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
Jul 01, 2020
上海流浪漢爆紅一年賺近千萬,看破網紅下場而退出直播:「我還能紅幾天?」
國際觀察
Jul 01, 2020
  • 「流浪大師」沈巍對閱讀十分狂熱,常常引經據典說時事。(圖片翻攝/微信上的中國)

去年3月,上海流浪漢沈巍,因為常常在地鐵、公園閱讀《詩經》、《左傳》等古籍,並將知識融會現代社會現象,說出一針見血卻又客觀的觀點而在網路上爆紅,被網友封為「流浪大師」,拍影片賺進台幣數百萬。

不過,他對爆紅非常淡然,「善始者眾,善終者寡,網路世代熱度很容易消退的,我不留戀。」日前他刪掉大部分的微博、抖音等平台影片,想回歸以前能好好讀書的日子,「現在連看一張報紙都無法,即使肉體不需要流浪了,但是心卻開始流浪了。」
 

「小醜在殿堂,大師在流浪。」

沈巍流浪長達26年,流浪前在上海徐匯區審計局工作,卻因為撿垃圾的習慣成為家人、同事眼中的怪人,甚至被醫生判定得精神病,因此跟家人絕裂、休長病假,開啟流浪生活,「我小時候就喜歡撿垃圾,橘子皮、玻璃罐什麼都撿,但我不是因為窮而撿,而是為了買書。」最讓他遺憾的是,以前垃圾分類觀念不普及,甚至不被接受,間接造成他決定流浪,「撿垃圾不丟人,這是我的理念和價值觀決定的。」

  • 沈巍暫居的樓房外聚集一大票粉絲,爭相拍他。鄰居說這些人不是瘋狂,他們知道拍了有錢賺:「沒有人是傻子。」(圖片翻攝/微信上的中國)

他不是在讀書就是在撿垃圾,或者與朋友分享所聞。自從網路上大紅後,他暫居的廢樓外塞滿狂粉高喊他的名字,還有網紅來蹭熱度,當時任何人只要在抖音、快手上傳沈巍影片就能擁有百萬瀏覽量,一則影片也喊價新台幣2100元到4200元。 

於是有人建議他開始做網路直播,第一個月就收到新台幣百萬元,後來有一位玉石商人認他當乾爹,為他打理直播事業,飯局多、活動多、還要做直播,他沒有時間看書、無法好好睡覺,還受到網路霸凌,「我知道他們把我當猴子看,心情很難受,粉絲也抱怨我直播文化內容越來越少,還有人編造我畢業復旦大學、有妻女死了才流浪,那都不是真的!」

看破網紅熱度消退下場 網紅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 過了一年網紅生活,沈巍決定退出直播界,只想好好找個地方看書,不受打擾。(圖片翻攝/微博百科)

爆紅這一年,沈巍嘗試許多新事物,他仍認為自己這輩子注定過得平淡,「這種熱度很快就會消退變回原來的樣子,而且熱度消退後我就能有穩定的居住點嗎?不會被人趕走嗎?大家能贊同、理解、寬容我做垃圾分類嗎?」他甚至說,「走紅是不虞之譽,這不能改變我的命運,善始者眾,善終者寡。」表明很多人剛開始做一件事的時候,都很認真,但能好好做完的人卻很少。

上述這些原因,沈巍決定停止「網紅生活」,刪除大部分的影片還放棄百萬名粉絲,他坦言:「原本一無所有,但是決定後心情很平靜。」另外,他坦言得到了再失去,會有失落感。

沈巍說,他懂得文化只是一個皮毛,分享不是譁眾取寵,也沒有藉此發揮影響力,他不懂的知識還很多,「我只希望能找個地方靜一靜。」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