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
Oct 23, 2020
「他殺了人,我永遠無法原諒自己」殺人犯女兒的真實自白——犯罪者家屬有資格幸福嗎?
國際觀察
Oct 23, 2020

「他是殺了人,但我和家人連活下去的權利都沒有嗎?」去年台劇《我們與惡的距離》這一道叩問,在國人心裡激起一圈圈漣漪。殺人犯家屬究竟該如何自處、如何面對社會眼光,是一項難解的議題。


近期,日本媒體《東洋經濟》刊登了一則化名訪問,講述一名女子的父親殺了人,讓她活在恐懼下二十多年,尤其在收到父親來信後,更陷如無可自拔的愧疚中,最終終於走入陽光,拋開包袱的真實故事。

這篇訪問在日本推特上掀起相當大的討論度,每個人看法各不相同,或許沒有正確解答,但我們可以藉由這則故事,再次正視這項議題。

  • 田嶋架純(化名)的父親是一位殺人犯。(圖片來源/翻攝東洋經濟)

父親因吸毒入獄 成為心中一根刺

現年不到30歲的她,化名田嶋架純,看起來和一般人並無不同,過著幸福的生活。沒人知道,過去二十幾年來,她的每分每秒都是地獄。

田嶋架純5歲時,父母就離婚了,當時的她以為爸爸因為工作長期出差,總是不在家。她和弟弟寄住在外婆家,由媽媽照顧,而爺爺出身名門,親戚都是社會菁英,讓雙親離異的她感到相當自卑。

小學五年級時,田嶋架純無意間在抽屜翻到一封父親寫給母親的信,才發現原來父親是吸毒犯,被判入獄。她始終將這個秘密深埋在心,上學時課堂放著戒毒影片,寫道「吸毒者不是人,他們放棄了人生」 彷彿在告訴她,她是吸毒犯的女兒,她也不是人。

這件事就如她心中的一根刺,隱隱作痛,卻從未向任何人提起。

記憶中的父親溫柔慈祥 卻成為殺人犯

直到國中二年級時,爸爸出獄回家,田嶋架純想著,終於可以團圓了。

和樂融融的他們和普通家庭一樣,她印象中的父親,是溫柔而嚴厲的。會替她做卡通角色的便當、代替母親為她綁頭髮;當她調皮時,爸爸也會板起臉來教導她。

可惜,平靜的生活沒能持續多久。

那是高中放暑假的日子,記得外面下著滂沱大雨,田嶋架純和弟弟在家吃飯,許久不見爸媽蹤影,只看到電視新聞放著:「XX市內某私人住宅發現一女性屍體,同時有一名中年男子,正在偵訊中。」

那一天,改變了田嶋架純的一生。她沒有想過,那位中年男子竟是自己的父親。

受害者是附近餐廳的女員工,那晚,弟弟和爸爸通話時哭喊「你不是答應今晚會回家嗎?」家裡的門鈴亦響個不停,可能是記者,或是厝邊鄰居。他們沒人敢開門。

田嶋架純的好友紛紛致電關心她,她表現得異常冷靜,那晚卻失眠了,內心世界已崩塌,就像活在狗血電視劇情中,可是,這是活脫脫的現實啊。

弟弟患上酒精成癮症 來自父親的信讓她更崩潰

從那天起,田嶋架純和弟弟彷彿沒了名字,所殘留的,只有「殺人犯家屬」的標籤。周圍眼光的迴避、嘲諷、責罵如冷箭飛來,田嶋架純已不止心裡有針,而是芒刺在背。

當時她的弟弟仍是國中生,在學校因此被霸凌,雖然他堅強地沒有退學,但壓力仍讓他陷入崩潰狀態,患了酒精成癮症,直到大學時入院治療。

知道父親是殺人犯後,田嶋架純每天都活在自責裡,不停問自己「是不是我和弟弟沒有陪在爸爸身邊,這件事才會發生?」死去的阿姨是個溫和的單親媽媽,一想到徒留她兒子在世,田嶋架純就覺得一生都無法原諒自己,即便親手殺人的不是她。

讓田嶋架純更愧疚的,是來自爸爸的手寫信。在獄中的父親說,之所以會殺了那位阿姨,是為了要保護她和弟弟。事已至此,田嶋架純更覺得是自己的錯,爸爸因為她而殺人,她就像共犯一樣,一生都不配獲得幸福。

  • 日劇《FINAL CUT》劇照。(圖片來源/翻攝自推特)

陽光終於探頭:犯罪者家屬有資格幸福嗎?

被痛苦折磨的日子持續了二十幾年後,田嶋架純才終於鼓起勇氣追逐新的人生,她搬到新的地方開始工作,更重要的是,她遇到了現在的丈夫。

愛或許無法治癒一切,但可以接住受傷的人。被接納的田嶋架純,終於相信即使有那麼不堪的過去,自己也值得被包容、被溫柔以待,人生也可以有希望。

訪談最後,田嶋架純說,一直以來自己都覺得,犯罪者家屬沒有資格得到幸福,但現在她明白,父親是父親,她是她,兩個不同的個體,前半生被羈絆,但下半輩子,可以擁有不一樣的人生。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