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
Jun 22, 2020
唐氏症爸爸撫養長大!牙醫師:父親從不向命運低頭,我以他為榮
國際觀察
Jun 22, 2020

居住在敘利亞就讀牙醫系4年級的薩德(Sader Issa),接受《太陽報》採訪表示:「我可以讀到醫學院,是因為父母的用心栽培,我以我的爸爸為榮。」原來,薩德的父親杰德(Jad)其實是名唐氏症患者,他能力有限卻依舊很努力地扶養薩德長大。

  • 薩德與自己的父親。(圖片來源/Saderissa IG)

敘利亞社會風氣對於「罕見疾病患者」來說很不友善

敘利亞的社會風氣對於「罕見疾病患者」來說很不友善。因此,杰德從小就被視為一名「沒有謀生能力」、「需要仰賴社會」的人,然而,他沒有因此喪氣,反而在麵粉工廠裡努裡打工。

後來,杰德在家人的介紹下認識了大自己3歲的妻子,兩人結婚後9個月就生下了兒子薩德。

杰德是一名「不願向命運低頭」的唐氏症患者

據報導,薩德曾豪不避諱地在敘利亞社會發展協會(Syrian Society for Social Development)演講上,把自己的成就歸功在父母的付出,並透過各種故事告訴大家自己的父親是一名「不願向命運低頭」的唐氏症患者,他為了要讓自己的兒子能夠過上正常人的生活,他像一般人一樣努力地工作。

  • 父親杰德。(圖片來源/Saderissa IG)

爸爸的愛排山倒海、無止無休

薩德提到:「爸爸的養育之道其實也沒有什麼了不起,就是滿滿的愛。」自薩德有記憶以來,他就被爸爸的愛包圍;在求學時,爸爸更是他專屬的心靈導師。因此,薩德從來就不覺得自己的生活缺乏過什麼。

另外,薩德也不害怕讓同學、朋友知道自己的親生父親其實是位唐氏症患者,反而大方地將他介紹給大家:「這是我爸爸。」

雖然,社會的歧視不曾中斷,但爸爸無條件的愛讓薩德不僅學會了感恩,還比同儕更能同理別人,抗壓性也較高。薩德曾感性地談到:「如果可以再選擇,除了杰德以外,我不想要其他人做我的爸爸。

延伸閱讀:
無視新冠肺炎「玉林狗肉節」悄悄舉行!商人躲輿論,將狗送至「郊區」集中處理
中古冷氣「怎麼吹就是不會涼」一個禮拜後爆炸!消防局:要立刻關閉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