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Aug 05, 2020
蔡宜文專欄|在立法院工作的立委們想「談戀愛」,是不是搞錯了什麼?
焦點
Aug 05, 2020

我們就開門見山的,來回應標題吧——在立法院工作的立委們,想要談戀愛是不是搞錯了什麼?答案當然是沒有搞錯什麼,立法委員僅僅是他們的工作,而非他們人生的全部,他們想談戀愛自然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隨著從政年齡下降、性別漸趨多元,加上越來越多素人參政,台灣人逐漸面對一個奇妙的挑戰,那就是政治人物與我們越來越相似,他們也要拉屎、放屁、吹冷氣外,也同樣會談戀愛、失戀、結婚、生子、請產假、帶小孩上班,自然也一樣會想談戀愛,一樣會發春。

  • 立委陳玉珍自曝用交友軟體、想談戀愛,引起討論。(圖片來源/陳玉珍粉絲專頁)

在過往的歲月裡,無論是群眾對於政治人物的想像,或是政治人物的自我形象管理,通常是朝向「聖人」的路線——無論私下言行如何,或收了多少錢——至少表面上與常民是有斷裂的,加上過往的立委、市長們多半都是在人生相較之下較為成熟且已經有所成就的狀況下參與政治,所以看到他們時多半已經五子登科,過著相對來講符合社會標準的生活。

當然現在這樣的政治人物仍然佔大多數,可是越來越多非典型的政治人物出現,他們可能申報的財產比你我都少,在臉書跟IG上的照片修得出神入化,可能也使用交友APP,可能也會在社群媒體上哀號想談戀愛,有時候會穿著性感的衣服,有些喜歡動漫,有些喜歡打電動,有些人正在談戀愛,有些人剛結婚,有些人也煩惱家務分工。

而這些事情,都不會使他們變成一個糟糕的政治人物。只因為他們不是那些已經符合社會標準的人,並不代表他們就是不適任的民意代表或縣市首長,更多時候只是他們的生活型態不處於大眾理解的標準狀態(或還沒有到那樣的歷程)。

戀愛=不務正業嗎?

或許是唸書時期的餘毒未清,許多人往往有一種「談戀愛就會不務正業」的想法存在,去年選舉時,前立委洪慈庸最常被攻擊的一點就是在立委任期內「談戀愛」,但實際上洪慈庸在任期四年間,拿了公民監督國會聯盟五次優秀立委,即使不在外交國防委員會,也協調了近300件軍冤相關的陳情案,可以說在這四年內,即使洪慈庸戀愛、結婚、生子,並沒有影響他作為立法委員的工作表現。

可是即使實績擺在眼前,使用「戀愛就等於不務正業」的刻板印象來攻擊洪卻是顯著的有效。

  • 前立委洪慈庸因在任內結婚生子遭到不少批評。(圖片來源/洪慈庸粉絲專頁)

這代表了什麼呢?代表了這個社會仍然存在於對戀愛的偏見,而這個偏見,從我們還在唸書的時候,就一直持續著,那便是將戀愛視為至高無上、最吸引人的東西,所以不顧一切的禁止學生戀愛。

但同時,這個社會又把戀愛視為是每個人都要經歷,非常崇高的事,所以等到大多數人考上大學後,爹娘隔壁大嬸等都開始預設你想談戀愛(而且會談戀愛),照三餐問戀愛沒,一路問到你大學畢業,就開始漫長的逼婚之路。

而這個逼婚之路又代表了另一件事,那就是過了一定的年紀以後,你就不應該「戀愛」了,你要穩定下來,進入家庭,因為戀愛會不務正業,所以要進入家庭,成為一個「務正業」的人。

這樣的刻板印象,在我們面對政治人物時又更明顯,相較於去理解一個人的施政或問政能力,多數人更傾向於檢討政治人物所展現出來的形象是否符合他們心中政治人物的樣子。

說真的,你只有這個好罵嗎?

並不是說政治人物不能被批評,以陳玉珍為例,其作為內政委員會的召集委員,他硬是要在內政委員會討論台中火力發電廠,還以「前臺中市市長」的身分邀請林佳龍備詢,他在立法院的荒謬事不曾少過。

最近批評他的言論卻多半關注於他使用交友APP、想要談戀愛,或是他看了賴品妤的私人照片後想要改變穿著等個人形象問題,並進一步以P圖或羞辱他外貌的方式來討論這個立委的問題。

  • 賴品妤IG照片也成為大眾近期關注焦點。(圖片來源/賴品妤IG)

這樣的作法不僅混淆的焦點,更重要的是,透過這樣的方式,又再次確立了,政治人物應該要展現出某些特定的典型,而不符合這些典型的人,就可以直接被責備,而不是因為他們的施政或問政上出了什麼問題。

這種作法,或許可以攻擊到陳玉珍,但他同樣也會攻擊到洪慈庸、攻擊到賴品妤,以及任何一個不符合典型政治人物形象的其他人。最糟糕的是,這最後會導向這種典型的政治人物,也就是「已婚有子的中產階級中年異性戀男性」,會持續成為國會以及政壇上的多數。

不是說這些人就很糟,而是當執行跟規劃政策的都是這群人時,或許也不難想像,為何台灣至今對於少子女化、高齡化社會等仍然難以尋找到對應方式的緣故,因為這群人,是很難理解生育、照顧乃至於這整個社會給於戀愛、婚姻與家庭的艱難。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