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Apr 18, 2020
雪羊專欄|看南二段山難,想想「網路揪團」這件事
焦點
Apr 18, 2020

在討論這個議題前,先來看一個熱騰騰的真實故事。

近日,台東與南投間的著名中央山脈長程登山路線「南二段」,發生了一起離奇的山難:一支網路上揪團而成的「隊伍」上山,但「領隊」卻在第四天落單失聯,被後面的商業團遇到、協助安置山屋,最後由救難人員用直升機救援下山。


這之中有太多撲朔迷離的部分:為什麼有這麼爛的「領隊」?為什麼隊友不等她?為什麼她不撤退?經過這位落難事主自己發文揭露、以及簡單訪談過隊伍的其他人之後,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起「根本不應該發生」的山難吧!

故事很長,有四千字,所以想知道「如何避免跟到雷主揪」,請直接跳到最後喔!

  • 轆轆谷山屋,是南二段的中心區域,但再往前到塔芬山屋之間的路,潛藏著許多未知,回頭撤退或者有人陪伴,才是正確的選擇。(圖片來源/雪羊)

她真的是「領隊」嗎?錯把行政當領隊的荒謬

領隊的工作,就是對這支隊伍的安危以及目的負責。有沒有收錢那是商業、自組的差異,只要有能力、有意願負責的人,在隊伍中就是「領隊」。

許多媒體對於這起事件的報導,都以「女領隊」稱呼此山難者。但毫無疑問的,從專業的角度來看,她根本不是,頂多只是個「主揪」。因為她的體能非常非常差,領隊的第一要件就是體能,才能領導整支隊伍、甚至有餘裕幫助他人,她很明顯沒有。所以不要再說她是領隊了,就是個負責辦理入山手續和包車的主揪,在隊伍分工中稱作「行政」。

遺憾的是,台灣許多網路隨機揪團,陌生人一起爬山的隊伍,都只有「名義領隊」,實質上是揪團獨攀、共攤車資罷了。這也是目前山區管理單位最大的痛:這種隊伍出事機率極高,因為有太高的比例不會陪著落單的人走,而是各走各的,每天到約定點相會而已。至於主揪呢?比較不負責任的,甚至還會不斷聲明自己只是揪團,「不是領隊」,大家都平等云云。

平常當然沒事,但萬一遇到狀況時,就會出現沒有人願意、也沒有權力負責決策的狀況。這時,平庸的邪惡,便悄悄的出現了:大家都想完成行程,沒有人願意為了安全而主動站出,積極的犧牲自己的假期與金錢陪走不動的人撤退;大家都會退而被動,等那個積極的人出現,把任務認領走,自己就可以繼續走完全程。

事實上,「負責決策」甚至「犧牲自己、或全隊的行程」,確實不是隊員的義務,這樣要求每一個隊員確實太過正義魔人,因為這是「領隊」的責任。而一個團隊沒有人負責的後果,就會導致「不積極的悲劇」。

還記不記得,大學分組作業,當題目做不出來,大家卻一起擺爛時,最後總是由一個衰鬼出面扛下所有事物,讓全組一起低空過關的呢?那如果就這麼剛好,你那一組沒有人願意出來當衰鬼,會發生什麼事呢?

很好,最後超過死線,沒有東西可交,整組當掉。場景換到登山,領隊就是那個衰鬼,「山難」就是當掉。

  • 山難主角第一次被隊友勸退的地方,就是在台灣第二熱門的大眾路線嘉明湖畔,這個時候「回頭也是獨攀」根本不是藉口,因為沿途都是滿滿的登山人。(圖片來源/雪羊)

隊員丟包沒血沒淚?主揪好可憐?綜觀兩造說詞還原真實現場才有真相

這個山難者所犯下的大錯,就是跳級打怪且不知撤退,這是無可否認的:第二天就摸黑到山屋、第三天放棄了來回3.5小時的雲峰,還是落後有去雲峰的隊友、摸黑進山屋慢到人家回頭救,體能落差之荒唐,可見一斑。但就算這樣,她仍然沒有撤退的念頭,非常不應該。

