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
焦點
Mar 06, 2020
婦科醫師親曝「被隔離檢疫」人間蒸發3天過程:當初政府一般民眾不必戴口罩政策是對的
新冠肺炎
焦點
Mar 06, 2020

[以本文向台灣第一線對抗病毒的醫護人員致敬!]

各位朋友,有發現我突然人間蒸發了三天嗎?對,因為我被隔離檢疫了!

一開始,是幼稚園打電話給我們說哥哥發燒了,要我們帶去醫院檢查。我想,嗯嗯發燒,那就檢查一下比較放心吧,所以就去學校接他,去醫院檢查。

到了急診室門口,檢傷護理師問我們怎麼了,我說兒子發燒,她接著問,30天內有出國嗎?我說2/10從日本回來。然後她突然站起來,手指著急診對面的帳篷說:「去那邊!」我們就走過去了。

走過去,那就是一個不同的世界了!

  • 楊濬光醫師分享被隔離3天過程。(圖片來源/楊濬光FB)

有位戴一層外科口罩一層N95口罩,護目鏡、頭套,穿著兔寶寶裝、外面再套一件隔離衣的護理師,過來迎接我們,我兒子趕快把我的手握起來不敢放開,這景象應該嚇到他了!

重新問了一下病史,再量一下耳溫「37度9!」護理師說:「我請小兒科醫師過來。」

約莫等了20分鐘,想說小兒科醫師怎麼那麼慢還不來,就起身往帳篷的臨時診間看了一下,噢,原來醫師在著裝,他喘吁吁的正在把隔離褲往上拉「哇,怎麼那麼緊啊」他一面嘀咕,一面在翻找下一層的裝備。

又過了10分鐘左右,終於穿好了,醫師看起來大概比原本胖了一倍!
「我們先來採檢好了,你們的情況需要做全套的檢查。」當然,我兒子就開始狂哭亂叫,口沫鼻涕應該飛散到整個帳篷了。從半透明的頭套下,我看到醫師的眉頭皺了皺說:「來來,一下子就好了,弟弟你最勇敢喔!」

後來又做一些身體檢查,照了胸部X光,然後抽血,這些平時在醫院很平常的流程,都花了我們好一些時間。光是醫師要聽診,因為發現耳朵是包在頭套裡面,聽診器插不進去耳朵,就讓他傷了好久的腦筋,我看著他,他無奈的對我微笑著。

最後,因為兒子的X光片,肺部有輕微的浸潤現象,所以要住院觀察,並且等待武漢病毒的採檢結果。

然後我們就被帶進病房了,從這一刻開始,我們見到的人,就是全身包到幾乎看不見人的人,醫師、護理師、傳送、清潔阿姨都一樣。而且,我們不能出門,家人也不能來探望,送東西過來可以,放在護理站,護理師要進來做治療時,再順便送進來給我們。我覺得他們都很辛苦,因為治療我們,除了要穿脫這麼不舒服的裝備外,還要背負莫大的壓力。也因為如此,我都不好意思叨擾他們,有一天的晚餐一直沒有送進來,我和兒子餓到一直翻包包看有沒有餅乾零食。就這樣,我們跟世界幾乎斷了訊,只有一個藍白相間的人形和我們有所連結。

最後歷經三天兩夜的等待,結果是陰性,我們就出院了,一切生活恢復正常。

  • 新冠肺炎防疫。(圖片來源/疾病管制署 - 1922防疫達人)

我有三個想法想跟大家分享:

一、全台灣人都應該要深深地感謝第一線對抗武漢肺炎的醫護人員。當初政府說一般民眾不必戴口罩的政策應該是對的,應該留給真正迫切需要的人。因為照顧我們的醫護人員,我猜一天就需要用上10幾個口罩,全台灣類似我們這樣的病人,一天就有幾百個,還好目前口罩供應無虞。而且,我也才明白,為何他們是反對大甲鎮瀾宮繞境最大聲的一群,因為多一個疑似個案,他們就必須多流很多汗、多花很多心思、甚至,多一點失去生命的風險!政府高層如果有身歷其境,將心比心,下達暫緩繞境的命令,應該不會那麼困難了。

二、各位朋友一定要好好鍛鍊身體,在這個節骨眼發燒的話,面對的,將會是無盡的恐懼與不便,而且會擴及你身邊的很多人。對了,然後還說不定會一直被歧視,比方說,學校會不讓你的小孩去上學,朋友不讓你參加喝酒聚會等等。不過,我覺得這也完全合理,這只是顯露出人類對於疾病與死亡的恐慌與無助而已。如果不讓我家小孩上學,我一定會用感染學的慣用語跟老師說:「拜託,我們家是已經被認證沒有武漢病毒了,班上其他小孩都比我們小孩髒(註)好不好!」當然這是玩笑話,我只是希望在這個非常時期,大家能多一點的同理心。在這裡,我也要跟剛剛幫我結帳的醫院行政人員說聲抱歉,因為我兒子摸你的桌子時,我下意識的斥喝他:「桌子這麼髒,不要碰!」

三、我想呼籲政府,要真正戰勝疫情,要擴大武漢病毒檢驗能力。這次從採檢到確認陰性,總共花了48個小時,跟政府宣稱的時間,感覺差非常多。這48個小時,我相信受到影響的一定超過1000人,之後需要採檢的人數越多,這效應疊加起來,必定對社會造成極大的衝擊。

希望疫情早日結束,大家的生活可以恢復正常。

(註)「髒」字在感染控制的領域是常用的口語,表示可能受到感染的程度高低。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