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找A咖
Jan 22, 2018
用心「孵」出來的咖啡 不用加糖就夠甜
文青找A咖
Jan 22, 2018
  • 孵咖啡自詡為一間咖啡豆的select shop,不但販售自家咖啡豆,也用力推廣其他烘豆師的特色咖啡豆。

「我希望人們來這裡,喝到的咖啡,可以是甜的。」孵咖啡的老闆小宇說。

從每一間咖啡廳的老闆口中,都能聽到關於咖啡的不同故事,而「最理想的咖啡」彷彿一種神秘的生物,沒有人知道牠的廬山真面目,卻在不同人的際遇與記憶中,擁有各自的奇異樣貌與專屬滋味。

  • 小宇笑說自己是「練習魔人」,剛開始學手沖,堅持每天都要沖30杯。

甜蜜蜜的關鍵 只萃取前6秒

為什麼是甜的?咖啡在一般人的印象中,不都是苦的嗎?「喏,你喝喝看。」小宇把這杯以double expresso為基底的白拿鐵推到我面前,一面解釋道,通常咖啡萃取時間是15~30秒,但他的咖啡只萃取最前段的6秒,這樣做的目的,是想讓人們品嚐到咖啡前段的清新與甘甜。不是一定要苦,才能稱得上是咖啡。

這也是為什麼店門口旁,掛了寫著「No sugar but sweet」的小招牌,貼心地提醒,店內無糖,因為裡頭的咖啡夠甜。

小麥色肌膚配上及肩自然捲髮,小宇講起話來不疾不徐,通常你只要喝了一杯他沖的咖啡,自然而然就會被卸下心防,莫名其妙地開始對他吐露心事,那種穩當妥貼的安全感,就像鄰家大哥般,很值得信賴;而當他拿起手沖壺,全神貫注、一絲不苟的神情,又頓時化身一位專業嚴謹的工藝職人,堅持沖煮出不愧對客人的好味道。

人生第一杯藍山 爆炸口感至今難忘

決定認真學習手沖咖啡,起因於在日本喝了人生第一杯藍山咖啡。

「單一純種的藍山,真的非常特別,剛入喉的時候,乾淨度極高,乾淨的程度會讓你誤以為自己在喝的是水;接下來不到一秒鐘的時間,一股甘甜的滋味在口腔瞬間迸發,簡直可以用『爆炸』來形容,濃郁又香醇。」小宇回憶那杯藍山,依然興奮不已。

  • 騎樓下的戶外座位,面對著迪化街的老房子,古色正好配咖啡香。

孵的不只是咖啡 還有悠閒和散漫

我坐在吧檯前,不疾不徐享用帶著甜味的不加糖咖啡,看著小宇招呼著客人,討論著咖啡的萃取率等專業術語,有時聽進,有時出神,大概就是所謂小宇說的「孵」吧:一種既悠閒又散漫,毫無目的賴在某處,揮霍時間的狀態。

他說這詞也不是他發明的,以前的上海人說「孵」茶館、「孵」煙館,卻不說「孵」咖啡館,是因為咖啡是洋人的文化產物。當年華人世界第一間咖啡館開在上海租界區時,人們非得盛裝打扮,才敢一派高貴地「坐」咖啡館。如今,喝咖啡已是稀鬆平常的平民消遣了,用「孵」來訴說現代人喝咖啡時的閒情逸致,反倒恰如其分。

  • 「先把質做好,再去考慮生意好不好。」小宇認為咖啡品質是第一要務。

四年之間 從咖啡玩家變行家

小宇自廣告公司「退休」後,決定第二人生要為咖啡而活,「孵咖啡」就開在老家大龍峒附近。四年前的他,只是個咖啡不離手的上班族,因興趣而參加職訓局的咖啡入門課程,沒想到越學越著迷,後來找專家拜師學藝、考取國際證照,從手沖到烘豆,每個階段都不馬虎,結果四年後,玩家成了行家,開設這間以販賣咖啡與咖啡豆為主的「珈琲洋行」,希望人們來這兒可以品嚐到不同風味的精品咖啡豆。

擁有數十年的廣告經驗,品牌經營和視覺設計都是小宇的拿手絕活,孵咖啡的命名、定位到店內風格通通一手包辦。初期跑市集試水溫、累積能見度,等時機成熟就打造實體店面,店才開張兩個月不到,上門的多是識貨的行家或像老友般的客人,專上門跟他討杯香甜的「宇式咖啡」。

就像小宇說的,小時候看那些大稻埕裡的茶行,人們圍在桌邊品茗交流,討論著哪款茶孰優孰劣,今天大圓桌換成了吧台,琥珀色的茶換成了深褐色的咖啡,熱鬧而親切的買賣光景,又再次充滿人情味地復刻上演,「老闆!我要一杯白拿鐵,你上次煮的那一款豆子啊……」看呀,又一位挑嘴的客人上門了。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