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
性別
Nov 12, 2020
LGBTQ的孩子錯了嗎?被家人、安置家庭拒絕,淪落街頭只想找個家
國際觀察
性別
Nov 12, 2020

如果家裡有LGBTQ青少年,父母會如何應對呢?在紐約皇后區,Jonathan DeJesus是一名21歲的變性者,12歲時因為家人無法接受他的性別意識,痛打他一頓,而且衝突不斷,因此他被社福單位帶到安置家庭安置,也待過不同機構,目前終於找到一個接納自己的安身之處。據紐約兒福管理局統計,目前在寄養系統當中,高達三分之一的孩子們是LGBTQ,渴求找到能夠接受自己、穩定給予支持的家人。

被痛打、被同志惡靈附身 這些孩子做錯了什麼?

Jonathan說,雖然生理性別是女生,但自己很早就嚮往當男生,所以打扮非常中性,「可是我的父母永遠不可能接受我打扮像個男生。」Jonathan分享,12歲那年,有次因為自己動作、穿著像個女T,被家人痛打一頓,嚴重程度足以讓社福單位介入,他說:「雖然我的父母願意接受家庭治療,但是他們還是無法接受我,只要我的表現像一個男生,家裡的氣氛就會變得很緊張。」

因此Jonathan開始進入寄養系統,在不同家庭裡流浪,也在仲介系統待過4年,最終找到目前的安置機構,感覺自己完全被接納,「我很久沒有跟父母聯絡了,以前的傷害太深了。現在生活很充實,希望以後有機會能去演講,鼓勵跟我相同遭遇的年輕人。」

  • Jonathan DeJesus從小因為嚮往當男生,被家人痛打、拒絕接納,最後在安置機構安頓下來,希望未來能夠幫助與自己遭遇相同的青少年。(圖片翻攝/New York Time)

另外還有一名跨性別的Andrés,父母認為他被魔鬼附身,曾被媽媽強迫參加驅魔儀式,跟兩個不認識的男人關在屋裡驅除「同志惡靈」,這些衝突和絕望,讓Andrés曾爬上大樓屋頂想一躍而下,被社福單位接走安置,Andrés說:「我們跟父母的關係無法修復,離開家裡後,我現在過得很好。」

據統計,也有數名LGBTQ孩子們到寄養家庭後,無法被新家人完全接受,被迫在不同家庭中流轉。譬如一名布魯克林的雙性戀女孩,已經經歷過4個寄養家庭。另一名則表示,他到過很多寄養家庭,但到頭來什麼都沒有,他說:「因為不斷轉換安置場所,讓我無法與人建立長遠穩定的關係,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會離開,所以我已經不想花時間跟這些短暫的家人交流。」 

為LGBTQ孩子打造完整的安置環境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紐約市的兒福管理局表示,很多LGBTQ孩子跟家人起衝突後,無助淪落街頭,對人生感到沮喪,而且為了避免被警察帶回家,他們常常躲躲藏藏,很容易遇到危險,所以兒福管理局一旦介入,通常會把孩子先送到中介機構、團體照護,不會立刻安排寄養家庭,負責安置工作的David Hansell說:「唯有了解他們在想什麼,才能為他們制定適合的計畫,老實說,這方面我們和孩子們都還在摸索,如同在黑暗當中找亮光。」

現在,兒福局目前正招募願意照顧LGBTQ的寄養家庭,以避免孩子們再度被拒絕傷害。另外,也有為兒童權益努力的律師協會願意提供服務,期待能接住失落的孩子。

《太報》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安心專線:192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