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想出國玩
Jul 10, 2019
泰北湄宏順長頸族女孩 用銅環撐起半邊天
太想出國玩
Jul 10, 2019

來到泰國西北邊的湄宏順(Mae Hong Song,亦有翻成夜豐頌),除了享受山城的清幽綠意,這裡著名的長頸族村也是吸引遊客的亮點之一。長頸族原先在緬甸山區過著農耕生活,在八、九〇年代因為擔憂受軍政府迫害,大舉跨越國界來泰國,他們帶著難民身分在這裡重新起家、安頓,也餵飽遊客獵奇的心。

  • (圖片來源/漂鳥旅行誌)

我跳上嚮導的機車後座,來到長頸族的聚落之一Huay Seau Thao村。只要願意花門票250泰銖,你就能一窺他們真面貌。只是對於這「參觀少數民族」的文化村行程,總令我猶疑難安。像帶著某種高傲姿態,觀賞極不到位的文化展示。

果然不出所料,如穿越少林寺木人巷般,走過一條店員頻頻招攬你上前購物的紀念品巷以後,我來到「長頸族街」。第一位長頸族婦女,脖子極長,牙齒掉了四分之三,原本在發呆,聽到腳步聲後,開始振作起來織布,不忘對我拋出殷勤的笑臉。我舉起相機,她向我伸出了手掌,於是我只好放下,怕冒犯了她,天知道她多希望我能用泰銖彌補對她的冒犯
接下來一攤又一攤,年齡多在五十以上,多半心不在焉地織布,眼尾掃來秘密警察般的眼光,看你的相機快門有沒有閃動。或者伸手拿起桌面上的活動道具銅環,想吸引我過去戴上拍照紀念。她們背後一匹匹相似度百分之九十的花布連在一起,築起兩道牆,走不到一半我已經喪失闖關的勇氣。

 

  • Huay Seau Thao村的長頸族婦女

旁邊一個年輕女孩對我說:「坐一下吧,我看你走得滿身大汗。」我馴服地坐在她旁邊,欣賞著她店裡獨特的花布,都到這地步,就來聊個天吧。

她叫Majok,32歲,5歲時脖子被戴上第一個銅環。「一開始脖子戴著環不好睡,晚上天天哭,大人說,你就睡吧,久了就習慣了。」語氣平淡、稀鬆平常。一年年過去,脖子的環增加到5個。天氣熱,加上銅環導熱快,她就在裡頭塞一層薄薄棉布吸汗。

我問她,長年被當珍稀動物一樣拍照,會不舒服嗎?Majok用流利的英文說:「我這一代也受了完整的教育,也有就業選擇權。像我母親就決定卸下銅環,搬到清邁去賣紀念品。可是我喜歡我們的傳統,也能理解被拍照是因為大家好奇,就當作是我工作的一部分,沒什麼好不舒服的。因為這樣,我決定留在這裡做小生意。我挑布的眼光很好,常常賣得比其他人多,在湄宏順,我可以跟家人在一起過簡單生活。」

她的小女兒在身後的高腳屋睡覺,午後高溫烤得小嬰兒滿身汗。我問Majok,未來會讓女兒戴上銅環嗎?「我會看她的意思,她想戴就戴,不戴我也尊重她。」想了想,她接著又說:「也許你們覺得殘忍,但就跟你們擦粉底、塗口紅、整形一樣,戴銅環對我們來說,也是美化自己的方式,這是我們的文化,我想守護它。
 

  • 32歲的Majok

Majok的言談中盡是舒坦與自在,這是什麼處心積慮都裝不來的。她讓我感覺,銅環並沒有限制了她的生理,而是她引以為傲的一部分,不僅如此,她更不是被迂腐陋習遮蔽眼光,她是個獨立新女性,用獨到的品味和生意頭腦,撐起一家經濟

旅行中,對異國文化永遠保持批判眼光,的確不時讓人感到疲累。我該怎麼看待它才最正確?該怎麼做才不會成為變相的共犯之一?這些都值得旅人在橫跨每個新疆界的當下琢磨再三。而湄宏順的Majok卻教會我暫時放下政治正確的濾鏡,放膽跨越文化界線,也許你們的共同之處,比你想像的多很多。

 

這些東南亞城市也值得你探訪:

到泰北拜城裡當嬉皮 佛系軟爛旅行好夯

到緬甸過潑水節 曼德勒王宮前辦街趴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