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Oct 05, 2020
金曲獎的多元語言反讓人唏噓!承載四面八方不同文化的台灣、弱勢語言正在逐漸死亡
焦點
Oct 05, 2020

2020年「金曲獎頒獎典禮」10月3日落幕,「用鉛筆寫日劇」臉書從台灣的多元文化分析此次頒獎結果。

  • 原住民女歌手阿爆(阿仍仍)一舉囊括最佳年度專輯、最佳年度歌曲、最佳原住民語專輯3項大獎。(圖片來源/Abao阿爆(阿仍仍)臉書)

正因為「金曲獎」展現了多元語言,才讓人更唏噓

今年的金曲獎在「多元」這件事情上,表現出了一個新的高度,不只是曲風的多元,更讓豐富的語言文化充滿的整個典禮。

但或許正因為是這樣的多元,才讓人更唏噓。

台灣是一個多元文化融合的國家,這座島上乘載了來自四面八方不同的語言文化。然而這些美好的文化,在不斷的競合、碰撞與交流的過程中,卻逐漸面臨了各自的生存威脅,較弱勢的語言正在逐漸死亡。

拿下「最佳客語歌手」與「最佳客語專輯獎」的米莎說,聽過《戇仔船》的人,沒有要退貨的。而她的師父是以傳承台語歌曲為志業的謝銘祐老師。兩個傳承母語音樂的人,在音樂上相知相惜,並面向共同的未來。

客家出身的羅時豐認為,專輯與歌手應該要分語言,否則這些好作品無法被看見;但致力於客家歌曲創作的林生祥說,音樂不該分語言,因為我們都是因為音樂本身而聚在這裡的。

創作者能用自己的語言傳達想說的話是幸福的

音樂的獎項到底要不要分語言,坦白說沒有一個答案,因為如果只用一個比賽的格局來看,這些在洪流中掙扎的語言的,終究在許多主客觀因素上會被吞噬與犧牲。但我認為,如果站在創作者的立場,能用自己的語言傳達想說的話,這是幸福的。

阿爆的外婆想要保存排灣古調,並盼在她離世之後,阿爆能在自己的婚禮上演唱這些歌曲,因此阿爆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和長輩們共同製作了《東排三聲代》。

在製作完這張專輯後,用自己母語唱歌的想法深植在阿爆的心中,不過語言的傳承在不同的文化脈絡中都面臨了類似的問題。即便是自己的母語,但由於長時間的荒廢,而無法流利的使用,因此仰賴母親手把手的教學,甚至幫忙填詞。

2020年度專輯證明:音樂可以打破語言藩籬

有趣的是,這個作品網路上發表後,引起不少的回響,讓阿爆與母親深刻感受到,母語配上流行的音樂風格,的確可以打破世代與文化的隔閡,吸引許多年輕人。

最終《vavayan. 女人》在2016年問世,並拿下了的28屆金曲獎的「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最佳專輯製作人獎」。

得獎之後,阿爆沒有停下腳步,更加努力的學習與蒐集,將這些年的成長與邂逅,化作音樂,並把《kinakaian母親的舌頭》帶到了我們的眼前。並一舉囊括了「年度專輯獎」、「最佳原住民語專輯獎」,專輯中的《Thank You 感謝》則成為了今年的「年度歌曲」。

年度專輯,象徵了那一年音樂的一個面向,而今年透過這個獎項訴說的是:音樂是可以打破語言藩籬的。

謝謝願意了解,不單是原住民還有少數人的生活,不用強迫自己熱愛,至少了解與接觸,在音樂裡面對話,多一點理解,少一點誤解。」阿爆的感言,說的恰如其分。

說自己的語言不是什麼丟臉的事

在台南安平長大的謝銘祐老師,曾以故鄉為題,用音樂記錄下了台南這座城市。即便已經拿了兩座金曲歌王,他目前也持續耕耘,希望能讓台語歌持續的傳唱下去。

今晚,他的作品《路》拿下了「最佳作詞人獎」、「最佳單曲製作人獎」。

得獎的時刻,他正在台南用自己的母語唱著自己的歌,沒有出席,但我始終記得在28屆金曲獎,他拿下那一屆的最佳台語男歌手獎時,全程以台語發表的感言,是一個母語音樂製作人的感傷,卻也是溫柔的提醒。

現在台灣30歲以下的年輕人,不要說講台語,聽台語都可能有些問題。我希望,如果家裡是台語環境的人,在家中盡量和你的晚輩講台語。1930年代,台語歌是台灣唯一的流行音樂。我希望我能繼續寫下去,但是你們也要聽的懂。謝謝大家!

不論你的母語是什麼,國語、台語、客家話、原住民族語或是其它各式語言,都不要忘了,說自己的語言不是什麼丟臉的事,能用自己的語言說自己的故事,是一件值得驕傲的事。

作者:用鉛筆寫日劇、文章出處:Facebook
(本文獲作者授權刊登,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