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Jul 31, 2020
藍血人自白│前半生討厭李登輝、卻得益於台灣民主化:曾經憤恨卻終將尊敬
焦點
Jul 31, 2020

關於李登輝,我其實沒有什麼可以說的。

真要說的話,就是在我的前半生裡,我都蠻討厭他

  • 李登輝先生。(圖片來源/Facebook)

出生就是藍血人:支持過趙少康、郝柏村、宋楚瑜

這其實一點都不難理解。公務員加外省家庭長大、天龍國裡的天龍國求學,我曾經說過好幾次,現在也不諱言,我打出生起就是個藍血人。1994年支持趙少康、1996年支持林洋港郝柏村、2000年支持宋楚瑜。那時候的我怎麼看李登輝?你猜吧。

不但是我,我覺得我活到20出頭歲為止,身邊的朋友應該也都很討厭他

政治思想轉折:從「怎麼能這樣」到「還好是這樣」

但是重點來了。

從李登輝死訊傳出來,到現在,我的臉書河道上全都是垂肅悼念的文字。固然有很多是後半生在學校在街頭認識的台派朋友,但前半生的朋友們呢,靜默的有之,追思的亦有之

我們這一代人,三十多歲四十歲的年紀,有很多都經歷過這樣的轉折:從「陳水扁當市長的話中華民國就要滅亡了」到「恁祖嬤是台灣人」、從「台灣就是有民進黨才會那麼亂」到「國家的權力基礎來自人民,不能對人民使用超過執法必要的暴力」。很多事情在腦袋裡轉著,在心裡掂著,看看前一代人、又看看後一代人,屬於我們這個世代的政治思想轉折,我認為我和我許多的朋友是暫時走到一個段落了。

這中間當然包括,很多十幾歲時覺得「怎麼能這樣」的事,現在都變成了「還好事情是這樣」。

以及謝謝,真的謝謝,讓事情變成這樣的那些人。

30、40多歲我們這代是「得益於」民主化最多的人

能夠自由地悼念推動了這些改變的人、能夠羞赧卻尚稱平和地看待曾經對這些變化感到牴觸的自己,我認為我和我的朋友們很幸運。在認識社會、認識自己的意義上,我覺得我們是得益於台灣民主化最多的人

有種政治人物是「曾經憤恨他的卻終將尊敬他」

李登輝,大正12年生於日本帝國的海外殖民地,當過中華民國總統,2020年過世於台灣。他當過日本人、中國人,我卻不知道他在臨走前,有沒有覺得自己超脫了四百年的悲情、總算當回了台灣人。

但我相信,在很多人變成台灣人的過程裡,不可避免地總有一些要感謝他的地方

政治人物有兩種,一種是曾經崇拜他的終將厭棄他,一種是曾經憤恨他的卻終將尊敬他。

人民即歷史,在這個意義上,我認為歷史已經給了李前總統正面的評價。

作者:發達資本主義時代的打油詩人 文章出處:Facebook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