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May 15, 2020
王南琦專欄|你所不知道的大仁哥:高雄國民黨白派始祖之子當民進黨總統副手
焦點
May 15, 2020

副總統陳建仁於卸任前,在5月14日舉辦媒體茶敘,他回憶起21年前曾在《流行病學:原理與方法》一書的開頭特別摘錄父親留下的家訓。

當年他35歲升教授,是戰後以來台大醫學院最年輕的教授:「我就很高興,打電話給我爸,跟他說我升教授了!我爸說『升教授有什麼希罕的?』我就跟他講我是最年輕的教授,他說『喔!』然後就掛我電話了。」

一回到家,陳建仁就收到父親摘錄日文徘句給他的賀詞:

實るほど,頭下る,稻穗かな。(稻穗愈結實,頭部就愈下垂)
下るほど,仰がるる,藤の花。(藤花開得愈垂下,越受人仰首觀賞)

在直播螢幕上,陳建仁副總統靦腆地笑說:「我這個兒子雖然不聰明,但是也知道爸爸的意思。也許我當時跟他講的時候,是太驕傲了,太不懂得謙虛。」陳建仁說,父親曾跟他耳提面命做人一定要「平淡、平實、平凡」,他也一直努力學習謙遜。

媒體茶敘最後,陳建仁回答記者的問題:「我大概有達到我爸爸要求的百分之六十吧,我還要繼續謙遜,繼續做得更好!」

  • 陳建仁副總統的父親陳新安對他有深遠影響。(圖片來源/陳建仁副總統臉書)

拒絕父親徵召選立委,30年後卻與蔡英文搭檔選正副總統

陳副總統的父親陳新安,是高雄國民黨白派始祖。1982年陳建仁剛從美國回來時,曾任高雄縣長的父親陳新安就問他:「你現在有博士學位,長得也還不醜,要不要去選立委?

陳建仁如實回答:「但是選立委要錢,我們家沒有錢耶!」陳新安說可以幫兒子募款選立委,陳建仁再問可以募多少錢?爸爸說:「像你這樣,大概300、500萬沒問題!」陳建仁說:「爸你去募款讓我作研究。」結果陳新安氣到3個月都不跟兒子講話。

後來陳建仁在回台3年內,就升上台大醫學院的教授,那是戰後以來,台大醫學院最年輕的教授,到那時爸爸才死心,放棄鼓勵兒子走政治這條路。

三十年後,拒絕父親徵召立委選舉的陳建仁,與蔡英文搭檔競選中華民國第14任正副總統,成為媒體口中台灣史上最忙碌的副總統。他曾經在媒體自曝:520 宣誓時,他認為自己是一個備位元首,所以總統只要交代任何的任務,一定是使命必達。當時蔡英文對他說:「副總統,是不是可以請你做年金改革委員會的召集人?」他心想:「咦,好像當時講的時候沒有講到這一點?」

  • 陳建仁副總統曾擔任年金改革委員會召集人,展現他公衛學者的專長,以理服人、用數字說話,甚至畫圖說明理念。(圖片來源/陳建仁副總統臉書)

陳建仁想起教宗方濟各的名言:「真正的權力就是服務」,好領袖應該像好牧人,帶領羊群到青草地、清溪畔,用牧杖和木棒保護羊群,免受豺狼的侵害。於是,他毅然決然接下年金改革委員會召集人,展現他公衛學者的專長,以理服人、用數字說話,甚至畫圖說明理念;面對媒體,有耐心地一次次解釋,將艱深的專業知識譯成白話。

陳建仁說:「做研究《黑白分明》,但政治工作,即使數據明確,卻得考慮更多;科學家可以直接拿證據說不對就是不對,政治則要耐著性子溝通。

  • 陳建仁用深入淺出的圖畫說明年金制度改革前後。(圖片來源/陳建仁副總統臉書)

台灣新政治典範:不問顏色,只問我能為國家做什麼?

他在卸任前的媒體茶敘最後也提到:「不管是年金改革、婚姻平權、人權保障,到疫情管控,台灣證明了我們可以透過很好的溝通協調,把一些很艱難的、需要改革創新的工作去完成,我對台灣有信心!台灣一定會走向越來越美好的地方。

大仁哥,謝謝您!讓我們看見台灣新政治的典範,不問顏色,只問我能為國家做甚麼?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