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
Mar 08, 2018
深夜裡的溫柔慰藉-《傻子與白痴》樂團
音樂
Mar 08, 2018

「今天要打哪兒晃 鬧鐘還沒響 不甚急迫的憂傷…」

伴隨著畫像上香煙裊裊、映在霓虹燈牌上的變換燈光,主唱維澤一個人坐在沙發上,以迷人的口吻徐徐地唱著,如同失眠夜裡的唯一安慰。

這是傻子與白痴的最新單曲《5:10AM》。

 

午後的隨興旋律 化成樂團雛型

傻子與白痴成立於2015年。主唱維澤和鼓手維均是高中同班同學,也同為熱音社社員。一日下午在社辦,維澤逼迫本業鼓手的維均彈幾個和弦來聽聽,跟著哼了幾段旋律,傻子與白痴就這樣有了雛型。

歷經初代吉他手與貝斯手離團後,維澤自己拿起了貝斯,找來了在熱音社成發認識的吉他手光良、以及對音樂製作相當有概念、原先也是主唱的合成器手少菲,就這樣成了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四人編制。少菲還為此花了四萬塊買了合成器。

「所以,維澤原本不會彈貝斯,少菲本來也沒有合成器?」我驚訝地問。

「就是這麼直率。」維澤酷酷地說。

的確是很有傻子與白痴的風格。

  • 左起:少菲、光良、維澤、維均。(攝影/Koukos Yang)

茫然黑夜中 那座溫暖的燈塔

成員的更動也影響了風格遞嬗。「維澤用吉他寫歌,所以DEMO比較偏民謠。」光良解釋,「初期的傻子與白痴以搖滾為主,在我加入之後比較偏向後搖。」

維持了一段時間的民謠加後搖後,成員們漸漸厭倦了現有的風格。在少菲加入之後,音樂製作部份有很大的改善,而曲風,也慢慢隨著大家想要以更平易近人的敘事口吻貼近聽眾,變得略帶CHILL味。

「我們想要更直率一點。」維澤說。相較於先前作品裡較為奮力的吶喊,新歌《5:10AM》則是放鬆地娓娓道來失眠的心情。與其將無法成眠的不安蔓延,《5:10AM》更像是茫然焦慮的黑暗夜裡,那座讓人心安、散發著溫暖光芒的燈塔。

  • 維澤與維均。(攝影/Koukos Yang)

少年的絮語 厭世的安慰

傻子與白痴一直是以這樣溫柔的姿態接住我們的。

《你終究不愛這世界》是維澤目睹同班同學罹患憂鬱症的過程、《十九》則是維澤寫給維均的歌。維均十九歲時歷經了許多事情,當時,只有維澤會不厭其煩地接近他。「他常常打來,鬼吼鬼叫之後就掛斷了,我每次都叫他閉嘴。後來有一段時間他都沒再來找我。再過一陣子之後,他丟了一個雲端連結給我,歌名是我的名字。」維均回憶,「那首歌在說,沒關係,等一切過去後,你再買一打啤酒來找我,然後告訴我,你得到了什麼和失去了什麼。」

「悲傷的瑣碎 非必得面對 有時稍微厭世一些 稍微談笑眷戀

關於從前 非必得抱歉 我們仍是唱著歌的 不論悲喜的明天」—《十九》

少年的友情絮語,最終被寫成了歌,成了厭世中的安慰。

 

「能多紅,就多紅」 傻氣又認命

維澤高中時最喜歡的團,是日本搖滾樂團Pay Money to My Pain。他手指上也有向主唱致敬的刺青,在彈奏貝斯時格外醒目。「我喜歡粗獷一點的唱腔。」維澤說。「因為我是主唱,所以我也會研究流行歌手的詮釋方式。」現在,他也聽韓國樂團Hyukoh,而除了韓國獨立樂團之外,甚至是韓國R&B、嘻哈,維澤也都有涉獵。

團員們認為主流樂壇還是有許多可取之處,不論是編曲細節、和聲編排、完整性、傳唱度,都值得獨立樂團學習。除了將《5:10AM》的母帶送去韓國進行後期製作之外,接下來即將推出首張EP的傻子與白痴,也參考韓國演藝工業的模式,力圖將「傻子與白痴」推廣成一個完整的概念品牌。目前的平面設計是由念廣告的維均操刀,而未來的MV,也希望延續《5:10AM》的酒吧場景,繼續CHILL下去。

「能多紅,就多紅。」當我問到未來的規劃時,維澤不假思索地回我。雖然看起來半開玩笑、傻氣又認命,但從先前的對談看來,傻子與白痴已經準備好了。

那麼,就請再多說些故事給我們這些傻氣的歌迷聽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