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想出國玩
Mar 16, 2018
從侏儸紀到古埃及 英國博物館都看得到
太想出國玩
Mar 16, 2018

英國的博物館絕對令人讚嘆。指標清晰的物品、甚至是任何可透過臆想呈現的物件、你壓根沒想過的事物,都會在這裡出現。這7座風格迴異的博物館,每座都有其獨特個性,而共同的是,它們都是蒐藏狂人。

  • 自然史博物館中央大廳的恐龍標本令人嘆為觀止。(攝影/謝佩蓁)

自然史博物館 聽聽恐龍怎麼叫

博物館從來不是只有看而已,視覺只是博物館用於傳遞的其一支線。嘗試打開所有的感官,因為這是個樂於互動的博物館。在這裡你可以觸摸珍奇岩石的質地、感受英國人眼中的地震、聽到失落已久的恐龍再一次吼叫。

博物館壯麗建築中裝置了數不清的標本,大廳中的柱子、樓梯、窗、走廊與雕飾皆與恐龍標本完美對稱,這是何其聰明又令人驚嘆啊。童心未泯的人們,都應該要來這裡。

  • 大英博物館的中庭大廳會隨著室外燈光而有所變化。(攝影/謝佩蓁)

大英博物館 悼念各大古文明

總是熙熙攘攘、繁雜而喧囂,承載著過為厚重的歷史,向人們侵襲而至。那些古埃及文明、木乃伊、古希臘神廟等偉大而珍稀的收藏,供與人們見證,但是地域早已不同,這兒不會是那裡,人們只能憑藉屋內的一切去理解、以及悼念。

在教科書之外,西亞古文明再一次撼動了我,亞述的五隻腳神獸「拉馬蘇」身上精緻雕琢的每個細節,跟隨著歷史神秘流動的塵埃,真實地呈現在我的眼前,我曾想像著真正看見這些文物時,會產生的那十幾種交錯複雜之感,但是真正身處於此,卻是什麼也沒發生,我只感到腦中一片空白。

如果距離夠近,這些珍貴古物的外表將是毫無隱瞞的,精準地將細節一覽無遺後,上頭裂縫呈現的方式,竟是那樣粗糙的可愛,甚至有些平易近人的啊。最終,仍不免遺憾的是,歷史綿延輾轉至今,僅只留下殘崖碎片、隻字片語,留下迷濛輪廓、不再完全的形影。

索恩博物館 一窺建築師的蒐藏癖

位於大英博物館後的隱匿街區,若不多加留意可能會錯過它,這裡曾是建築師兼收藏家的住所,屋內所見的一切全是依照他的堅持而擺置,細緻迷你的收藏展間、整齊有序的工作室,這裡保有一切舊時的傳統,過去夜間會點起的蠟燭,至今仍然點燃著。

窄小的空間卻容納了大量的精緻展品,屋頂的模樣與內部設計是建築師的創意展現,多樣化的廣泛收藏似乎也透露著他的喜好,在最為接近他的空間內,不禁讓人猜想起這位蒐藏狂人的樣貌。

  • 維多利亞和艾伯特博物館舊房子的展間,完整呈現當時的房間布置。(攝影/謝佩蓁)

維多利亞和艾伯特博物館 每個展間都有個性

V&A可說是全英國最為精緻的博物館。關於博物館的既定印象,是方正規矩擺在透明玻璃中展示的文物?是還走到盡頭仍是一模一樣的複製房間?如果只是這樣,V&A會徹底讓你驚豔。

在V&A的空間裡,沒有單純放置展物的房間,每個展間都擁有各自獨立的主題性,當你穿過一個長廊後,可能就身處在截然不同的世界,為什麼V&A能夠帶給人們如此獨特的感受?仔細觀看,房間內的每個物件都是有所關聯的,也許是牆上的壁飾、燈光的設置、散落在展品周遭的裝飾等,它們呼應著彼此,也向我們展現V&A巧妙的精心設計。

杰弗瑞博物館 看英國房間的時光流動

Geffrye像是深褐色的小小宮殿,莊園內裝滿了一格格的小櫥窗,櫥窗裡住著溫馨的倫敦之家,這裡展示了不同年代的英國房間,隨著時光流動而不斷變換著,而越遙遠的年代,竊竊耳語的聲音似乎就越大,即使是平凡的日常物件,也在這裡讓人一讀它們專屬的故事,Geffrye對微小事物的刻畫,純粹而動人。

菲茨威廉博物館 縮小版大英博物館

在充滿書香氣息的劍橋,除了造訪皇宮般富麗堂皇的各大學院之外,也別忘了走訪菲茨威廉。菲茨威廉宛若小型的大英博物館,希臘柱式的對稱外身、大量而珍貴的館藏、引人探詢的木乃伊等,儼然是大英的縮小版本,這裡有著與大英相同的珍稀古物、大英沒有的經典畫作,並且有著難得的安適寧靜,或許是更為適合臨摹、寫生的地方。

  • 蘇格蘭國立博物館典雅的白柱將展品圍繞其中,形成一處有趣的空間。(攝影/謝佩蓁)

蘇格蘭國立博物館 矛盾的強烈衝擊

矛盾的強烈衝擊感,是我對蘇格蘭國立博物館的第一感受,所有活力充沛的車、標本、模型,全被典雅的白色欄柱圍繞,展開為一幕幕主題式空間,物件並非靜止,而是生活地轉動著,它們親暱地湊在一塊兒,形成富饒趣味的景象。這裡並不嚴肅,有著老鼠跑滾輪、讓熱氣球升高等等遊戲,複製羊桃莉也在這裡,是探索蘇格蘭的自然、科學、文化的極佳場地。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