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國際觀察
Aug 12, 2020
賀錦麗因槓上拜登而走紅,拜登卻選她當副手?一文看懂賀錦麗的「對中主張」
焦點
國際觀察
Aug 12, 2020

就在美國時間週二下午(台灣時間週三凌晨),拜登選定了他的競選搭檔:加州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

  • 加州參議員賀錦麗 Kamala Harris 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Joe Biden)的副手。(圖片來源/截自賀錦麗臉書粉專)

誰是賀錦麗?

賀錦麗是她的中文名字,她今年 55 歲,是目前參議院當中唯一的黑人女性。她是印度裔和牙買加裔的後代,是美國第一位被主要政黨提名、出現在總統大選中的黑人女性。假設拜登當選,賀將成為史上第一位女性、黑人、亞裔的副總統。

她在2016年當選參議員,先前是加州的檢察總長,再之前是舊金山地區的檢察總長。在參選舊金山檢察長時取了中文名字賀錦麗,因為她和當地中華會館的僑領來往密切。2003年取了中文名字之後,也帶動了當地政治人物取中文名字的熱潮。(是的,美國地方的檢察官、法官很多都是民選的,這點很特別。關於近期抗爭行動與檢察官的議題,可參考這篇文章:https://pse.is/UJCGL)

我們查了一下,她過去在推特上沒有提到過台灣,國會紀錄上也沒有台灣相關法案,或許跟她在參院的資歷尚淺有關,一方面也是因為在加州,台灣議題一向不是重點,反正加州的選舉狀況以及華人的支持與否,對整體大選的影響甚小。

檢視賀錦麗的對中立場:認定中共偷美智財權,但仍認為中美應合作

這應該是大家最關心的重點。我們可以大致上看到賀錦麗對中國議題的立場是這樣的:(1)認定中國偷竊美國的智慧財產權,不公平的貿易必須被改正,不過,反對川普的貿易戰加關稅措施;(2)重視人權議題,聲援香港示威者,也多次提及中共當局對維吾爾族在新疆的政治及宗教迫害,認為美國應該要扮演道德領導者的角色,在全球推行人權議題。

儘管對中國有所批評,這裡重點來了:賀錦麗同時認為,美國在某些方面仍然必須要和中國合作,尤其是要面對氣候變遷,以及在北韓議題方面。從這方面來看,賀的立場跟最近民主黨策士們的投書文章或參與研討會的發言,非常類似。她和拜登在貿易戰的立場也很相像。(參考:「中美印象」這個計劃的整理,https://pse.is/U4HZ4;外交關係委員會CFR智庫的整理:https://pse.is/SLPB7)

正如我們一再強調的,要理解或分析美國外交政策走向,不能只看單一個人,而要看整個團隊。這邊也推薦本站創辦人的文章給大家參考:【拜登團隊的兩岸政策】https://pse.is/VE3ZK

賀錦麗在還沒被選為副手前,曾因大力指責拜登一炮而紅

拜登的副總統搭檔受到各界矚目,原因是拜登年事已高(若當選,明年就職時將屆滿 78 歲,會是史上最老的就任總統),副總統的角色因此將更加吃重,不會只是單純備位。先前賀錦麗也曾參與民主黨的初選,但一直都沒辦法累積足夠的聲量,一直到在初選辯論時和拜登大吵,指責拜登在族群多元性方面的政策立場不佳,尤其拜登支持 1990 年代的刑法修正案(該法案讓少數族群更容易入獄),她的人氣才開始衝高。

只是,最終賀錦麗還是在去年12月因為競選經費不足而退出總統初選,直到最近,她和拜登過去的這段競爭關係仍然常常被人提起(因為當時真的吵得很激烈)。賀過去在擔任檢察總長時,和拜登的小兒子波伊(Beau Biden)的關係很好,他當時是德拉瓦州的檢察總長,兩個人對於打擊大型銀行以及房價泡沫危機有共同興趣。

拜登與賀錦麗的政治立場為何?

*先前本站創辦人的文章可以來回顧一下:【民主黨初選人對台灣的態度】https://pse.is/UMEUR

根據著名的美國政治分析網站《FiveThirtyEight》的文章(https://pse.is/USDR2),拜登長期的國會議員生涯中,他的投票立場是著名的「中間派」(也可以說他沒有特別的政治偏好,就是跟著主流走)。這會和賀錦麗的立場有些緊張關係,先前有些民主黨的批評聲音 ,傳出對於賀錦麗在一些國內政策上的立場感到「太過於 progressive」(《NBC》報導:https://pse.is/MS52P)。

不過,這邊其實非常有趣,因為到底自由派立場的程度是高是低,都是滿相對的,也有一些民主黨人認為賀錦麗的立場「不夠 progressive(激進)」。

就我們看起來,賀錦麗在國內議題上的立場其實就是很標準的自由派立場:槍枝必須加強管制、支持婦女墮胎選擇權力、支持歐巴馬 Affordable 健保的方向(但總的來說,較支持私有的方案。「全民健保」在美國是票房毒藥)、支持社福擴張、支持網路中立性原則、支持 LGBTQ 族群。相比桑德斯等人,她應該算是自由派的平均值,沒有特別偏向哪方。另一篇同樣是 《FiveThirtyEight》的文章指出(https://pse.is/USXC9),從賀錦麗在初選當中的表現看起來,她能否吸引到非裔選民的選票,目前是成疑的。

目前拜登陣營面臨最大的問題在於,必須要想辦法刺激自由派選民投票,畢竟拜登目前仍未召喚出足夠多的熱情支持選民,在先前幾次民調中顯示,目前表態支持拜登的選民當中,有超過六成以上是因為討厭川普而表示要選拜登;相對來看,川普的支持者比拜登的支持者還要熱情、忠實許多。

上面我們談到了賀在中國議題的立場,不過我們認為,事實上國內議題才會是大選的決勝點。國際議題和外交政策,對大選的影響有限,這在過去的選舉研究論文當中都已一再確認(也因此我們認為,目前川普政府對中國的各種強硬措施,不見得是很多人說的「選舉考量」,而是以蓬佩奧為首的主事者們真心覺得中國是威脅)。

如果想關注美國大選的話,大家接下來可以持續追縱的主要議題包括:族群多元性和歧視議題、軍警的角色、疫情的應對、紓困方案和振興方案,這些都是目前美國政壇最主要的爭點,想必也會是在之後的辯論會當中的重點。

作者:US Taiwan Watch: 美國台灣觀測站  文章出處:Facebook 
原標:〈拜登選定副手:加州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 
(本文獲作者與拍攝者授權刊登,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未經同意請勿任意轉載。)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