但隊友也並非棄之不顧:第二天有派人陪走,卻發現真她的慢得太離譜,押的人體能也差點透支。爬山的人要很清楚一件事:「陪體力不好的人慢慢走,是一件非常、非常困難的事,會大量的消耗自己的體能,還有意志。」在山上最強的人,不是走最快的那個,而是能夠陪體力透支的人慢慢走,還面不改色的那個,而這也是「領隊」所必備的能力。

很顯然,這支隊伍並沒有這個能力,所以為了避免多一個人體力透支,第三天就改變策略,隊友先照自己步調走到轆轆谷山屋,再回頭接人。當天人雖然接到了,但已經是隊友要幫忙背背包、濕淋淋半死不活的狀態。

第四天因為強力勸退事主無效,隊員又都想完成行程,沒有人想主動放棄自己的權益,於是可能很默契的覺得「南二段最硬的第三天都過了,今天比昨天輕鬆,應該…還撐得過去吧?」便把衛星電話給了她,然後出發了。事後來看,確實過了最大的難關,繼續往前尚屬合理,但沒有人陪走、沒能一小段就等,就踏出了山難的第一步。

結果,事主當然一出發就落單,途中甚至滑落斷崖;雖然沒有大礙,但已嚴重落後到超乎常識的距離外,摸黑到獨自迫降樹林。下午抵達塔芬山屋的隊友,理所當然地回頭找人,卻在翻過塔芬山、塔分池,往回超過2.5小時的距離後依然找不到,見天色已晚、身上只有輕裝,再找下去自己也會山難,只好撤退回山屋,判定真的出事了,開始思考下一步。

由於隊伍的衛星電話在事主身上,所以必須找到手機訊號點才能打電話。最近的訊號點,就在4.5小時外的大水窟南峰稜線,往回走最近的訊號點,則在15個小時以外的雲峰山頂。由於昨天已搜索未果,一夜後無法確認人員狀況,於是隊伍決定結伴往前搶時間打電話求救,而非留下來枯等,這是一個理智的決定,尋求外援並避免二次山難。

成功報案以後,他們和警消討論下一步對策。據表示,警消建議他們先從東埔撤退,搜救事宜由他們接手就好。於是全隊才繼續行程,由東埔先行下山。

  • 撤退、迫降是恥辱?我倒不認為。那趟迫降的南二段所有隊員一致同意,整趟行程最快樂的,就是迫降在塔芬山屋、把所有裝備拿出來曬、輕鬆玩耍的那天。(圖片來源/雪羊)

細節裡的魔鬼,沒有團隊知識的可怕

隊友從距離登山口只要一天的三叉山、第二天的拉庫音溪山屋到第三天轆轆谷山屋都在強力勸她撤退,但就算失溫虛脫,她依然執迷不悟,死命堅持「反正回頭撤退也是獨攀,那我不如往前走」,於是就在第四天發生山難。

從這個血淋淋而荒唐的案例中,可以看到兩個十分錯誤的觀念,今天她能平安下山真的只是因為運氣好:

1.    對於撤退的錯誤認知
看完整個故事,相信每一個人都已經感受到事主是如何堅定地不想撤退,這是一種非常、非常不健康的心理狀態,不是任何登山人所該有的。而且對於「獨攀」也有嚴重錯誤的認知:就算撤退得獨攀,但那是在「已知的路線上」獨攀,和「面對未知獨攀」,兩者風險相差非常巨大。

很顯然,這位山難者非常不應該的,錯判了獨攀前進與撤退的成本與風險,更把「獨攀」當成一種懲罰——我都被懲罰了,那不如往前繼續完成行程,這樣比較划算!是一種貪小便宜的心態展現,十分要不得,也置自己生命安全於度外:如果當時墜落受傷又爬不回正路,現在早已是冰冷的屍體了。這次撿回一命真的是山神保佑、商業團好心、救難系統給力,一輩子的運氣大概都用在這次了。

這位事主,絕對要為這起山難,負起最大的責任。

而且,如果今天台灣的直升機有低消,如尼泊爾就算你有保直升機險,出動就是先收7萬台幣,我相信這位大姐的決策,絕對會很不一樣,在三叉山就趕快撤退了。因為這種體能,還想硬跟實力落差大的山友組團,而不肯花錢參加免背商業團,甚至請協作一對一幫他背東西,「錢」一定是非常大的考量點,也是仗著台灣搜救免費才敢這麼拼。協作行情25kg一天4000,南二段七天也才2萬8,一趟直升機7萬的話可以請兩趟半呢!你說直升機有低消的做法,怎麼可能不降低這種硬幹型的荒唐山難呢?

