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Aug 04, 2020
眾聲視野》誰是李登輝正宗接班人?
焦點
Aug 04, 2020

李登輝前總統7月30日辭世,《蕪菁雜誌》以「李登輝的正宗接班人」為題,分析蔡英文與柯文哲的不同。

  • 本文作者認為「民主、本土、穩健」是李登輝在政治上的核心價值。(圖片來源/蔡英文、柯文哲臉書)

李登輝的成功經驗不必、也無法在21紀的今天被複製

很多人都說蔡英文是「李登輝的正宗接班人」,的確,她是從李登輝的核心政策幕僚一路磨練上來;而她對民主制度的尊重、對本土價值的堅持,與穩健求進步的執政風格,都和李登輝有著高度的相似性。

但是,蔡英文不會一天到晚把「我是李登輝的正宗接班人」放在嘴巴上嚷嚷。她本人,也不會把2012年選前之夜,那個大大的擁抱,一直拿出來社群網絡上重播。即使發表追思感言,她也只是以很平鋪直敘的語氣,略述了自己與李前總統的交集點,恰如其份而不僭越。

因為她知道,政治家應該要有自己的獨立人格,而不是以誰的「接班人」來定義自己。而每一個世代的國家領導人,都面對到不同的時代考驗、執行著不同的歷史任務;李登輝的成功經驗不必、也無法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被複製。蔡英文可以被李登輝啟發,但不會被李登輝左右。

柯文哲高談「第二波的寧靜革命」,儼然以「正統繼承者」自我加持

相對而言,柯文哲在民眾黨黨員大會上面,高談「第二波的寧靜革命」,儼然以「李登輝的正統繼承者」自我加持。在我看來,這簡直是畫虎不成反類犬;柯文哲無法繼承李登輝,他愈想挾李登輝的名號自重,就愈顯得自己格調低下。

憑良心講,柯文哲除了要選舉的時候偶爾去「蹭」一下李登輝本人以外,平常是不怎麼提到李登輝的。況且,民眾黨支持者與所謂「柯粉」,親中派及跟韓粉重疊的那一塊,本就視李登輝如寇讎;而比較年輕的那一塊,對李登輝也十分陌生。若不是剛好逢到李登輝過世,網路聲量上漲,我想柯文哲與民眾黨,恐怕也不會想到要拿這個題目來作文比賽。

三天之內,民眾黨黨員大會,能夠以「李登輝」為題目,編出這麼一大套故事,說真的,也難為他們的文宣小組了(苦笑)。

李登輝在政治上的核心價值觀:民主、本土、穩健

民主社會裡,沒有所謂「正宗接班人」這種概念。可以繼承前輩政治家的價值、氣度,但不能繼承他的正當性;正當性必須靠自己的努力去創造。

而柯文哲繼承了李登輝的價值與氣度嗎?我實在不敢苟同。我無法為賢者代言,但如果要說李登輝在政治上有什麼核心價值觀的話,我認為是「民主、本土、穩健」這三大價值。而柯文哲無一做到。

在威權陰影下、艱難推動台灣民主前進

論民主,李登輝是在國民黨強人威權的陰影下,一點一點地找到破口,以極大的毅力,艱難地推動民主前進,而尚且未竟全功。而柯文哲呢?他在日常言談中,不只一次地顯露出對威權體制的嚮往與崇拜。他崇毛崇蔣、對婦聯會等威權遺緒偏袒、對民主改革鄙薄,而對性別、文化與轉型正義的態度,簡直像是上個世紀六十年來復刻似的,充滿了家父長式的威權風格。

論本土,李登輝為了守護台灣這個「事實國家(de facto state)」,對外必須扛住中共政權的壓力,對內必須解構外來政權的遺毒,讓台灣一步一步往自我探索、自我認同的方向前進。而柯文哲呢?他對外主張綏靖、屈服於中國的惡勢力;對內則在台北市長的位置上,不斷破壞固有的文化認同,顯然與李登輝的本土化精神背道而馳。

論穩健,李登輝審時度勢、對症下藥、借力使力,只為了能讓台灣能在一個吵吵鬧鬧但不生大事,百家爭鳴但相對平和的環境下,穩健地過渡到一個民主社會。而柯文哲呢?他沒有這種安邦定國的能耐,卻很喜歡興風作浪。「韓流崛起」不正是他為了個人的政治利益,而掀起的社會逆流嗎?煽動韓流、造成社會對立不安,難道是一個穩健的政治家該做的事情嗎?

論氣度,李登輝能忍耐非主流派對他的百般踐踏羞辱,只為了更穩健地推動台灣社會改革。而柯文哲呢?人家還沒針對他,他就已經氣得蹦蹦跳,儼然一副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的調調。這氣度之差何止千里萬里。

李登輝扛住壓力、度過驚險,才能推動寧靜革命

柯文哲大言不慚要「繼承李登輝」、推動「第二波寧靜革命」。但是李登輝的寧靜革命(事實上李登輝本人並不特別認同這個別人加諸在他身上的溢美之辭),是扛住了多少壓力、度過了多少生命交關的驚險時刻、付出了多少毅力,才能取得相當的成果。

而柯文哲壓力很大嗎?有冒著生命危險嗎?他有什麼目標、又付出了什麼努力?老實說,就算是鋼鐵柯粉,恐怕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像柯文哲這樣在民主政黨政治的縫隙中,悠哉游哉、投機倒把、左右逢源,請問他有什麼好辛苦的?又有什麼臉皮可以誆稱自己在「推動第二波寧靜革命」?

蔡英文雖然嘴巴上不談接班傳承,但是能夠把李登輝的核心價值觀與風格氣度發揚光大。柯文哲雖然打著李登輝的旗號招搖撞騙,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個偽物,再怎麼學都不會像的。

作者:蕪菁雜誌、文章出處:Facebook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