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
Nov 26, 2020
深度西班牙|西班牙人離婚後的監護權爭奪戰:溺愛小孩,攻擊前任外國人身分
國際觀察
Nov 26, 2020

一般來說,離婚還會牽扯上另一個更廣泛的問題,自然是孩子與監護權。以西班牙而言,現在趨勢為共享監護權


共享的定義是,未成年的孩子一周跟爸爸,一周跟媽媽,假期一律對半分,沒有贍養費問題。如此做的用意,通常是想把離婚對孩子造成的衝擊減低到最小。

而這也代表著:別說離開西班牙了,不能與前夫居處離開太遠(聽說多規定在100公里內,重點在雙方協議),要有自己的事業與房產,方能提供給孩子穩定的環境。(拜疫情所賜,西國的失業率又將突破16%了,就業環境險峻不用多說)

外在條件能克服,卻不代表內亂就能平息。

經濟、時間,都可以對半分,但是教養呢? 

無論願意承認與否,西班牙人總是把滿足孩子要求擺在教養之上的生活模式,很難不讓重視教養議題的亞洲人抓狂,生活中諸如此類的小事,很輕易地能把人逼瘋:

路上陌生老人第五千萬次想以給孩子糖果來表達喜愛,亞洲母親的妳可能直接拒絕,西班牙父親則覺得媽媽太不講人情。

即便再怎麼輕鬆愜意,孩子應該消磨時間的地點是公園,不是酒吧跟西班牙父親的酒友們五四三,西班牙父親又覺得你這個亞洲媽媽為何要這麼不近人情?妨害他的社交生活。

更甭提,西班牙阿公阿嬤,是種武力恐怖值,可以完全不輸台灣阿公阿嬤的生物。

許多阿嬤視孫輩如己出,人生以寵壞小孩為目標,即便小孩半夜三點爬起來說肚子餓,阿嬤也會二話不說開始準備消夜,身材健康教養,全數皆浮雲也。

亞洲雙親甲要小孩自己背書包,阿公轉頭就幫小孩拿書包了。

這些聽起來完全耳熟的台灣家庭生活問題,到了西班牙,只會更嚴重,因為,教養問題疊上文化差異,撒上微妙的種族情結,成就的只是不罕見的家庭風暴。

例如,亞洲父母,十個有九個會要求小孩跟你講中文.

一旦離婚,許多西班牙前任的都會採取「溺愛小孩,攻擊前任外國人身分」的戰略,來試圖博取孩子歡心,進而傷害前任。

當在媽媽家,要被督促功課,要勤奮練習,講話來要三不五時被糾正「講中文」,過年過節永遠只有你倆孤零零時,對比起西班牙那邊──多不要求功課,萬事多依著孩子意願,講西文無障礙,過年闔家歡熱熱鬧鬧。

你在愛之深,責之切;可或許你無法想像,在孩子眼裡,看到的只有嚴厲,沒有看到你的在乎與期許。

於是,拒絕講中文,拒絕認識與亞洲母親有關的事物,不小心提到台灣,可能還會被酸:對啦對啦!都是你們台灣好棒棒最偉大啦!

很多時候,叛逆期的孩子,根本不在乎剛果還是台灣,他只在乎,如何傷害妳。

莫抱怨孩子看不清,正因為他還看不清,看不懂,所以還只是個孩子。但是,西國現行法律,多數這種共享監護權的家庭,孩子一旦滿12歲後,法庭上有話語權,是有方法影響法官決定今後要常住其中一邊的,於是,更多的離婚家庭中,不甘心的前任們,總是用各種寵壞孩子的辦法,來達到傷害的目的。

我見過最誇張的案子,甚至有西班牙母親,對孩子的吸毒視而不見

肯定會有過來人說:(拍拍)放心吧!這就是青春期,叛逆無限,過了,長大成熟了,就好了。

說來輕巧容易,那可是至少五年到八年,看不到任何未來希望的艱苦,只能自己一個人在異地領會心頭酸苦辣!

到這裡可能有人要說:那就都給前任,對方養就好了。

血親,其實是很任性的,通常會出現這些摩擦,就是雙方的教養概念完全不和,要完全放棄掉自己的孩子,對很多認真父母來說,一刀捅死自己比較快。

結婚就有可能離婚,異鄉人不知多少年才能將他鄉變故鄉。

網路上不缺各種讚嘆異國婚姻美妙,混血寶寶美好的聲音,然老話一句,有光就有影,不是每個人都有皇帝命,認清現實,是幫助自己做出正確決定的不二法門,希望這些滄桑中年的話,能讓許多年輕女孩,在做人生重大決定時,可以比起以前的我們,多一分清楚罷了。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