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Aug 24, 2020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內鬥紛爭不斷,時代力量會走向殞落或迎接再興?
焦點
Aug 24, 2020

時代力量內鬥不斷,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黨內擁有民意代表身分者相繼退黨,從太陽花成立的轟轟烈烈,到今天比連續劇還狗血的劇情,足以作為所有對政治有熱情與希望的年輕人借鏡。

 

近幾日,不少人認為時代即將殞落,也有人認為只要改變得宜,就會走向再興之路,到底哪一條會成真?坦白說,這完全要看時代力量,究竟還是走社運路線,還是認真的把自己規劃成一個成熟的政黨。

  • 時代力量近來因內鬥問題紛爭不斷。(圖片來源/徐永明粉絲專頁)

筆者會這樣說的理由很簡單,打從創黨之初,時代的黨核心幾乎就被左派佔據,還是特別極端的那種。當年筆者還問過,你們這樣下去好嗎?總回答走進體制後會務實一點,結果證明真的是社運路線黨,什麼都堅持社運化,把政治當運動。

時至今日,所有還在相挺的朋友,幾乎都是「努力想要去相信」,時代依然還有理想,只是一次次被內鬥外流的資料打到悶不吭聲,還有幾個人能夠撐下去?

這種鬥法就是標準的社運打法,目的從不是擴大團體利益,而是擴大自己在團體內的主導權。這也是為何台灣走社運的多半搞不出名堂的理由,把理想當作鬥爭工具,拉到太高的道德高度,結果下不了台只好把能做事的人都鬥走。

時代若要改變,第一個要變的就是制度,要讓有戰功的人擁有講話的份量,或是願意去艱困選區拚搏,就算選不上也要輸得漂亮,雖敗猶榮反而政治後路看漲,民進黨跟國民黨過去都不乏這種人物。戰功也還有後勤支援,有辦法拉到重要金主,牽線顧好樁腳的,都要在功勞簿上面記一筆。這一點,看看民進黨的黨內選舉,幾乎都可以看出勢力分布,各派系到底付出多少,得到多少。

為何體制化很重要?因為你若真想從政,就不可避免會遇到利益問題,基層民代跟民選首長,最重要的不是堅持沒有標準的理念,而是切實的改善問題。人民生計問題最實際,而且也最難喬,總會有人不滿意,想要談到大家都不滿意但勉強可以接受,已經算非常厲害了。

  • 從徐永明收賄案到近日黃國昌錄音檔流出,時代力量風波不斷。(圖片來源/徐永明粉絲專頁)

時代的問題就是路線走得太過空泛,每次都把道德高度瞬間拉到太空高,不從者就是什麼邪惡資本家政商三合一敵人。好比養雞場問題,本質是台灣處理農業廢棄物的能量不足,能量不足跟技術與法規限制有關,而為何技術與法規相互卡在一起,則是很現實的找不到市場,而要有效解決就只能提高成本,勢必反應在各位去賣場購買雞蛋到雞肉的價格。

有參與過相關業務的都曉得,相關部會官員哪裡不知道,但政治上就得要評估,是決定要增加成本,提高物價也要解決,還是裝死隨便處理,等下一任再說,哪一個的政治衝擊較大。

很明顯,數十年來大家選擇的是丟給下一任,畢竟有效的解決方法會讓物價上升,物價一上升,反對黨就會把執政黨打成豬頭,而消費者才懶得管你。但時代怎麼解決這個問題?左翼路線的老招,認為環境成本就是資方要負責,不僅要自行吸收成本,還得重罰關廠,同時政府還得要穩定物價。這結果必然是沒人要鳥你,只能去吸收不了解狀況的年輕世代。

但是,這種社運路線擴張在台灣絕對會失敗,因為少子化的問題,每年有投票權的人數在下降,而且出社會後工作幾年,越有歷練的就越會曉得問題不單純,必定逐漸拋棄社運話術,一消一長,每年失去的票比增加的多。不肯脫離社運路線,反而把所有務實派都鬥掉,這種政黨不亡才怪。

這也不是時代的問題,民眾黨跟國民黨也一樣,因為不務實的解決問題,只用理想跟話術去推,結果必然走向圈粉與造神,你得要依靠宗教領袖,維持信眾的熱情。

國民黨韓粉化,但至少餓死的駱駝比馬大。
民眾黨師傅化,但師傅只會冷眼看爭寵,不會親自下場鬥。
時力明星化,全黨一起互鬥,完全實現毛澤東說的與人鬥其樂無窮。

自己下去鬥,當然是渾身泥巴,髒臭不已。

有人會問,為何不提內鬥的對錯?因為不需要討論。政治本來就是這樣,民進黨內鬥的可兇了,但有誰會去罵成這樣?進廚房不能怕熱,碰政治不能怕髒,政治本是眾人之事,沒有你的理念可以高過一切,其他人的生計都該去死的道理。

道德招牌蓋得太高,崩掉後摔得也越重,信任如長江之水東流,一去不復返,可以蓋三峽大壩攔截,也總得洩洪,不然潰堤就是一洩千里,永不翻身。

(本文為合作專欄,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加入太報Telegram頻道↑
 接收第一手消息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