我說政府啊,喊開放山林到現在也半年了,喊要杜絕浪費也好多年了,我們的直升機收費制度在哪裡呢?真的無法判斷誰是浪費,那不如連救護車一起,訂一個合理的低消,減低救難支出順便杜絕惱人的濫用,不是很好嗎?

2.     沒有人積極站出來押著她回頭、沒有人能決策全隊撤退
然而,其他隊友雖然有作為,但也得為山難負起很大的責任,因為他們是重要的變因:今天有人在拉庫音溪山屋就積極站出來犧牲自己的行程、強押她撤退,就不會發生這起山難。如果當時沒有人願意挺身而出,那該做的應該是全隊一起撤退,而非心存僥倖,繼續放她獨攀。

這個案例中可以很明顯發現平庸的邪惡:沒有人願意積極站出來、用強硬的態度與作為押著她回撤。僅僅在三叉山頂有人曾經提出這樣的說法,但沒有積極實行,被事主拒絕撤退後,就全隊摸摸鼻子繼續往前了。這是錯誤的第一步。

第二,不管前進撤退,放她一個人獨攀,中間發生什麼都沒人知道,是登山絕對不允許出現的行為。就算她走得動,能保證這種體力透支的人,在視線外不會一步踏錯掉下懸崖或走錯迷途,就此消失嗎?

為什麼明知道天氣不好,無法中間長時間停留等人、也沒有人有能力陪他慢慢走,卻還是繼續前進,放她一個人在後面,真誠的相信她只是慢,依然有辦法克服未知走到下一個山屋呢?

如果一群人一起上山,卻不願意彼此照應、互相確保安全,那為什麼一開始不獨攀就好?獨攀不危險,真正危險的,正是那種非自願獨攀。

任何登山隊伍,無論自組還是商業,從來就沒有「把隊員丟在山屋等下一隊來領養」、「叫隊員自己一個人撤退下山」的選項,從來沒有!一起上山,就要一起下山,不然你就獨攀,這是鐵則。無論隊員有多不堪、多混蛋,除非自己有生命危險,否則離開自己的隊友,就是一種不負責任。

  • 組隊登山的意義,就是在避免風險、確保最近的支援。如果一支隊伍無法走在一起,落單的隊員有可能在任何角落與世長辭,那就失去意義了。(圖片來源/雪羊)

無法走在一起的人,本就不該一起上山


網路陌生自組隊最常出事的情境,就是「我們先走,你在後面慢慢來喔!」這句話。因為網路陌生團沒有能力篩選,龍蛇雜處,於是就常常發生這種非自願獨攀的窘境。一旦認路能力不佳、體力不支、天氣不好,就很容易發生遺憾,無論是腳程特快放生隊友、或者腳程特慢追不上大家,都有出事的案例。

不過,個別來說,這些隊友也沒有人有錯。錯的是,這是一個沒有人負責的「揪團獨攀」,一種根本不應該存在的登山模式:你連出國自助旅行放生旅伴都會被白眼了,怎敢在山上放隊友在看不到的距離外一個人走?

