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
焦點
May 11, 2020
林艾德觀點|從衛福部加班處理新北近萬件紓困,看侯友宜的處事原則:風光邀功,低調卸責
新冠肺炎
焦點
May 11, 2020

侯友宜在紓困收件期,霸氣十足的宣布「拿身分證來就收」、「責任我來扛」,結果新北市送進衛服部的五十幾箱文件全部沒有建檔,衛福部社工司長接受採訪坦言搞不懂為何新北市要這樣做。


「社會急難救助已經實行十幾年了,各縣市區公所應該都很熟悉業務了,但不懂新北市政府為何要一次丟來9千多份資料,其它縣市都沒有要求這麼做,就唯獨新北市這樣做。」司長是一路從基層公務員做上來的事務官,無論民進黨還是國民黨執政她都一樣要繼續處理業務。

公務員受行政中立法規範,「搞不懂」大概是他們對政治人物能提出最嚴厲的批評了,但如果長期觀察侯友宜為人,不難推測他接下來會說什麼:奉命行事。

  • 新北市上週五送了近萬件的紓困案進衛福部,導致員工週六加班。(圖片來源/侯友宜Facebook)

果不其然,爭議爆發後,侯友宜馬上一臉無辜的說他是遵照中央指示,即使全台灣地方首長只有他一個人犯錯,他也能說得好像都是別人的錯。邀功時豪氣干雲,出包時推諉卸責,這就是侯友宜數十年不變的處事方法,早從他還是刑警時就已如此。

例如最有名的陳進興脅持南非武官案,侯友宜透過談判救出兩名人質是事實,但他先訴諸武力威嚇不顧人質死活也是事實,當時警方狙擊槍的紅點甚至都瞄到了身為人質的小女孩身上;他第一天有進入談判現場是事實,但第二天負責談判讓陳進興投降的是謝長廷與葉耀鵬也是事實,在這兩人口中,侯友宜都只是從其他警官手上接過了救出來的嬰兒給媒體拍照。

但現今回顧時,只會提到侯友宜英勇解救人質,卻不提人質沒有在槍戰中喪命只能說運氣好,只報侯友宜談判,卻不提真正勸服陳進興投降的謝長廷與葉耀鵬,根據葉耀鵬接受TVBS訪問時的說法,陳進興投降時侯友宜根本不在現場,但當媒體提出質疑,侯只回應「去看當時直播影片」,而沒人比他更清楚,當時媒體都在封鎖線外根本拍不到。

  • 侯友宜救出嬰兒這一幕被視為英雄。(圖片來源/翻攝自網路)

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徐自強案上,2010年徐自強還沒被發現是冤案時,侯友宜在專訪上得意洋洋地說這個案子能偵破都是因為他刑警的直覺發現嫌犯說謊,2015年頒發紀錄片獎金給《徐自強的練習題》時,他還親口說出「這個案子是我辦的」。

幾年之後,法院判決徐自強無罪定讞,認定他涉案的所有證據都來自於警方的刑求逼供,結果媒體去問當時正在參與新北市長選戰的侯友宜,他卻說自己「根本連徐自強都不認識」。

更早之前,侯友宜負責逮捕台獨海外黑名單,對著坐在密閉車內的盧修一強灌可能失明甚至致死劑量的催淚瓦斯,圍攻自由時代雜誌社令鄭南榕自焚,這些當時的「功勞」都讓他登上媒體版面,官運扶搖直上。

  • 年輕時的侯友宜靠逮捕台獨黑名單成名。 (圖片來源/自由時代週刊)

在台灣民主轉型後,盧修一成了白鷺鷥、人格者,鄭南榕成了言論自由的先驅,那因為逮捕他們而成名的侯友宜呢?被問到盧修一事件,他說「每個時代應該要往前看」,被問到鄭南榕自焚,他更說那是一場「不完全成功的救援」,就像他一貫的處事原則:風光邀功,低調卸責。

無論是逮捕、談判、辦案乃至紓困,即使位子不一樣,做的事情不一樣,但侯友宜不敢承擔責任的個性始終沒有改變,過去他靠違反人權的辦案手段步步高升,民主轉型後就把責任推給威權政府,現在他紓困則靠放話贏得掌聲,製造了麻煩後又想怪罪衛服部?

衛福部在母親節假期招回百人加班處理後,現在新北市又要收回文件浪費時間,到時候處理完是不是又要重新邀功?

一名優秀的政治人物,應當是有功時歸諸眾人齊心,有過時勇於承擔並改正,但侯友宜十幾年來正好相反,他跟馬英九、韓國瑜、朱立倫、柯文哲等人一樣,靠著幕僚打造優良的媒體形象上台,實際上多數人除了他們被塑造的形象之外根本說不出任何實績,也許在某個崗位上,他會是一個「奉命行事」、「奉公守法」的好公務員,但讓他憑藉著虛假的形象、帶著腐舊的人權觀念登上大位,絕對不是台灣人的福氣。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