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
焦點
May 25, 2020
紓困緊綁「家戶」所得 排擠弱勢婦女兒少、自力更生的年輕人也「吃不到」
新冠肺炎
焦點
May 25, 2020

「我還未滿20歲,不能自行申請紓困補助」、「我還沒拿到身分證,沒辦法申請紓困」、「我滿20歲了,但爸媽申請紓困,我就失去申請資格」……,這是受家庭暴力、性侵的未成年、外籍配偶,或已自立生活的年輕人心聲。在原先就面臨家庭失去功能、戶籍不明、經濟匱乏等困難,如今又逢新冠肺炎疫情而讓生活更不易,卻一直被排除在紓困補助之外,怎麼辦?

 

主計總處日前公布4月份失業率達4.03%,失業人數達48.1萬人,較3月份增加3.6萬人。行政院分別於4月16日祭出急難紓困金,最高補助現金3萬元、5月6日「擴大急難紓困金」,擴大適用者經審核後可核發現金1萬元。不過,卻有很多急需幫忙的弱勢婦女、兒少,卻連申請門檻都難以跨越。

  • 政府5月6日上路的擴大急難紓困計算方案,仍有諸多被排除補助之外。(圖/衛福部提供)

以「家戶人口」列計 紓困金應給家暴者,抑或被家暴者?

社福團體勵馨基金會今(5月25日)偕同立委吳玉琴、邱顯智,在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基金會主任李玉華指出,根據衛福部統計1至3月全國家暴通報案件多達3萬2000件,與去年相比成長5%,疫情雖然不一定是造成家暴發生主因,但以勵馨在疫情暴發後這一段服務經驗,因減薪、無薪假等經濟壓力而造成家庭衝突比例是增加。

李玉華繼續提到,雖然政府目前提供很多紓困方案,但勵馨服務對象中仍有4種族群成為紓困「遺漏」。

一、未滿20歲弱勢兒少,無法自行申請。因家暴、性侵、疏於照顧,很小就離家,自己在外獨立生活,但因為年齡未及而被排除紓困之外。

二、未拿到台灣身分證的新移民婦女。因家暴離家、帶著孩子獨立生活,這些婦女大多從事服務業及餐飲業,疫情衝擊而影響就業,又因沒拿到身分證而被排除紓困之外,使得生活更雪上加霜。

三、戶籍問題。雖然衛福部長陳時中5月5日提及擴大急難方案,「一人住也是一家戶」,但事實是當同戶籍親屬申請後,導致受家暴的婦女或兒少就不能申請;財產計算也將同戶納計而影響其申請資格。

四、補助戶次中央、地方不同調。政府補助政策針對弱勢老人、兒童、身障者,每個月加發1500元生活津貼。勵馨曾向中央確認「領了津貼還可申請紓困補助」,但事實是向區公所申請後卻面臨「領津貼,就不能申請急難紓困」或「領了紓困會列計財產所得,而影響中低收入戶資格」。

勵馨基金會呼籲,希望政府調整現有的急難紓困補助方法;也希望除了短期救急、發現金外,也能思考中長期的生活補助,未來1至2年建立特別安全網,提供就業、生活或租金補助,把資源真正落實於弱勢補助。

  • 小棋(化名)現身說明申請紓困困難重重。(圖/李英婷攝)

自力更生的年輕人因父母財產而無法紓困

自由工作者小棋(化名)在記者會現身分享申請紓困補助的重重困難。小棋平時以接案維生,沒有一定雇主、也沒投保工會。因疫情導致接案量減少,因此當政府4月16日提出可申請最高3萬元「救助金」應急,小棋次日火速至區公所申請,卻因中央公文未送達地方而鎩羽而歸。

再隔2、3天,小棋再提出申請,但區公所要求提供中央官網並未提到得準備的全戶戶籍謄本及財稅資料,且若委由區公所勾稽調閱資料,申請時間得拉長2周,並不符合中央承諾的「24小時內發款」。最後,雖然收件、受理成功,但等到5月上旬卻被通知無法申請,因父母及外婆名下有不動產。

直到5月6日擴大急難紓困方案上路,中央政府強調「一人一戶」,若無同住事實無須列計家戶財稅統計。但事實如何?向區公所申辦時仍需繳交全戶存摺證明本,等於又要直系血親的財稅資料;或許不列計不動產,但計算方式仍以「同戶生活人口」為計。小棋說,他自18歲北上念書後就少跟父母拿錢,直到出社會後也獨立自主,以全戶列計需不需要紓困,「太不公平了!」

小棋還說,急難救助的舊制度及新制度也讓地方承辦時出現多樣態。有些區公所說可以分開申請舊及新制;有些則說只能申請新制,「完全搞不清楚地方受理標準在哪!這一次因紓困關係,跑了區公所非常多趟,真的很累!」

  • 立委吳玉琴、邱顯智承諾力促政府研議改善紓困遺漏。(圖/李英婷攝)

租屋者也成疫情紓困下的弱勢

「有聽過房東會減租嗎?」OURs專業者都市改革組織秘書長彭揚凱指出,疫情衝擊導致失業率提升,租屋族面臨減薪、無薪假,卻仍得解決不調降的租金,而導致生活因疫情更為艱辛。雖今年7月可申請租金補貼,但得到明年1月才可領到,因此呼籲政府能建立「緊急租金補貼」。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