,同時也期待為來修復的成果,也許是掏金博物館?

  • 新城天主堂(來源/地方 賊 The thief Of places)

除了庄役場及宿舍,與之在信義路相對的是早已成為打卡景點的「新城天主堂」。外牆藤蔓圍繞著紫色玻璃窗挺野性的,再配上諾亞方舟的奇異外型更讓人充滿想像。事實上,這裡原先是皇民化運動下所建造的日本神社,與街尾的日本時期行政中心呼應,可以看出整個街廓格局。從大魯宛、哆囉滿、新城、研海,再回到新城,走過掏金歲月與戰爭的離合,旅行時我們也許不會注意隱藏在街區紋理後的故事,但太平洋的海風輕拂著,就好像在告訴我們「那些曾閃亮到刺眼,以及暗黑到深淵的,我都還記著」。

 

延伸閱讀:

不開車也能玩!花蓮太魯閣一日遊

用225條人命換來的絕美公路:中橫 封閉21年後重見天日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