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Jun 21, 2018
Life’s hard:林森北路不賣酒 有紓解苦痛的咖啡
文青找A咖
Jun 21, 2018

走進台北林森北路,老舊風華就在眼前,白日小吃電影,夜晚霓虹閃爍,無論來訪為了美食或者應酬,穿梭這帶的人們,總有一股說不出的老派調性,十分特別、十分賣力。隨著台北咖啡館西移,Life’s hard也悄悄坐落在林森北路毫不起眼的角落裡,這裡不賣酒,而是賣紓解苦痛的咖啡,店主小朱期待人們能在這個空間裡,有一個被接納痛苦的機會。

Life’s hard去年開幕,瞬間湧入許多咖啡愛好者,不僅是因為好咖啡,更因為小朱的個人風格十分強烈,分享在社群媒體的文字常常獲得共鳴;他擅於觀察,心細如髮,不論是工作、生活,對自我要求極高,也曾因此病倒接受心臟移植手術。這次的訪談讓我們看見,他為了珍惜有限時光,打造Life’s hard:「我的生命不是一般人的長度,看得到期限,就要做精神上、價值觀上我認為健康的事情。」

經過業務、傳產洗禮 他認為咖啡是一輩子的工作

小朱踏入社會後,做了兩份外商業務工作、回家接傳統事業一年,不同領域刺激他思考自己到底想要做什麼?他離開家到台北定居,將咖啡當做這一輩子的工作。於是他到台北知名的澳式餐廳工作,學習餐飲流程,第二年開始學義式咖啡,後來投入太多心力,他說:「我生病了,需要等心臟移植。」

等待移植的那一年,他身體虛弱卻不甘浪費時間,投注心力做咖啡實驗,將咖啡豆、器具、沖法、五感交叉實驗,找到自己喜歡的風味,「那段時間就像等死,但是咖啡讓我快樂。」他說那一年毫無顧忌地投入咖啡,「我發現沖咖啡每個動作都有意義,這對我來說很重要。」後來順利進行移植手術、休養,他在朋友的店一角開W&M workshop咖啡,證明他的學習是否對了,「希望我們(咖啡)會越來越好。」

生活充斥很多大小不一的辛苦

若要說,東區時期的W&M和林森北路的Life’s hard之所以引起關注,多是因為小朱個人特質吸引很多人。他舉例,以前在東區時,常有客人從他的文字獲得共鳴,對他傾訴情緒故事,久了、多了,心情受影響,原本虛弱的身體撐不住,導致去年頻繁感染住院多次,只好關店療養,他說:「那時後每天從家裡到上班地點已經耗盡我的體力。」

結束東區經營,專心休養身體後,小朱決定另闢新點開Life’s hard,乍聽店名有些沉重,就像這個世代的代名詞。詢問原因,他則說這是他與雙胞胎弟弟的口頭禪,他說:「生活充斥很多大小不一的辛苦,所以Life’s hard是每個人都會有的心情,不開心的時候不能改變自己,那就先改變環境,這裡會接納你。」

於我而言,Life’s hard的空間屬於「一杯咖啡」的空間,來了、點咖啡了、喝完一杯即走的地方,灰白色帶點綠意、木頭的空間,有種通透沉靜感能讓來訪的客人好好與自己獨處一會兒。

 

咖啡無法改變未來 但教學可以

小朱平日接受一對二的咖啡教學課程,希望傳授咖啡知識介紹給大家,口語說來籠統,但向下挖掘才發現他的課程另有寓意。舉例來說,他認為咖啡售價與進口成本需要適當的拿捏,「把豆子的價格炒高,咖啡賣高價,這是分享還是賺錢呢?」藉由課程,他帶領學生找到喜愛風味、學習分辨產地、體驗沖煮,「我想打破制式教學,帶學生從找尋自己喜歡的風味開始,同時也教他們咖啡與健康的關係。」

另外開課的原因,他對台灣「創業」風潮也有隱憂,「我覺得現在台灣環境不健康,創業大多著重小事,想當職人,但是沒有人想做大的東西,這樣未來會很危險。」問他對社會看法怎麼如此深刻,小朱回答說很多人做咖啡是愛,從念頭產生語言、行為,應該都是有意義的,他喜歡細細想過而不是衝動,而咖啡只是其中一種他對人好的管道。

說著說著,小朱端上一杯衣索比亞水洗的阿拉卡,輕透明亮,質地細緻,一邊品嘗,一邊聽他說:「這杯咖啡很適合現在的時間與天氣,帶有一點茉莉花茶、綠色檸檬的味道。」小朱的咖啡嚴謹沖法中帶點通透、暖軟意,他的人跟咖啡,好像。

不管去幾次Life’s hard,每次都能被小朱細致穩妥地招呼,每個人來這裡沉靜翻翻書、整理情緒,光是這樣想,這個心裡的小角落會在每個人生苦痛階段,隱隱發光。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