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
性別
Mar 25, 2020
N號房的人間煉獄:女人什麼時候才會成為人?
國際觀察
性別
Mar 25, 2020

持續了1年多、8個以「N號房」命名的telegram聊天室群組、14個被捕獲的犯罪團體成員、26萬個付費會員、數億韓元的暴利,透過製造並販賣女性遭受性虐待的影像,組成了這個虛擬卻真實的人間煉獄。


74個確定受害的女性裡,有16名未成年女性、最小的受害者只有11歲。她們被稱作奴隸,被要求用剪刀插入下體、剪掉乳頭、吃下排泄物、在皮膚上刻下「奴隸」或聊天室管理員名字的字樣、被強暴等等。

這些被性虐待的過程都被影像記錄下來,隨著受害者的個資被散佈到有著不同主題的聊天室「房間」,每一個房間約有數千名男性參與,每日分享著非法拍攝的裸照、幼兒色情等等,粗估有數千個受害者。

  • 南韓爆發N號房事件,透過Telegram創立性剝削聊天群組,成員曾多達26萬人。(圖片來源/鳳凰衛視微博)

這是前陣子南韓破獲的N號房事件,透過網路集合起幾十萬人,共同買賣對女性的性虐待、性暴力為色情的大規模性剝削。

色情:宰制的命題

色情是什麼?我們能給出最直觀的答案似乎是「為了服務性慾而出現的」。

那色情通常都被理解成什麼樣的議題?色情是跟社會風化有關的,是跟道德情感有關的,最直白的證明便是我國法律看待、管理色情的方式:檢視色情是否「客觀上足以刺激或滿足性慾」並且「引起普通一般人羞恥或厭惡感而侵害性的道德感情,有礙於社會風化者」,如果有的話,便該當刑法中的「猥褻」

於此,國家關心色情的出發點是出自維護社會的道德情感的。

但是當對女性的暴力被當成色情販賣,我們可以清楚的辨識出這是一個非道德問題這不僅僅是跟性慾有關的問題

  • 當對女性的暴力被作為色情販賣,已不僅是和性慾有關的問題了。(示意圖來源/Unsplash)

N號房事件加害者所販賣的是女性被殘忍虐待、被當成奴隸與性物的色情,並在製造色情的過程中讓女性身體承受不能被僅僅稱為「性」的凌虐與傷害,而是具有性意味、跟性器官有關的物理性的身體攻擊。

這些色情呈現的是女性被當成奴隸與性物的樣子,描繪出女性臣屬於男性而被勒索、強暴、虐待的情景,記錄下一個個女人被稱為奴隸或「來月經的東西」。

因為加害者拍攝的、要求的、買來觀賞的,是對女性施加的暴力與控制,所以我們可以看見,這樣的色情是要服務的慾望是一種控制、宰制女性的慾望,是一種「你為我所用」的需求,是一種想把女性踩在腳下的慾望——這樣的色情是跟不平等有關的議題。

宰制結構下的女性:非人的性物

美國最有影響力的女性主義法學家麥金儂(Catharine A. MacKinnon)用來接近性別不平等的宰制論,可以很好的指認N號房事件為性別不平等結構的病徵,而非道德瑕疵的個人所犯下的例外的、單一的犯罪。

麥金儂指出,性別不平等的關鍵不是男女之間的差異或刻板印象,而是以「性」為核心的宰制是宰制的男人與臣屬的女人之間的權力不對等。更簡單明瞭的解釋為「男人幹女人,主詞動詞受詞」,身為客體被幹的女人與身為主體主動幹的男人,一個是為人支配擺佈,一個是主宰的上位者。

而色情在不平等結構裡面扮演的角色為,呈現出女性臣屬於男性的樣子,並傳遞「女人想被男人幹,男人想幹女人」的訊息,再現並鞏固女人為性客體的事實。

N號房裡的女人是性物,不是人;她們服務的不是性慾,而是宰制的慾望;她們經歷的不只是剝削,還是人類身份的掠奪。管理N號房的人們和圍觀房內的性虐待以自慰的26萬個成員,不只是集體對受害女性進行慢性謀殺與人格抹煞,還是降格全體女性為物的共謀。

  • 對於加入N號房的參與者來說,女人是一種性物,並非當作「人」來看待。(示意圖來源/Unsplash)

被當成物利用,是女性自古以來的處境。沒辦法掌控自己的身體,被當成行走的子宮來管理;不被允許或鼓勵進入職場,結婚後身份被老公吸收,每天在家裡等著提供老公性勞動與情感勞動;無法掌握自己的性卻同時也必須習慣自己的價值被性定義,像是職場上的性騷擾或大眾媒體上的女體行銷。

支配女體、宰制女性的慾望是如此強烈,讓女性被物化的事實橫跨時空、橫跨國界的不斷重演。而N號房中被當成性物來施加暴力並盈利剝削的女人之遭遇,以更野蠻粗暴的方式重申我們一直以來都知道的事實:女人不是人,女人是性物。

「女人什麼時候才會成為人?什麼時候?」

「女人什麼時候才會成為人?什麼時候?」這是麥金儂於1999年的叩問,而二十年後的今天,我們還是答不出來。

從去年反送中被強暴凌辱的女性抗爭者、和平抗爭卻被集體強暴的蘇丹女性、前陣子大學生論壇裡一篇討論「女朋友就是要打才會乖、台女該打」的文章、被上傳到色情網站的強暴經歷影片......對女性的暴力與控制不斷的強調,在不平等的社會裡我們不是真的屬於自己,隨時有可能被降格成隨人發洩的物品。

  • 從香港反送中性暴力到南韓N號房事件,性別平等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製圖/吳明潔)

性別平等的未竟之路,有多少女性的血肉堆砌成前進的磚路,還有多少被踩在咽喉上不能出聲的受害者?還有多少陰暗的N號房裡面正宰割著活生生的肉體展示販賣?還要多久女性才會成為人?

我們還在看,我們還在走,我們還在等。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