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
焦點
Apr 01, 2020
劉仕傑專欄|台灣政府捐出「一千萬片口罩」目的為何?兩岸口罩外交戰正式開打!
新冠肺炎
焦點
Apr 01, 2020

蔡英文總統於愚人節當日做出重大嚴肅宣示,台灣將針對疫情嚴重國家捐助一千萬片口罩。


政策一出,引起輿論譁然,除了藍營政治人物不意外地表示反對之外,連部分綠營支持者也有所保留,認為國內尚且出現排隊買口罩之老人家,政府是否應該優先顧及國內口罩需求,行有餘力再捐給外國?

其實,以口罩數量而言,一千萬片口罩乍看之下很多,但其象徵意義遠大於實質意義。我在將其稱之為「Not much, but significant」,原因是,以台灣目前產能(日產一千三百萬片)來看,捐助一千萬片約莫等於「捐出一日所得」之公益行為,若日後台灣本土產能順利提升到每日兩千萬片,則此政策約等於「捐出半日所得」。

  • 總統蔡英文今(1)日宣布將捐出一千萬個口罩,支援疫情嚴重國家的醫療人員。(圖片來源/蔡英文Telegram)

這項政策的真正目的,是提升台灣形象讓駐外館處手上有子彈可用,並將其作為政務聯繫之用,藉此強化與駐在國高層政要互動。台灣為了爭取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口號不就是「Taiwan can help」嗎?這時候不幫忙,更待何時?

與其爭辯台灣口罩產能是否足以捐贈一千萬片予外國,一個更有戰略縱深的討論其實是,台灣接下來該如何打這場口罩外交戰(mask diplomacy)?

讓我們先看看這場口罩外交戰的背景。

隨著中國本土疫情趨緩,中國政府正逐漸利用大外宣輸出中國幫助其他國家對抗疫情的正面形象。中國外交部副部長羅照輝日前公開表示,中國正向全世界八十三個國家、世界衛生組織及非盟提供醫衛物資,其中以歐洲、非洲及亞洲為主。以歐洲疫情重災區義大利來說,中國已經兩度派遣醫衛人員進駐。

總的來說,中國已經對外輸出數百萬片口罩及大量快篩等醫療物資,塞爾維亞總統公開說:「中國是我們的兄弟。」甚至,歐盟執委會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於數日前亦已公開影片感謝中國提供口罩及其相關物資。以上,都只是略舉中國目前的口罩外交作為。

在此背景之下,台灣政府真正該思量的是,我們決定投入多少資源在這場口罩外交戰上?這恐怕也是人民真正有權知悉的議題。多數台灣人民並不反對我們以「捐出半/一日所得」方式援助外國,但我們更想知道,如何最大化這一千萬片口罩的外交及文宣效益?最重要的是,政府有沒有將此政策與「台灣爭取加入世界衛生組織或成為世衛觀察員」一事進行連結?這才考驗著政府的橫向聯繫、執行力與創意。

  • 中國政府正逐漸利用大外宣,輸出中國幫助其他國家對抗疫情的正面形象。(圖片來源/Unsplash)

以我過去在外交部的工作經驗來看,外交系統最常用「累積動能」一詞來形容或美化政策作為。不是說這個詞不好,而是有時候(並非每次)這四個字成為官樣文章,被用來合理化一項長久以來未見正面效益提升的沉痾弊病。

以捐助一千萬片口罩政策而言,難道我們又是為了參與世界衛生組織成為觀察員一案「累積動能」嗎?當然不該這麼消極。

小英總統已經表示,首波一千萬片口罩的分配方式為:美國200萬片,歐洲700萬片口罩(包括義大利、西班牙、德國、法國、比利時、荷蘭、盧森堡、捷克、波蘭、英國和瑞士),以及邦交國100萬片。為了擴大這一千萬片口罩的政務與文宣效益,我的建議如下:

第一,在簡化捐贈手續的便利前提之下,盡量以備忘錄或其他官方書面文字留下兩國互動的證明,並納入兩國未來針對武漢肺炎疫情強化雙邊合作之相關文字,尤其有關於疫苗合作與分享的部分更應審慎納入。

第二,要求受贈國在今年世界衛生大會(WHA)(實體會議或視訊會議)相關會議中將台灣援助實績納入發言要點

第三,藉著援贈口罩時機,於WHA會議期間,與邦交國及非邦交國舉行周邊會議(sideline meetings)及援贈儀式。

第四,將台灣援贈口罩之相關影音拍攝成英文字幕的影片或製作音樂,並在YouTube等平台強力擴散,凸顯「台灣雖被排除在WHO之外,但現在以全球第二大口罩生產國之姿,對全球抗疫做出積極貢獻」。 

第五,外交系統也許可以設立短期目標,力求在這場口罩外交戰之下,今年台灣得以觀察員身份參與WHA

第六,台灣各駐外館處代表及大使,可積極宣傳此案,並投書至主流媒體。

  • 一千萬片口罩中將有兩百萬片給予美國。(圖片來源/Unsplash)

總之,小英政府此援贈口罩政策值得肯定,可以想像對台灣之國際地位將有正面助益。而人民樂見的是,台灣能藉此突破外交藩籬,讓全世界看見Taiwan can help正在發生。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