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Mar 02, 2020
周芷萱專欄|從學姊黃瀞瑩幫台北市長柯文哲梳頭,談職場性別期待與勞動問題
性別
Mar 02, 2020

一張2018年學姊黃瀞瑩幫台北市長柯文哲梳頭的照片,在網路上引發許多討論。有人覺得助理幫老闆整理儀容是應該的,也有人覺得年輕女性替男性主管整理儀容不妥。我想,這件事可以從無關性別的勞動問題,以及職場的性別期待兩個角度談起。

  • 引發網路熱烈討論的照片。

先說勞動問題吧。如果要說助理幫老闆整理儀容很「正常」,所以柯文哲讓下屬幫忙整理儀容沒有不妥,持這論點的人,可能對助理這個工作的複雜度和專業度有誤解。助理工作有很多種類型,法務主理、行政助理、專案助理都是助理職,但除了私人助理或是經紀人這類型之外,助理不是什麼都做的代名詞,也不是老闆隨意指派工作的理由。                                                

況且,黃瀞瑩當時的正式職位是臺北市政府秘書處媒體事務組組員,是臺北市政府的公職人員,掌管的應該是市長的發言與對外溝通,而不是受聘為柯文哲的私人助理,掌管柯文哲的儀容。既然如此,何來需要幫長官梳頭的道理?這是臺北市政府秘書處媒體事務組組員的工作範圍嗎?

而柯文哲本人被梳得理所當然、毫無愧疚,顯然他除了缺乏成年人該有的基本能力——打理自己,以及公私界線無法分明之外,已經習慣由其他人替他打理基本的儀容。這點也並不奇怪,畢竟其妻陳佩琪醫師多次公開說柯文哲的外貌乃至於治裝都是由他協助,柯文哲看來很習慣由女人替他整理儀容,就算這些女人還有別的工作要做。

柯文哲的這種理所當然和毫無愧疚,其實也不只是他一個人的理所當然,更反映了職場和社會的性別期待

女性在職場經常會被期待擔任接待、助理或是所謂的「門面」的角色,有些單位甚至會在徵才或是招募的過程中,直接寫出接待人員就是要女性,即使這樣的要求已經違反了《性別工作平等法》,還是可以在公私部門的職場招募中看到。例如桃園市政府金品獎的接待人員需求、市府剪綵活動中「金釵」角色的存在,或是大老闆的秘書和行政助理女性居多,在在都顯示了女性在職場,依然被期待擔任某一些特定的角色。

  • 在許多公私部門的招募訊息中,仍能看到女性在職場,依然被期待擔任某一些特定的角色。(示意圖來源/Pixabay)

2020年的現在,職場性別歧視可能不一定是直接給女生比較少薪水,也不見得因為你是女人就不想跟你一起工作,更不一定像日韓社會一樣,總是請女職員端茶倒水,諸如此類顯而易見的性別歧視確實在台灣社會逐漸消聲匿跡。

然而對於女人在職場應該要擔任怎樣的角色、被分配什麼工作,還是有相當幽微、不容易被發現的性別期待。這樣的職場性別期待,有時候更會加入看似理所當然的性別刻板印象,例如認為女生比較溫柔細心,所以適合秘書、接待等工作。表面上看似是對女性的「誇獎」和「認同」,實際上還是強化了性別分工的傳統刻板印象。

回到開頭的那張照片,臺北市政府秘書處媒體事務組的組員當時肯定並不只黃瀞瑩一人,但除了黃以外的男性組員,可曾需要替柯文哲梳頭?我想答案可能是否定的。柯文哲作為首都市長,卻毫無勞動與性別意識地放任下屬在公開場合為其梳頭,雖然柯文哲毫無性別意識已經不是新聞,不過這次的梳頭照,不管是在勞動或性別議題上,都相當值得被討論。

無論公私領域總是讓女人幫他擦屁股的柯文哲,可能覺得自己尊重老婆的工作、用了很多女性員工就是性別平等,急救時不看病患是男是女就是平權。但真正的性別平等,應該是不會因為性別而對員工有不同的期待,並且在主動或被動上,都不認為女人應該要擔任照顧者的角色。

只有當女人在職場時,不再需要無論什麼職位都被期待必然是「細心」、「溫柔」的角色,只需要做好該職位需要做的工作,只有當台灣成為不因為性別而有所期待的社會,那才是更平等的將來。

延伸閱讀
催生靠的不是0到6歲國家養,而是對育齡女性更加友善的社會
陳佩琪的好女人勳章:從「柯文哲的太太」談女性厭女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