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Jul 20, 2020
周芷萱專欄|假 coser 與真女巫:從PF 32 裸露事件看道德劃界的權力意義
焦點
Jul 20, 2020

台北花博展場7月4日舉行了「PF32 亞洲動漫創作展」(簡稱PF),在活動中,一名李姓女子沒穿內褲掀起裙子供攝影師拍攝,照片一上網引發眾人譁然。


某些 cosplay 圈人士指稱他是「假 coser」、「敗壞風氣」,也有不少人無論是否是動漫迷,以「欠幹」、「適合去酒店上班」等言語性羞辱之。當事人則以「誰叫你們要拍」、「我就沒在穿內褲」等留言,回擊網友的評論。 

何謂公然猥褻、法律上應該允許怎樣的公共場合裸露程度,這本身都是一個值得討論的話題,然而本文並未打算處理這個問題,本文想要討論的,是事發後cos圈的人們忙著將事主與他的行為排除於 cos 圈之外,而網路上與此無關的眾人則忙著進行性羞辱的這件事,我稱之為道德劃界。

  • PF32 亞洲動漫創作展中,李姓女子因沒穿內褲讓攝影師拍照,引發討論。(圖片來源/翻攝自臉書)

固然,由於李女的水手服、假髮和道具並未遵循特定角色,而讓許多人感到自己喜愛的文化遭到冒犯之外,李女的行為之所以遭到巨大的非議和排斥,甚至性羞辱,主要還是與他展露身體的方式不合乎眾人的道德規範有關,否則,若只是一個不合格的 coser,眾人恐怕不會如此急於劃清界線吧。

以動漫文化圈來說,裸露相關的規範並不是針對這次事件而存在,過去開拓動漫祭就曾有明確的 COSPLAY 服裝規定[1],包括「女性以胸部露出不超過 1/3 ,內衣褲不外露的情況為原則」、「禁止不穿內衣或內褲」等規範,透過這些非法律的社群內自主規範,動漫圈的成員們做出了好 coser 與壞 coser 的道德劃界。

儘管每個社群都有屬於自己的內部道德規範,不過從許多人的反應可以看出,之所以要強調這樣的規範與畫界,是因為他們所屬的文化圈好不容易稍微走入大眾視野,擔心多年來一點一滴撐出來的文化空間再次被主流文化排拒到邊緣位置,因此相當著急地將既不合文化規範、亦無法通過道德界線的李女排除。

有趣的是,這些規範大多是針對女性,示意圖也以女性角色作為範例,顯然除了動漫之於主流文化有主次的權力關係存在以外,動漫社群之於女人的性和身體,也有權力關係存在。

  • 開拓動漫祭對Cosplay有著明確的服裝規定。(圖片來源/開拓動漫祭)

動漫文化經常背負各種汙名與誤解,急於做出道德劃界來證明自己「正常」,並不令人意外。道德劃界涉及權力的分配,居於較弱位置者往往透過道德劃界來提升整體地位,進入主流社會中的「正常」。

有權力者往往無需急於進行道德劃界,也不必證明自己「和那些敗德者不同」,甚至偶而的展演「替沒有權力者爭取發聲機會」,還可以博得「有同理心」的美名,自己所處的舒適位置從不需要被挑戰。

我們何曾看過漢人急於自清自己和那些歧視原住民的人不一樣?又何曾看過男人忙著劃界誰是爛男人必須被排除於男人之外?

眾人的性羞辱為女人的身體與性劃下道德規範,露的剛好就是性感女神,露的不合規範就是酒家女、欠幹,酒店小姐和不守規矩的女人一起被劃進壞女人的範疇與道德界線之外。

好女人跟壞女人的分界之所以如此鮮明並且不停被強調,無非是不斷在告訴所有女人:「聽話就會被誇獎,不聽話就會被辱罵」,透過言語的紅蘿蔔與鞭子,父權的道德價值將女人規訓成「剛剛好」性感的樣子——可被慾望的性感但不過度裸露。

非居於主流的人往往比擁有權力者更認真進行規訓,以展現自己屬於「正確的這一邊」,女人比男人更積極性羞辱「不道德的女人」,或是動漫圈急於撇清並且針對女人設下規範,大抵都是如此。

說到底,不過都是弱弱相殘,誰都知道踩著壞女人讓自己往上爬最快、燒女巫的照明效果最好。但我們最該一起挑戰的,是那些安坐在主流位置上的人們

[1]開拓動漫祭社團攤位COSPLAY服裝規定:
http://f-2.com.tw/index.php?q=ff/circle/rule

延伸閱讀:
周芷萱專欄|周杰倫與他的周遊記:看男子氣概如何讓巨星變「老大」
周芷萱專欄|母奶的特殊化與當代社群「幽默感」:談小玉喝母奶爭議影片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