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Jun 15, 2020
海苔熊專欄|你我都可能成為幫兇!關於網路霸凌,你不知道的兩件事
焦點
Jun 15, 2020

前陣子我回顧了一些網路霸凌的文獻和觀點,突然頓悟了一件事情:網路霸凌,是不會消失的。沒錯,很悲慘,但它永遠不會消失,只要有人在的地方、只要有團體的形成,就會有霸凌——只是你知不知道而已。

 

為什麼會這樣呢?很多時候你我(對,包括我在內)都不知不覺成了網路霸凌的幫兇。之前木村花雙層公寓的自殺事件,引起不少討論,當時我看到其中有一則評論相當有意思,分享給大家。
 

「有些時候,網路的意見領袖在評論一個人或一個事件,要特別小心。因為當你對某一個人或某一件事情表達你自己的看法的時候,儘管只是很持平的看法,都有可能變成網路霸凌的種子。比方說,我經營YouTube一段時間,所以也有一些我的粉絲。我記得有一次我在頻道上面評論某一集的內容,說木村花這樣的表現其實不太OK,沒想到下面大家開始支持我的觀點,各種附和,甚至有些人連原本的影片都沒看過,就說出『真不懂為什麼他可以上大螢幕了』、『對啊,這個做作的賤女人』等等的文字。那時我才驚覺,自己不知不覺也成了這整個事件的幫兇⋯⋯」

  • 每個人都可能成為網路霸凌的幫兇。(圖片來源/Pixabay)

一、網路疊加效應

我把上面這個效果稱為「疊加效應」:粉絲因為認同某一個意見領袖(KOL)的觀點,以及對於他的崇拜和認同,擴大對於某一件事情或某一個人的評價——儘管這並不是那個意見領袖原本的觀點。這個效果有點類似以訛傳訛,或者是加油添醋,之所以會產生這樣的狀況,有許多複雜的心理機制。

.鞏固自我認同:想像一下你是支持某一個日劇/韓劇明星的粉絲,或者是支持某個意見領袖、網路紅人、YouTube的粉絲,當他們表達一些觀點的時候,而且你也認同他們觀點的時候,你會有一種「我是頭號粉絲」的正向情緒。

.尋求歸屬感在心裡學生上面有一個很有名的概念叫做內外團體區隔(in group-out group differentiation),我們傾向於把自己所在的群體(us)以及我們的對立團體或者是不認同的對象所在的群體(them)做出一種區隔(Us-them divide),這樣的做法是可以增加自己對於這個團體的歸屬感的認同感,避免被排擠。

同樣的心理狀態也發生在最近美國黑人被白人警官殺死所產生的一系列遊行活動當中。請注意,這樣的區分並不是不好的,而是每一個人在「表達自己認同的價值觀」的過程當中,本來就會做出來的事情。只是,要怎麼要去掌控不要傷害到和自己意見不同的人,就是一門藝術了。

.尋求支持:你知道嗎,在意見領袖底下的粉絲們也會有意見領袖。這些人就是在意見領袖發佈了一則貼文(「其實我覺得他那個演技有一點假」)之後,下面留言當中獲得最多讚的那一個(何止是假,我根本覺得她完全不配上這個節目!」)。

想像一下如果你當了這個角色,你的感覺是什麼?是不是會有一種「沒想到我的觀點和說法獲得這麼多人支持」的感覺?如果你的表達又是屬於有針對性或者是有情緒性的文字,很可能就會不知不覺帶動第二波網路霸凌的勢力,而且你也會因為這裡的人支持你,繼續更投入的表達更多自己的感覺、描述更多的回應和言論,整個參與度都提高了。

你為什麼要說這件事情呢,或許有很多原因,但其中一個原因是,你在這裡獲得支持,你想要在這裡尋求更多的支持來獲得那種愉快的感受。

.避免被孤立:人是很害怕孤單的動物,為了避免自己變成被排擠或是被辱罵的對象,我們很可能會做出一些行為,來調整自己在群體當中的地位。比方說,說一些更聳動的話來引起大家的注意、跟著風向發言等等。只要站在人的多的那邊,就比較不會危險。

  • 網路上的疊加效應,可能來自多種心理狀態。(圖片來源/Pixabay)

二、投射,網路霸凌的最大動力

上面這些的確是網路霸凌、不會消失的原因,但在那之前還有一個更堅不可摧的原因,在心理學上我們叫做「投射」(projection)。如果說上面這些原因是馬達的話,那麼投射就是這部車的燃料——這些在網路上面批評、責罵、甚至是不斷追擊當事人的酸民黑粉,有時候他們真正渴望的並不是當事人變得很糟、很慘,被追著打,而是渴望消除自己內心當中的壓力

想像一下,當一個人工作不順、感情生變、家中有一些無法解決的壓力,職場上有個非常機車但是又無力抵抗的主管,當他生活當中壓力大到無力去面對但卻又得每天面對,他想要宣洩的人都不是他可以開口指責的人,他想反抗的力量都是他一直以來所無力抵抗的對象,那麼他終於可以透過網路霸凌一個「大家都撻伐的對象」,來獲得一點小小的爽感,消除生活上面的壓力。

所以,那個被霸凌的網路知名人物,就會變成大家的情緒垃圾桶,每個人都把自己的壓力投射在他上面,根據破窗效應「反正大家都在罵他,多我一個人罵他也沒差」,好像在某一個討論串底下,霸凌就成為了一種正義正當

那麼,我們要怎麼樣減少自己不知不覺霸凌別人的這種狀況呢?以前我會建議,在你打出比較情緒性的文字之前,先深呼吸3秒鐘(或者是打開手機的鏡頭,看自己的臉幾秒鐘)(以上這些策略都是為了增加自我覺察,self awareness),如果你還是很想要回應,再送出訊息;如果你在深呼吸3秒時,發現自己似乎沒有那麼多情緒了,那麼可以理性的想一想,你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情?你做這件事情會產生的效果是什麼?如果你是當事人,你的感覺會是什麼?

活在一個網路速度比沉澱速度還要快的世界,我們更需要讓自己慢下來,很多事情就會慢慢清楚起來。或許有一天你會發現,你真的想罵的、想關注的、想要反抗的並不是網路上面那些知名的人或事情,而是你心裡那個從來沒被解決、從來不敢碰觸的傷口。

延伸閱讀
臨床心理師劉仲彬|只要你願意罹患焦慮症,就可以成為國際巨星?箭頭倒轉後的文字解讀
周芷萱專欄|從《德州媽媽沒有崩潰》看被過度神聖化的母職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