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國際觀察
Jul 17, 2020
丹尼老師專欄│看中國政治為什麼面臨潰敗:人類唯一的教訓便是忘記教訓
焦點
國際觀察
Jul 17, 2020

中印雙方自五月以來的流血衝突未解、六月底中國人大常委會又幾乎毫無懸念地高票通過「港版國安法」,伴隨今年在臺海周邊異常密集的中美軍事活動,中共黨內看似鷹派勢力興起,四處點烽火;然而,仔細爬梳品味,強化對內壓制並樹立外部敵人,實則是中共內部潰而不崩、敗絮其中的表徵。目的則不外乎轉移國內經濟衰退、貧富差距擴大、生態崩壞的壓力。

黑格爾:人類從歷史上學到的唯一教訓,就是人類從來沒有從歷史上學到任何教訓

提出「二次政黨輪替說」及「文明衝突論」的美國政治學者杭亭頓(S. P. Huntington)曾於《變化社會中的政治秩序》一書中提到,無法哪種政治制度,隨著一個政府執政越久,不滿的聲音會越來越多、人民會越加不滿。民主國家穩定的方式,乃透過選舉賦予政府正當性,即「正當性的自我更新機制」。因此,儘管民主政體看似時不時示威遊行、動不動罷工抗議,但壓力卻有處可宣洩,輿論喧囂卻政權穩固。然而,非民主國家沒有這種更新機制,因此當人口紅利用完了、發展中國家的蜜月期過了,而迎來經濟停滯時,則會產生績效困境。按照歷史經驗,那些謳歌布爾什維克的蘇聯、希特勒統治下的德國如何有紀律、有效率、勞工福利多麼進步、奧運辦得多震撼人心的經濟學家,終究得承認專制政權敵不過績效困境所致的全面潰敗。

受益於1970年代的改革開放,中共高層自知唯有向資本主義靠攏,讓精英階層「富起來」,才得以維繫政權。但這種「富」卻是靠掠奪大量公共財產、自然資源,犧牲人民權利與環境換來的。這種盜賊型政權下的政治菁英,因為擔心政權更迭風險,而將掠奪來的財富大量移轉到國外,使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資本外逃國,縱使習近平再怎麼打貪、清算政敵,也難扭轉內部早已潰爛的事實。

  • 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日前赴吉林審查民生。(圖片翻攝/中國共產黨新聞)

政治民主化v.s.威權鞏固?

中國經濟的衰退從2010年開始便節節敗退,GDP年增率從2010年的12.2%一路到2019的6%,更遑論因武漢肺炎疫情,導致2020年GDP年增率預估為-6.8%。何清漣與程曉農所著的《中國潰而不崩》一書中提出了解釋,每年年初中國經濟媒體都會有一條新聞,標題寫著「今年是中國經濟最困難的一年。」發表看法的有時是總理本人,有時是權威經濟學者。許多樂觀的觀察家,會認為過於杞人憂天,但真實了解實情的人,就知道這並非政府與學者低估經濟發展,而是中國經濟存有產業結構轉型、社會分配不公導致內需不足等重大問題。

接下來的中國,底層人民反動的力量將會蠢蠢欲動。疫情期間對政府施政的不滿,加上大量蝗蟲進入雲南、廣西,造成糧食大量減產;與之伴隨的是洪水中的鄱陽湖之戰(長江中下游的最後防線)。對於三峽大壩,連中媒都以「三峽大壩已經盡力了,請不要再指責它了」為題,企圖為之後可能發生的洪害甩鍋。中國正經歷史無前例的社會壓力,這壓力來自無法解決貧富差距、生存環境劣化所導致的生存困難。

在民生經濟壓力下,中國會走向民主化,抑或威權龔固?

現任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時常推薦好友與下屬閱讀,法國政治思想家托克維爾的名著《舊制度與革命》,並歸結對專制政體而言其極重要的價值──一個壞的政權最危險的時刻並非最邪惡之時,而在其開始改革之際。王岐山代表的正是中共對民主化道路絕對封殺的態度。

因此也就不難理解,近期無論是與印度的武裝衝突、強行通過對香港的各項束縛,抑或加強在海峽與南海的軍事對峙,不過是威權鞏固的策略罷了。但壓力鍋持續加壓,總有一天會內部自爆,歷史的經驗如此,中共也不會是例外。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