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Apr 23, 2020
朱家安專欄|找白狼進校園演講惹議,大學課程有得監督嗎?
焦點
Apr 23, 2020

白狼到中山演講,引起爭議。有些反對者質疑怎麼可以找提倡「對平民暴力倡議」的人去演講,也有人回應說,就算是白狼,也有言論自由。


在我看來,這兩種說法都一半對。一方面,對我來說,要評價演講,講者的身份、經歷和政治傾向只是部分參考,更重要的是內容和互動。另一方面,白狼確實有言論自由,但言論自由並沒保障你受邀到大學演講的機會不能被別人駁斥

  • 白狼張安樂入中山大學演講,引發爭議。(圖片來源/中華統一促進黨Facebook)

言論自由不保障你進大學演講

先說言論自由。在我看來,反對白狼到大學課堂演講,不見得侵犯言論自由。大學課堂是學習用的,不是宣揚言論用的。姑且不論現實,理想上,大學老師並不是高興講什麼就可以講什麼,課程內容和品質必須對經費來源和文憑標準負責,受系所和校方監督

在正常的大學,課程設計太差、名不符實,可能在課程相關會議被建議改進,也可能在教學意見調查受到學生批評,甚至鬧到公眾場域。2016年,成大教授在性別相關課程擔任講師,卻在課堂上發表性別歧視言論引起爭議,最後送性平會,就是一例1

評價演講需要看內容

然而,要評估課程內容好壞,以穿插的客座講者來說,不能只看身份、經歷、政治傾向,得同時參考演講內容和互動,以及演講和課程搭配起來能否自圓其說。

許多人認為白狼會對大學生散佈令人髮指的價值觀和政治看法,考慮到統促黨過去的作風,這一點我滿同意的。不過照開課老師陳世岳的說法,該門課「當代台灣政治發展」邀請新政黨領袖到課堂分享,在統促黨之外,也邀請基進黨、台澎黨、時代力量等等。以這個課程安排,我認為足以提供初步辯詞:邀請白狼,不是要讓學生接受他的思想,而是要讓學生了解,各種當代台灣新興政黨在想些什麼。

當然,如果是我開課找白狼洗腦大家,若事後面對社會質疑,我也會說差不多的話。而我也可以想像,在考察了其他課程內容,比較了其他政黨的分享規劃之後,我們依然有可能下結論說,邀請白狼並不恰當、不公平、有違學術精神等等。不過在像上面那樣進一步了解之前,我們恐怕不容易主張,就算以國內新興政黨為主題,就算同時規劃邀請基進黨、台澎黨、時代力量,該課程依然不該邀請張安樂代表統促黨出席。

言論大多需要放到當時環境去理解才會準。前面提到的成大教授言論之所以不恰當,是因為言論和課程目標相悖,讓性別課程成為歧視女性的課程。白狼受邀演講,到底是增加了「當代台灣政治發展」這門課的多元內容,讓學生聽到各政黨的一手說法,還是讓該堂課程為統促黨民族主義的洗腦會呢?這得要考察演講狀況和課程其餘內容才會知道。

大學課程有得監督嗎?

讓我們假想一個極端的情況。假設邀請白狼演講的老師無法自圓其說,而且他的課程被證明在政治立場上一向偏頗,課堂討論非常不對等,就算沒邀請白狼,平常也照樣宣揚統促黨價值觀。

我並不是在說,我懷疑該堂課真的就是這樣,而是想指出,就算在這麼極端的情況下,我們面對的事件,其實也只是大學課程問題的一小部分。

每個學校都有品質很低的課程占著學分數和教師員額,有些老師沒有研究壓力也沒有教學品質壓力,為了應付工作或為了面子,每學期開設幾乎沒有教育意義的課,大學裡雖然有教學意見調查和教學評鑑,卻因為制度不彰和權力問題,沒有辦法真的出力管控課程品質。

大學課程引起爭議會上新聞,但就算社會沒有冤枉大學教授,上新聞的那些課程真的都很差,它們也只是差勁課程的冰山一角。如果你是大學生,遇上糟糕的課,你不見得能引起社會關注來造成改變,甚至只是彌補損失。

白狼這場演講引起的爭議,大多落在統促黨令人髮指的政治立場和暴力作為上,但若該課程真的有問題,而且我們希望將來類似情況減少,還是得考量學術自由和教學品質,在大學課程管理層面解決

  • 中山大學校長發表公開信,為此一事件致歉。(圖片來源/國立中山大學Facebook)

註1: 〈兩性課程惹議 成大教授告學生恐嚇〉https://reurl.cc/ZOy98W

延伸閱讀:
白狼進中山大學演講惹爭議 學生說:「我反對統促黨,但誓死捍衛他們說話的權利。」
朱家安專欄|談「中國小小肺炎」和「宣告我的投票意志」:無知如何出賣你的嘴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太報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