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Mar 13, 2018
Jack & NaNa:咖啡界最老的菜鳥
文青找A咖
Mar 13, 2018

穿梭在臨沂街小巷裡,周圍老房沉靜、散布日常生活的煙火氣息,而Jack&NaNa Coffee Store位在這條街道上的民宅轉角,不經意的一處,每一次到訪若不留心總會錯過,老闆兼咖啡師的Jack說:「日式街邊小店是我們的設想。」這間街角咖啡館坪數小,室內坐位只有11個,室外高腳坐椅4張,眼睛所及之處都是木頭的暖色,營造出放鬆沉澱的暖意。

 

老街區裡的日式暖質咖啡小店

仔細觀察,店裡陳設都是講究細節。ㄇ字型吧台上義式咖啡機、精緻陶瓷杯盤、數個日本手工打造銅壺、排列整齊的自烘咖啡豆、不同烘豆配有三台磨豆機等專業器具,店裡的角落更有一部價值一部國產新車的烘豆機,細數下來,都是Jack對咖啡、對自己不容許退讓的堅持,「自從有開店想法之後,器材和生豆品質都是我很在乎的兩樣東西,像目前我還在投資器材,要買就要買好的。」他相信器具用得順手與堅持手法,靠著經驗與味蕾,那杯乾淨、圓潤的手沖咖啡,不會離得太遠。

對於烘豆,Jack也有不能退讓的地方,他總是早上七點開始烘豆,如果不滿意成品,甚至曾經延遲開店,「烘豆時,我一定很專心,甚至提前將隔天烘豆資料準備好。」嚴格要求自己不容許出錯,因為:「一件事情做久、做多了,很容易忽略細節,但重要的環節通常藏在細節裡。」

 

個性與咖啡如出一轍 乾淨且執著

Jack笑稱自己是「咖啡界最老的菜鳥」,相比台灣咖啡界的前輩們,他開始得晚,年齡卻不小,他說:「我喝咖啡喝了20年,自己烘豆10幾年,但我沒有在咖啡館工作的經驗,所以開店初期摸索地很痛苦。」猜到他的痛苦源自「不能容許退讓的堅持」。不過,歷經兩年,從顧客的回饋、從經營學習、從自身的轉變,他漸漸感覺餘裕彈性,「心情好的時後咖啡好喝,心情不好的時候也好喝。」說明他單純如一、鍾愛咖啡的心意。

店裡的Meau,隨時備有15種以上手沖咖啡的選擇,以淺中焙為主,衣索比亞的耶加雪菲Gamana Washed卡門、肯亞的安格魯艾莉Ngurueri PB圓豆,同樣都有穩定地圓潤乾淨質地,問Jack當初如何設定呈現這樣質地的咖啡,他笑而不答,旁人看來,我覺得與他的個性相符,喜歡簡單、自身低調,逕自投入在自己喜愛的咖啡裡。

 

專心品嚐一杯咖啡 比言語稱讚更值得

咖啡館開店兩年,Jack觀察過98%的客人都是專門到訪,其中一位讓他印象很深刻。有天店已打烊,鐵門拉下、器具擺設都已收拾完,準備離開時,一位女顧客推門而入,豪不介意店裡的環境,客氣說:「我從很遠(南部)過來,想喝一杯咖啡。」Jack沒有說什麼話,只是拿出器具專心沖泡一杯咖啡遞給她,等待。那短短15分鐘裡,女顧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沒有多餘的交流,喝完後道謝結帳離開,給Jack留下想法,那些獨自好好品嘗咖啡的時刻,只有自己能體會,即便沒有其他言語回饋,一杯專心品嚐完的咖啡,足以說明一切。

Jack沖煮咖啡就像觀看一場儀式,嚴肅得不得了,但在店裡四處散落著公仔、扭蛋,與上述的顧客經歷,反而覺得Jack卸下咖啡師角色時,有點調皮、好動,尤其述說休假時盡情旅遊、運動、尋找新刺激的時候,那個樣子是個感性的人呀。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