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
焦點
Feb 06, 2020
沈榮欽觀點|一個強調政府的優秀,一個避免民眾反感!從「防疫記者會」看民主和專制的差異
新冠肺炎
焦點
Feb 06, 2020

民主與專制的區別相當微妙,兩者是漸進的差異而非一刀兩斷的二分。


即使在民主國家中,民眾對民主的理解與認知也十分不同。例如柯文哲本質上是反民主的,但是托百餘萬柯粉之福,在爆料防疫隔離地點,成功令陳時中連夜自台北市撤離之後,竟然專心於民眾黨內宣布將參與2024總統大選,要民眾黨在瘟疫蔓延時開始部署大選。 

  •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在受訪時,脫口說出武漢返台商的隔離收容地點。(圖片來源/柯文哲Facebook)

儘管如此,你還是可以在無所不在的公共生活中,細微地感受民主與專制的分別,例如對比陳時中的防疫記者會,與剛剛直播的「中國衛建委匯報武漢肺炎疫情」,這種幽暗的差異就在不經意間逸出。

中國衛建委記者會主要是說明診療方案的第五次修正,以將過去認為比較輕症的病例也列入等等。相較陳時中記者會的重點在於政府政策的執行,中國官員則對數據說明十分詳盡,但是對於數據的意義與具體的執行細節則較少解釋使得記者會更近似於政令宣導

之所以會令人感到政令宣導,除了言必稱上級單位之外,官員對於特定的政策也有大量的口號,例如談到防疫就會提到「堅持四早」等,甚至連戴口罩都有類似順口溜的一連串口號,記者會提到政府的表現會大量使用各種如「堅持」、「加大」等動詞與形容詞,來強調政府表現的優異,但是對於「如何」與「成效」的問題,則很少作出有意義的解釋。

例如一位官員在使用大量的數據與辭藻解釋政府的效能之後,以「將醫療物資第一時間送到最需要的地方」結尾,但是對於如何決定「最需要的地方」以及如何「第一時間送達」,則隻字未提。

這種差異固然源自兩地官僚組織文化的不同,但是根本的原因還是民主的差別。

官僚組織成員對於責任歸屬十分敏感,因此陳時中團隊念茲在茲是如何避免台灣民眾的反對與反感,而中國官員則強調命令來自上級,以及政策如何「下達」與實踐,這種權力來源的差異,恐怕才是造成兩地官僚組織文化有別的主因。

  • 從台灣的防疫記者會與中國衛建委匯報武漢肺炎疫情,能看出政治體制不同所造成的影響。(圖片來源/翻攝自Facebook)

相較台灣的記者有時過度執著於口罩問題,而有不少見樹不見林的非專業表現,中國記者相對較少狀況外的詢問,雖然口罩問題仍然十分重要。

不過中國記者的詢問,大多更像是對於政策不清楚的釐清式(clarification)問題,而非對於官員的意見或是政策加以質疑,唯一一個對於數據解釋的質疑,還是來自一名香港記者,儘管疫情嚴重,中國內地的記者未曾提出有一絲一毫質疑的問題,這也是整場記者會會令人感到有如政令宣導的原因。

儘管有台北市長的防疫破口,但是目前台灣政府的表現仍相當優異,不過隨著武漢肺炎進入浙江、福建與廣東等台商密集區,如果台商大舉回台,是否會超過台灣醫療資源的限制仍未可知,在Remdesivir成效仍未明朗的情形下,台灣真正的防疫挑戰才剛剛開始,這也是檢視民主與專制、政府與社會差異的重要時刻。

感謝醫療人員的付出,台灣加油!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