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印象
Jun 12, 2019
萬鏡寫真館:底片拍出古典魅力,日本人也來留影的浪漫老照相館
在地印象
Jun 12, 2019

萬鏡寫真館重現了舊時光裡,鄭重替人生重要時刻留下紀念的傳統,訪客來自世界各地。熱銷的日本《Brutus》台灣特輯亦曾報導萬鏡寫真館,平均每個禮拜會有兩組日本遊客來留影。

  • 李廣喜歡拍人,卻鮮少入鏡。問他如何在老派或創新之間取得平衡,他很坦然:「我不會刻意要做平衡。」他喜歡有繪畫感的攝影風格,但是並不執著於底片創作。

喜歡老件,迷戀典故,騎偉士牌,用底片機
街拍大膽搭訕訓練拍攝如何hold住全場
重新確認一張照片的價值

萬鏡寫真館佇立在潮州街的三角窗位置,二層樓的象牙白老屋長得細瘦,緊捱著一株比房子還高的蒼鬱老樹,彷彿來自不同時空。走進寫真館,確實有時空凝結的幻夢感。這是一幢近乎小型博物館的復古空間,玄關玻璃櫃疊滿老底片,屋裡盡是上個世紀的精緻古物,每一個物件與細節皆有故事。

寫真館的主人李廣(Ricor)其實非常年輕,但早早在攝影界闖出名號,也許有副老靈魂,早期最喜歡使用的相機是拍立得,如今騎的是偉士牌老車,蒐藏多是老件;決定開一間工作室之後,自然而然不能滿足於單調的辦公間,特地在潮州街上物色了原本在賣山東大餅的老房子,徹底將之改造為他特別喜歡的大正浪漫風格,取名為「萬鏡」。

  • 萬鏡寫真館看起來老派到骨子裡了,但整修過程卻使用許多現代的工法。

Ricor喜歡拍人,卻鮮少入鏡。問他如何在老派或創新之間取得平衡,他很坦然:「我不會刻意要做平衡。」他喜歡有繪畫感的攝影風格,但是並不執著於底片創作。

喜歡老件的人,多半也是迷戀典故的收藏者。問起為什麼取了獨特的英文名字Ricor,原來是和老相機品牌Ricoh致敬;「萬鏡」這個名字同樣讓人有美麗的聯想,影射「無數的攝影鏡頭」,也讓人想到日文的「萬華鏡」(萬花筒)。

  • (圖片提供/萬鏡寫真館)

老派的寫真館講究採光,萬鏡寫真館二樓面街的兩面牆,一面全是通透的玻璃,另一面開了三扇木條鑲框彩繪玻璃圓拱窗,天花板亦特地開了一扇天窗。每天,光線以各種角度敞開,在牆面與地板上切割出俐落的幾何光影,室內擺設隨光影移轉而產生不同神態。

Ricor表現光影的攝影風格同樣讓人印象深刻──在今日人手一機的數位洪流中,其作品維持了一貫神祕而無法複製的優雅與沉靜,追究到底,即使他也使用數位攝影,但仍偏好底片那種柔和質感。

為什麼特別喜歡底片的效果?他說,那是一種「空氣感」。攝影師Paolo Roversi在這方面對他影響最深遠,而從他最近欣賞的攝影師Julia Hitta來看,他鍾情的攝影風格都帶有古典手繪的韻致,線條與光線柔美,又以人像攝影為主。

(推薦閱讀:法籍攝影師余白:臺北是一個無法度量的城市

  • 父親節紀念寫真。(圖片提供/萬鏡寫真館)

最近,Ricor把工作室旁的小倉庫改裝成「駄菓子屋」,這個以柑仔店為主題的新佈景同樣講究非凡,連玻璃罐裡都擺了各式仙貝餅乾,童年時捏著銅板光顧的小雜貨店彷彿在眼前活了過來。柑仔店擺滿自己的收藏,之所以特別喜歡「駄菓子」主題,與他兒時回憶有緊密的關係──低年級放學後,Ricor會到奶奶家等爸媽下班,每天下午,奶奶都會到山坡上的柑仔店買一包乖乖給他,他也特別喜歡光顧小雜貨店玩集字換獎品的遊戲,「在那個沒有手機的年代,這些就是一個小鎮孩子的娛樂世界,」現在他親手重建了那個回憶,「念念不忘,必有回響,這些就是我記憶裡那個遊樂場的濃縮還原。」

目前,萬鏡寫真館除了充任個人工作室,同時出租場景、提供紀念照攝影。談到萬鏡的未來,Ricor灑脫地說,「這裡除了大正浪漫風格之外,還混合了喫茶店的元素,也許多年後這裡也會變成喫茶店。達到讓台灣人了解老照相館也可以這麼漂亮的目的,萬鏡寫真館就可以退休了。」

  • 偶爾舉辦熱鬧的「古寫真市」,舉凡老相機、底片、二手寫真都可能在此出現,喜歡老派攝影的收藏家與攝影者齊聚一堂。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