決定撤退,或者犧牲自己陪隊員撤退(有兩位領隊時),是「領隊」的職責,沒有一個隊員有義務做這種事;所以當這種「全隊都是隊員」的組合上山時,就會出現「平庸的邪惡」:出事沒有人可以、也沒有人有義務負責決策,導致大家都不想出頭,因為出頭的人就要負責,所以小事就變大事,大事就出人命。在真正的登山隊伍中,你不可能看到「沒有人負責決策」、「隊員死不撤退」、「沒有人陪隊員一起撤退」這些亂象。

因為真正的隊伍,有一個人可以當壞人。在登山的世界裡,當大家都是好人的時候,山神就會出來當壞人了。

慎選一支「快樂上山、平安回家」的好隊伍

在這個時代,網路揪團勢必是無法抵擋的趨勢,因為不是每個人身邊都有爬山的朋友,要找到爬山伴還是得有個起頭,網路是最方便的平台。那麼,到底該怎麼做,才能找到好山友、避免跟到鬼?確認帶你上山的是「領隊」,而不是「主揪」呢?

1.    要找好山友,參加各地各校山社與山協等社團、報名登山訓練課程、參加商業團等,都是非常有效的途徑,只是後面兩個可能要花點錢。

2.    平常多在登山相關社團參與討論,久了也會認識山友。

3.    不要參加網路陌生人揪的「長天數團」。因為這種團最大的目的,是「分擔車資」,而不是「登山安全」。真的注重登山安全的人,是不會隨便帶陌生人爬長天數的,因為你不知道對方的能力會不會成為自己的拖油瓶,或者自己成為人家的拖油瓶。網路跟團,要從兩天一夜開始,默默觀察這個人是否合適,而不要馬上就拿自己五天七天假,或者人生下去賭。一天的團也沒鑑別度,因為輕裝重裝兩個世界。

4.    真的要參加網路揪團,請務必注意主揪的言行,確認隊伍的「領隊」是誰,他願不願意為隊伍負責。如果出現「責任自負」,或者「我不是領隊」、「我們只是揪團」這類的言詞,直接說有急事退團吧。這種團萬一在山上出事,是沒有人會主動負責救你的,事後還會推卸責任呢!跟「沒有領隊」,或者「假領隊真行政(就是這起山難)」的團上山,只會有慘烈的後果、浪費你的假、事後網路上吵架而已。

5.    退出到出團前都靜悄悄的團,因為那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6.    出團前多討論、多問領隊問題,問多了就知道他有沒有料、程度在哪;言詞閃爍、回答模糊的人,跟他上山準沒好事。

7.    出團前請務必確認,萬一發生山難、或有人需要撤退的情形,這一團會怎麼處理。如果沒有明確的共識,拜託不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運氣好就像這個案例浪費國家資源,運氣不好真的會長眠山林。

8.    身為領隊,最最基礎的幾個要件,就是要有比多數隊員好的體能、勇於承擔的責任感、臨危不亂的反應能力、帶每一個隊員平安回家的決心。少任何一個,都沒有資格自稱領隊。沒有這些條件卻又想上網揪團,那也麻煩找一個符合資格的人出來當領隊。

9.    如果你是一個領隊兼主揪,一定要搞清楚揪到的是人是鬼,體能和上河地圖差距多大、查證他講的是不是真的,否則就是等上山撤退。

10.    萬一真的被丟包了,怎麼辦呢?跟迷途一樣,摸摸鼻子沿著自己走過的地方往回走,才是最安全的,千萬不要再往前。真的覺得難過,下山發文,所有人都會挺你,因為丟棄隊友就是錯。但在還能撤的時候死不撤、死命往前拼、抱怨是因為隊友不肯幫忙安排撤退後的食宿包車又沒有人陪撤才不撤,最後還發生山難,那就是巨型媽寶,等著被千夫所指了。

從這篇文章的篇幅就會知道,一個山難不可能是單一原因,是非常複雜的:今天大姐沒有死不撤、今天隊員沒有放她獨攀,這起山難都不會發生。然而,我們無法改變陌生人,那不如就從自己做起,先檢驗自己跟的到底是登山隊伍還是車資共同體,才能快樂爬山、平安回家喔!

至於貪小便宜的媽寶,我真心建議政府,盡快研擬收費制度,才是治本之道。就算要維持免費,也要有能力鑑別真正的浪費,並且予以懲罰,才能更有效的運用資源啊!
 

延伸閱讀
檢討針山山難事件,築一條安全的登山路
身為山岳國家,台灣該有專門的山域搜救隊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