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愛窩旅店
Jan 09, 2020
每一個火柴盒都是一個故事,「麥區火柴盒民宿」蒐集十萬個故事
就愛窩旅店
Jan 09, 2020

四、五年級的記憶中,打火機、瓦斯爐尚未普及前,食衣住行都得使用火柴:廚房起灶、燒香拜拜、抽菸……「在最後一根火柴用完以前,火柴盒就是一個活廣告。」火柴盒收藏資歷四十餘年的李玠岳說。

  • 自然而然進入生活記憶的火柴盒,已經無法追溯第一件收藏。在物資缺乏的年代,火柴盒其實非常珍貴。反映出當代美學,也陪伴我走過青春年代。

新高火柴盒,長5.5cm x 寬3.5cm x 厚度1.7cm。阿嬤時代火柴盒,日治時期保存至今,不用紙而是以竹片製作,市面絕無僅有。

四、五年級的記憶中,打火機、瓦斯爐尚未普及前,食衣住行都得使用火柴:廚房起灶、燒香拜拜、抽菸……「在最後一根火柴用完以前,火柴盒就是一個活廣告。」火柴盒收藏資歷四十餘年的李玠岳說。

  • 如同集郵、收藏黑膠,蒐集火柴盒就是在收集一個個年代。穿越時空,透過外盒上的圖案與店家廣告,還原五、六○年代的街廓舊場景。用心擺置的櫥櫃與懷舊鐵盒裡,盡是半世紀以來城市的變化與縮影。

民國五、六〇年代,媒體尚未普及,為求曝光,商家會以廣告刊登的方式,將營業資訊放在火柴盒上,「上面有電話、地址、促銷項目,等於是店家的第二張名片。」火柴盒體積小方便隨身攜帶,算是另類的行銷方式。

因父親和姨丈時常公務出差,家中累積不少來自世界各地的火柴盒,截至目前為止的收藏已逾十萬個,「最早以前,火柴盒只有盒裝和對摺兩種規格。每一個火柴盒都是一個故事。」

  • 從火柴盒看見不同文化國情的色彩美學。早期從國外帶回來的火柴盒以凸版印刷,觸摸起來有立體感。李玠岳用三四十種色彩裝潢自己蓋的民宿,正好呼應火柴盒上的奇麗,反映自身對美學的見解。

李玠岳目前收藏年代最久遠的,莫過於「新高」。日本統治台灣五十年,從田野調查中發現三九五二公尺的玉山比富士山還要高,為此台灣總督府發行「新高」火柴盒當作見證。「這是我阿嬤那個年代留下來的,本來有四個,其中一個外盒已經粉碎。」竹片製作的「新高」用凹版印刷,保留珍貴一刻。 

六十多年前電話號碼只有五碼,全台三十餘處蔣公行館,只有日月潭涵碧樓有天字第一號。「火柴盒只要不丟掉,廣告效益都還在。包括反共抗俄的戒嚴時期,也是用火柴盒進行政令宣導。」西元一九九○年與沙烏地阿拉伯中止外交以前,阿拉伯國王來台特別發行紀念版以表歡迎。

從火柴盒看見台灣近代發展沿革,自日治時期結束後,坊間才開始出現廣告用的火柴盒。

民國七十一年洋菸開放進口,火柴盒設計成一個個菸盒。全台第一家西餐廳波麗路是當年台北的流行指標,火柴盒簡潔有力「西菜」,作為大稻埕洋化最早的時代象徵。原在世界可樂市場位居第三、發售世界首款易拉罐飲料的RC可樂,怕是再難復刻曾有的盛世。

李玠岳表示,多色套版的珍貴在於圖案分毫不差齊放在小張的紙上,全彩套十個版,雙色只需紅黑、黑藍兩個版。就因為火柴盒是贈品,商家會在包裝規格或印刷用色上下功夫,「到後期變不出花樣了,形制規格一定要獨特。」

他說相對於國外推出的彩色火柴頭,國內更追求在外盒材質或造型上創新,塑膠、木頭,圓柱狀、三角,以及可拉抽的萬年曆。「以前沒有美工或設計師,店家要自己發想,或火柴工廠推陳出新,客戶才會買單。」

火柴盒從一毛錢、五毛錢買一個到五塊錢買一包……「講起火柴盒,年輕一輩可能就比較無感,」李玠岳表露感嘆。火柴盒是老時代的記憶,要共同經歷過才會有所共鳴,「不像郵票有發行年次和交易記錄可參考,火柴盒的價值來自心中,不能用金錢去衡量。」

把火柴盒的故事收集起來,就是一頁又一頁的常民生活史、不能缺頁少塊。找到懂它的人很重要。

📍麥區火柴盒民宿
🚗花蓮縣鳳林鎮榮開路92號
📞0905-555103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