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國際觀察
Jul 21, 2020
林艾德觀點|雷亞事件的反思:連自由發揮的權利都沒有,談創作太悲哀
焦點
國際觀察
Jul 21, 2020

「不得使人為奴」之所以為基本人權,是因為我們認為人有權自由地發展,中國對各項創作領域的壓迫,從來不只是商業問題,而是他們侵犯人的基本尊嚴,被侵犯者最初以為自己有所選擇,但最終卻不由得成為了金錢誘惑及威權壓迫下的奴隸。


在雷亞遊戲音樂總監 Ice 以及旗下遊戲《MO:Astray 細胞迷途》主題曲演唱者薛南,都因支持香港而分別自請離職及遭到撤換後,許多了解台灣遊戲及音樂市場生態的朋友都十分體諒雷亞公司的決定,認為他們並不是舔共,而是台灣的環境無法養活創作者,讓他們只能為了生活而屈服於中國。 

  • 雷亞遊戲音樂總監及旗下遊戲《MO:Astray 細胞迷途》主題曲演唱者,都因發表支持香港相關言論而遭撤換、離職。(圖片來源/MO:Astray)

對我來說,這些人都誤解了創作的意義。在獨立音樂圈多得是無法靠創作養活自己的人,我們當然也希望有朝一日能被喜歡,但即使沒有也無妨,因為創作從來不必關乎於金錢,而是關於如何面對自己、面對生命。

自從人類擁有思考能力後,無可避免就要面對「人終將一死,那生命有什麼意義」的大哉問;沒有意義的人生,即使充滿著物質或感官上的享樂,也只是用來麻痺跟逃避自我的追尋,唯有找到生命的意義,才可能得到真正的平靜與幸福,才可能在面對死亡時,問心無愧地自認不虛此行,甚至超越有限的生命邁向永恆。

自古人類有幾種追尋意義及永恆的方式,例如透過傳宗接代留下血脈、信仰宗教以進入天堂或輪迴;近代的民族主義也是一種方式,許多人願意為了自己的民族或國家無條件地付出乃至於為此而死,就是因為他們把自己融入在民族之中,只要這個民族可以續存,那自己也能以某種形式活在民族記憶之中。

薛南那句「在身為一個音樂人之前,我必須是一個台灣人」,多少有台灣民族主義的意涵。

  • 薛南在臉書發表回應。(圖片來源/擷取自臉書)

而創作是諸多方法中我認為最健康的一種,因為創作讓人發展出最真實也最完整的樣貌。

我們出生時就像是一粒種子,每個人看起來都沒有區別,但若是有自由的土壤,我們就能發揮生命的創造力,藝術家把想法化為作品、社會運動者把理念化為制度,每個角落,都有人正努力完成自己的夢想。

我們可以從歌聲中聽見你的故事,從畫裡探索你的內心,在你投身社會的身影中看見你的理想,更重要的,因為可以自由地發展潛能,你將從一粒平凡無奇的種子,長成一棵獨一無二的樹,即使你的作品未臻完美,即使當代沒有人欣賞,但你已經將「真正的自己」留下,成為時間長河中獨特的風景,這也是一種永恆的形式。

  • (圖片來源/Studio Incendo CC By 4.0)

所以中國對創作者的打壓,一直都不只是商業問題,更是在中國轄下的人們,失去了發揮潛能的機會,也等於失去了真正的自己、失去創造永恆的可能。在中國管制下的作品裡面,看不見完整的靈魂,你的生命枝枒無法自由生長,我們看不見你真正的形狀,只看見在中國威權框架下,你屈服於權勢及金錢的模樣。

究竟生命是為了什麼?賺錢又是為了什麼?台灣絕大多數人都在沒有想清楚這個問題時就「錢進」中國,當然,在中國也許能賺到更多錢,但若是用自由交換,出賣自由就等於出賣了自身發展的可能性,你將永遠不知道完整的自己是什麼模樣,也不知道自由的自己能創造出多好的作品。如果你覺得錢比這些更重要,那其實也不必談什麼創作。

作為一個創作者之前,當然不一定要是台灣人,但至少要是個自由人吧?連自由發揮的權利都沒有,談創作不是很悲哀的事嗎?我從來不反對去中國賺錢,但我反對透過壓抑自我、放棄創作潛能來賺錢,因為人生有很多比賺錢更重要的事,但人們卻常常只見到眼前的利益。

比起可惡,我想可悲才是更適合這些人的形容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