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May 14, 2020
邱豑慶醫師專欄|副總統陳建仁棄卸任禮遇赴中研院,是擇憂而非擇優
焦點
May 14, 2020

其實從我開始到偏鄉服務,一直都會聽到一些朋友送上鼓勵打氣的話語,我知道你們是好意,也是溫暖的心意。


「辛苦了,謝謝您和家人的犧牲和對偏鄉的奉獻。」

但其實這句話也給了我很大的壓力。犧牲奉獻,今天想跟各位聊的就是這個話題,本文為了我們親愛的副總統──大仁哥而寫。

原諒是專屬於被害人的權利,旁人替被害人原諒那叫偽善;奉獻則是專屬於當事人本人的意願,旁人要求當事人犧牲奉獻那叫道德綁架與情緒勒索。

請各位咀嚼一下這句話,再來聽聽我說一個比喻的故事,可能會有助於理解這句話的含義。

  • 副總統陳建仁在卸任後,決定重返中研院做研究。(圖片來源/陳建仁粉絲專頁)

假設您因為某個偏鄉缺醫少人,所以願意放下都市的職缺去工作,這是您的選擇,您的意願。

那反過來呢?如果有某家醫院院方,跟你說「哎呀,偏鄉很困難啦,希望你能有奉獻的精神,不要計較薪水。」嗯,但那間私人醫院的董事們出入開雙B、包養小三,然後他們對於名氣有助於醫院業績和名聲的名醫,不只給出高薪,甚至派車跨縣市接送。當他恭維你,並要求你為了偏鄉犧牲奉獻時,深究起來,其實只是一種看不起你的慣老闆心態,以及道德綁架而已。

我其實一直很害怕這種文化──歌頌犧牲。如果我們社會的風氣一直都是停留在歌頌犧牲,那永遠逃不開道德綁架的魔咒。有人在自己的崗位上盡忠職守,發光發熱、盡了自己的職責,這個行為本來就值得大家的讚許,但如果把奉獻犧牲和你的成就捆綁,硬是把人架上神壇,那就是很可怕的一件事!

潛台詞是不是「不奉獻的人都有罪?」「他選擇去中研院是因為薪水比卸任副總統的禮遇還高,假奉獻!大內宣!噁心的造神!」

假造神?請問是誰一直試圖把他推上神壇的?不就是你們這些媒體嗎?我們是不是模糊了重點?陳副總統在這四年的貢獻和政績,在防疫期間的表現,在流病和公衛上的成就,還有在國際上的評價,這才是他身為中華民國第十四任副總統所交出的亮眼成績單,重點從來都不是什麼「放棄卸任禮遇」。

  • 副總統陳建仁個人經歷。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衛博士、世界科學院院士、美國國家科學院海外院士、中研院院士,獲教廷冊封為聖大額我略教宗騎士團勳章爵士與耶路撒冷聖墓騎士。

這樣的一位專家學者,願意回到中研院當研究員,作研究寫論文,這是我們台灣人賺到好嗎?

根據「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條例」規定,再任公職不可領取副總統禮遇金。但禮遇金不能領是法,副總統再放棄除了錢以外的相關禮遇這是他的格局和高度。

更何況,我相信陳副總統接受中研院的工作,不是因為薪資差額,要說這是他放棄副總統禮遇的理由,更是荒謬也不合邏輯!以陳副總統的資歷和專業,他大可去民間私人企業,去國外研究單位,我相信多的是願意出高薪虛席以待的職缺,同時也可以繼續領副總統補助。

卸任副總統禮遇18萬,中研院薪水25萬,酸民眼中看到和心裡算計的是薪水比禮遇高了七萬。你知道還有其它的禮遇早就超過這七萬嗎?

依照我國《卸任總統副總統禮遇條例》,卸任副總統享有幾項禮遇:

一、邀請參加國家大典。
二、按月致送新臺幣十八萬元禮遇金,並隨同公教人員待遇調整之。
三、提供處理事務人員、司機、辦公室及各項事務等之費用,每年新臺幣四百萬元,但第二年遞減為新臺幣三百五十萬元,第三年遞減為新臺幣三百萬元,第四年遞減為新臺幣二百五十萬元,第五年以後不再遞減。
四、供應保健醫療。
五、供應安全護衛四人至八人,必要時得加派之。

第三到第五項省下的錢,僅僅止於七萬?

  • 今天在各處新聞底下和各粉專評論底下,都出現這樣的留言。(圖片來源/截圖自Facebook)

有抱負的人,眼中看到的是理想與信念,目光如豆的人才盯著錢看。好,既然酸民們眼裡只有錢,你愛談錢,不如我們就來談談錢?

去中研院辛苦的工作和作研究,月領25萬。或是去民間企業作研究月領100萬,順便再領卸任禮遇18萬,不是更划算?

或是躺在家甚麼都不做,訓練孫子三歲當自耕農領18萬,你怎麼選?哪個輕鬆?
新聞留言有人說,如果他連中研院的薪水都放棄,那才是真奉獻。

嗯,看來我真的該自我反省,我去偏鄉工作為什麼要領薪水呢?我老婆和三個孩子應該喝水吃土就會長大了阿!

與其說陳副總統的選擇是擇優,我寧認為他是擇憂,他放不下身為前中研院士的情感,還有對我們國家熱愛和憂心。所以繼續留在這裡,發光發熱。

延伸閱讀
從「我OK你先領」到「靠北蘇睏」 公民社會不該開倒車

將卸任|副總統陳建仁感性告別:耶穌教導我,成為人民的公僕 謝謝你們給我機會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