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性別
Nov 25, 2020
海苔熊專欄|前任囤積症:那些放不掉又丟不下的舊情人
焦點
性別
Nov 25, 2020

近來立委高嘉瑜最近的閨房照片囤滿各種衣物,引起熱烈討論。根據2013年出版的《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DSM5)囤物症(Compulsive hoarding)的定義,一般來說指的是一個人不斷地囤積不需要的東西,甚至影響到日常的基本生活,如飲食、起居、睡覺等等。


一方面我們不是身心科醫師,另外一方面我們也並不清楚跟認識高嘉瑜的日常生活,所以在這裡不妄下診斷。

不過,我認為比起堆積這些衣物更辛苦的,是「在心中堆積其他人」,例如前任(ex-partner)。

我的想法是,「前任囤積症」雖然並不是一個精確的用詞,但或許可以作為一個自己在告別對方,進入下一個階段的關係當中,重新檢視自己現在身心狀態的方式。

  • 比起衣物堆積,在心中堆積他人或許更辛苦。(示意圖來源/UNSPLASH)

你有這些症狀嗎?

邁阿密大學的Berit Brogaard在《今日心理學》(Psychology today)一篇文章註1當中指出,感情關係的結束跟「身邊重要的人過世」往往有異曲同工之妙,有些人會面臨下面這些症狀:

1.    經常夢到跟他有關的事情。 
2.    經常感受到深深的悲傷,沮喪或焦慮。 
3.    會生氣或對失去的關係,有一種深深的不公平感。
4.    關係結束以後,很難信任他人。
5.    不斷重複而且強迫性的想起他。
6.    花費大量時間,想著這件事情,可能是想到他、或是想到關係最後終結的原因等等。
7.    害怕這件事情被提起,因為知道提醒會感到痛苦不舒服。
8.    難以在社交和日常活動中找到樂趣。
9.    在失去對方之後,難以和跟身邊的朋友或家人建立好的關係。

這些通常是急性分開的時候會出現的症狀,60%到80%的人,會在分開後的半年到一年症狀逐漸減輕;如果已經超過一年,但是上面這些症狀還是很強烈的話,可能就是進入了所謂的複雜性悲傷(Complicated grief),或持續複雜哀慟疾患(Persistent complex bereavement disorder)——也就是我今天想談的「前任囤積症」。

我用這個詞的目的並不是要病理化這個狀況,而是希望我們可以用比較具體的形象,讓大家來感覺一下這個症狀的模樣。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形產生呢?根據Shawn Blue(2017)的著作註2,分開以後隔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在心裡面還沒有辦法放下對方,大多是和「分開的時候沒有好好說分開」有關,進而產生了哀傷與失去的感覺(Grief and Romantic Relationship Dissolution)。

你可以怎麼做?

正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既然是告別時無法好好處理所產生的「後遺症」,要離開或者是和這個囤積的東西好好相處,就得要有一場比較「溫柔的告別」。

你可以想像你幫自己的前任在心中打造一個房子,他在那個房子裡面有一張椅子,他的形體雖然已經離開了,但還是可以在裡面起居、生活。你不需要把人生當中的所有地方都和他產生關聯,也不需要把它整個忘掉,而是你有時可以造訪這個房子,和他說說話、甚至坐下來,一起在火爐旁邊聊天。

對我來說,「真正的放下,是不介意再次被提起」,這也意味著我們的告別並不是要真的丟掉那個囤積的前任,而是要在心裡面空出一個可以好好容納他的空間。此去經年,不論你的日常生活當中有沒有他的影子,都可以有自在、舒服的樣子。

李介文心理師在他的著作《刻意失戀》當中談到註3,當我們可以好好的告別,這個創傷就不會一直被留下來、不會像房子裡面一個你不想去整理的角落,我們也才有機會去開啟另外一段新的人生。

生命成長往往來自於傷口。在你心中堆積無法清理乾淨的前任,如果經過整理,有一個屬於他的空間和位置,那麼你所面臨的徬徨,也可以因此而慢慢安定下來,減輕那些傷痛和回憶在你心中的重量。

註1:Breakup: How to Tell If You Suffer from Complicated Grief The emotional responses to a severe breakup can resemble the responses to death
註2:Blue, S. (2017). Grief and romantic relationship dissolution. Lexington Books.
註3:刻意失戀:好好失戀,才能好好愛:臨床心理師李介文深刻剖析如何從失戀中療癒、成長(附專業學理設計21則實作練習)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