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國際觀察
Mar 30, 2020
周芷萱專欄|「我只不過是跟著大家一起看」:N號房與台灣社會
焦點
國際觀察
Mar 30, 2020

這幾天最熱的新聞大概就是韓國的N號房事件了,透過匿名的網路平台,針對女性的性暴力成為幾十萬付費會員們的娛樂,諸多獵奇恐怖的事件細節在網路上流傳,引發許多人的不安與痛苦,也激發許多討論。


韓國社會一直對女性相當不友善,對女權倡議更是視如洪水猛獸。從2016年的江南厭女殺人事件,到女配音員因為穿著寫有「Girls do not need a prince」的T-shirt而被遊戲公司開除,甚至有遊戲玩家因為遊戲開發者按女權網站讚,而抵制該遊戲等事件。

在這樣的社會氛圍底下,不只是遊戲業,女明星的性別政治立場更是眾所矚目,且不斷被社會大眾的目光檢視

女團 Apink 成員孫娜恩,因為使用寫著「GIRLS CAN DO ANYTHING」的手機殼,而被指為女權人士;Red Velvet成員Irene因為承認讀了《82年生的金智英》引發撻伐,更有粉絲焚燒他的周邊商品和照片表示抗議;2018年的反偷拍連署活動,女星秀智在IG上傳參與連署的截圖,也遭到網友攻擊;出演《82年生的金智英》的女主角鄭裕美,更是被詛咒是「鄭裕美的最後作品」(共同演出的男星孔劉則被稱讚)。

  • 南韓演員鄭裕美因出演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遭到不少網友攻擊。(圖片來源/鄭裕美Instagram)

從這些事件中,大概可以描繪出韓國社會的厭女圖像,期待女人不反抗、不表態、安於「女人該有的位置」。厭女不是不喜歡女人、不慾望女人,恰恰相反,正因為慾望女人而期待女人是符合自己想像和慾望的樣子,所以透過性暴力、網路霸凌,透過「這個我可以」的語言和行為,形塑出女人「應該」是什麼樣子。

那麼,面對N號房事件,台灣人怎麼看呢?

事件細節在網路上被大量轉貼後,引發台灣社群的一片譁然,許多人也跟著加入青瓦台的連署。不過,在這些討論中,台灣的網路上也有一群聲音,對於一面倒的譴責N號房觀看者感到不以為然。

這些說詞大致上可以歸結為三種論點:「這是平權問題幹嘛一直講女權,難道男生被這樣對待就可以嗎?」、「誰沒看過A片,幹嘛講得好像不譴責的男人都是共犯」、「人性就是有黑暗面,色情產業不合法就是會發生這種事」,這些辯駁之詞說到底,都關乎權力。

厭女社會賦予男性批評指教女性形象和行為的權力,一旦這樣的形塑可能被翻轉、權力的天平可能有一絲一毫的動搖,對於過去習以為常地掌有權力的男性而言,女權倡議是對他的侵害與冒犯、檢討色情背後的權力問題是對他既有生活的損害。

所以當輿論開始出現「男人應該要作出表態」這樣對男性的期待時,不甘被奪權的人們積極回應來捍衛自己既有的權力和生活,一天到晚幫別人打分數的人,自己可不想被打分數。

  • 台灣某些網友認為無需譴責N號房事件中的觀看者。(示意圖來源/Unsplash)

這些反抗和疑音,從根本上反映了色情領域中權力支配的問題,在色情的詮釋權上,長期嚴重往異性戀男性傾斜,好像世界上只有男人喜歡色情;而因為色情,所有的慾望都應該被滿足。只要有人提出質疑,這些擁有詮釋權的人就立刻跳起來問「難道你反色情?」、「難道你反人性?」

問題不在色情,而在權力的傾斜。

發生在韓國的事情從來都不只關於韓國,無獨有偶,台灣也發生了「百人斬陳先生結婚事件」,網路上傳說,一位與百位女性上過床的陳先生,因為要結婚,決定交出過往所有女性私密影像的存檔,以示對未婚妻的忠誠。原始曝光的貼文在數位女力聯盟報案後已下架,但是仍然有粉絲頁以此為名貼文,而留言「感謝分享」、「求上車」來要檔案的人,有上萬名。

儘管此事件是以不是「非自願拍攝」的私密影像為主打,在程度上與N號房有很大的落差,然而開脫之詞卻十分相似。

N號房事件中的韓男覺得自己只是付費觀看,又沒有親自參與犯罪;留言求下載連結的人也覺得自己只是看,「男人喜歡色情」的大旗一張開,好像什麼都不能討論不能譴責,否則就是反人性的道德魔人、恐性的女權份子。

然而,N號房並非個案、陳先生不只是一個沒水準的前砲友,不同形式和程度的N號房和陳先生,在以色情和人性為名的大旗下持續存在,「求上車」、「感謝分享」這些每一個留言小惡的存在,也就是積累成為權力傾斜的厭女社會、束縛女性難以自主享受色情的基石。

  • 台灣在社群網站上也有「外流影片」相關傳言,且有不少名網友在底下留言「卡」、「想上車」等字眼。(示意圖來源/Unsplash)

最後,從N號房事件上了全球色情網站 pornhub 熱門搜尋的關鍵字就可以知道,問題從來都不只是韓國,也不只是台灣,而是色情如何成為傷害他人的藉口、成為無視他人痛苦的理由,詮釋的權力如何往男人傾斜。問題是出在為何女人永遠被期待要滿足男人的慾望,該被挑戰的是詮釋色情的權力,而不是色情的存在本身。

私密影像流出和性暴力影片的產製,產製的人和看的人是一體兩面,誰也脫不了干係。

只要沒人看或是大家都譴責,那就沒人會產製,也沒有分享的意義,更不可能拿來當網路詐騙釣魚的工具。也許很多人會說這樣的主張不切實際,但到頭來,在這個厭女的社會結構下做出什麼樣的個人選擇,就是為台灣社會的改變踏出一步,就是一種個人的選擇。

拒絕轉貼分享非經同意散佈的私密影像,為我們自己打造一個更好的台灣。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