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Nov 26, 2020
單親母弒子判死/婦女新知:哀痛法院判決量刑不見單親困境,政府不該漠視自生自滅
焦點
Nov 26, 2020

新北地院日前針對吳姓單親媽媽弒子案件,做出死刑判決,婦女新知基金會在臉書針對單親家庭的困境,提出觀點。

  • 婦女新知基金會呼籲社會應正視單親家庭困境,政府不該任其自生自滅。(圖片來源/Unsplash)

單親媽媽若缺乏人際網絡支持、不難想像處處碰壁萌生出的絕望

昨(25)日新北地方法院發布新聞稿,說明吳姓女子案件的一審判決結果,媒體報導引發社會大眾討論單親家長所遇到的困境。根據新北地院的新聞稿中引述,吳姓女子在法庭上表示,這7年來都是她自己獨力養兩個小孩,獨自一人面對所有的輿論壓力與各式異樣的眼光,工作找得不順遂,24小時去哪裡都要顧著他們,她完全沒有自己的自由,所以她要帶他們一起走。

這樣的發言,正是所有單親媽媽以及假性單親媽媽的心聲。在缺乏公共托育資源的狀況下,單親媽媽如果缺乏人際網絡的支持,無法放下孩子去找工作,再加上租屋市場及勞動市場對單親的刻板印象和歧視,不難想像處處碰壁的她所萌生出來的絕望。

在傳統性別分工下,女性承擔了大量的無酬或有酬的照顧勞動,照顧工作的辛勞往往不受重視,而國家政策鮮少支援,老人和小孩受照顧的權益亦不受保障,只能看個人的家庭資源及口袋深淺,更加深了社會的不平等。

多年來,婦女新知基金會持續倡議托育及長期照顧服務公共化,反對政府「準公共化」政策將國家資源挹注私幼口袋、助長市場變相漲價剝削家長的假公共化,要求國家擔起責任,提供普及、優質、可負擔的公共服務,並且應該要保障所有照顧工作者的勞動權益。

公共托育資源少,租屋、勞動市場長期對單親家庭不友善

然而,我們的國家推出了無法解決問題的準公共化、不停加碼的育兒津貼,只想發錢了事、債留子孫,而不去檢討收托時間不符合需求的公托、數量成長幾乎停滯的公共化托育、假裝沒看見職場上的婚育歧視,放任業者壓低托育人員的勞動條件,讓家長擔憂幼托照顧品質。

政府雖有提供單親福利、托育福利、社會住宅,但問題在於服務量太少、條件嚴苛,許多人申請排隊也搶不到。

此外,台灣失控的租屋市場對單親家長也是非常不友善,除了房東不讓房客入籍,擔心影響稅務之外,單親家長更常在揭露單親身分後,面臨無屋可租的處境。房東通常認定單親家長將帶來房租拖欠,或其他(想像中的)麻煩。

再加上勞動市場對單親不友善,傳統性別文化壓力更讓單親媽媽恥於回娘家求助,種種社會因素都讓「單親媽媽」孤單夾在育兒與生計的「非典型勞動」結構中:無法穩定就業就無法獲得穩定的經濟來源,無法獲得穩定的經濟來源就無法有穩定繳房租,無法有穩定的居住環境就無法安頓自己和孩子,使單親媽媽與孩子落入弱勢家庭的惡性循環泥淖中。

就業、居住、托育,這些都跟家庭的穩定息息相關。我們認為獲得照顧資源應該是每個人的權利,而經濟安全是人民生活的基本。但我們的政府不對症下藥,只把這些責任跟負擔丟回給家庭與多數由女性扛起的家務、育兒、長照勞動者去承擔。

法官判決書「訓示」的字字句句,都讓人感到哀痛

長照悲劇的新聞從沒少過,托育場所虐兒也屢見不鮮,背後連結的是失衡的女性心理勞動與弱勢結構。再加上我國的社會福利制度以殘補、防止依賴為前提,行政官僚在受助資格審查上又以防弊為重心,被嚴格的社會福利制度資格排除之後,單親女性或弱勢家庭為了避免被「貼標籤」,一直被彰顯的「社會安全網」和福利救助是否真能打進需要支援者?

我們尊重司法審判獨立,但我們也想提醒,法官代表國家行使公權力,法院新聞稿所透露出法官判決書對當事人「訓示」的片段文字,字字句句都讓我們感到哀痛。面對所有因承擔不起照顧重擔而嘗試自殺殺人的社會悲劇,國家應該悲憫自省為何失職而無法及時提供社會支持,而非嚴厲苛責,漠視個人照顧重擔,任由單親家庭自生自滅。

我們希望法官能夠看見單親媽媽的處境,殺害幼小性命無疑是重罪,但行政部門失職未能負起照顧人民責任在先,司法部門卻忽略前述脈絡,判處當事人極刑,實令人難以接受。我們期待法官依法裁判之餘,還能在悲劇中能看見弱勢境遇者的呼救,並在判決中撐起「人權守護者」的光環。而這一步,就從對弱勢者有更多理解與認識,揚棄長篇大論「教化」被告的例稿開始做起。

我們更希望政府要在這件悲劇當中看見社會制度對於弱勢者的不友善,積極檢討改進現行福利政策的種種缺失,不要再出現「國家福利缺席」而導致人民自殺殺人的悲劇。

作者:婦女新知基金會、文章出處:Facebook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