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Jan 31, 2020
周芷萱專欄|催生靠的不是0到6歲國家養,而是對育齡女性更加友善的社會
性別
Jan 31, 2020

剛結束的2020總統與立委大選中,出現了許多厭女和性別歧視言論,其中有些很值得用來討論女性從政和職場困境。

 
洪慈庸大概是這當中最好的例子了。

在2016年選上立委的他,因為在立法委員的四年任期中,經歷了戀愛、結婚、生子等人生階段,招致大量的批評。甚至因為結婚的對象是民進黨籍台中市新聞局長卓冠廷,而被網友酸是「變成民進黨的形狀」、「第一年談戀愛、第二年結婚、第三年生子」、「靠著弟弟的死飛上枝頭變鳳凰」、「只會戀愛不做事」,這些針對他私生活的批評或是性與性別羞辱,這四年來如影隨形。

除了網友對他的各種酸言酸語之外,號稱關心生育問題的前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郭台銘,也在替洪慈庸的競選對手站台時,說洪慈庸「忙著談戀愛」,等到遭輿論炮轟後才改口說自己「沒有貶意」。

  • 自2016年選上立委後,洪慈庸經歷戀愛、結婚、生子,招致不少批評。(圖片來源/洪慈庸粉絲專頁)

在這個男性政治人物會說出「女性未婚是國安危機」謂之實話的社會,女性政治人物結婚生子竟然成為整個社會從上到下同聲譴責的對象。很遺憾的,洪慈庸的處境陳述了一個非常悲傷的事實:假如女性在追求事業成就的路上,還想要在家庭或是個人親密關係上有進展,勢必面對極大的阻力,甚至是歧視和不公平的對待。

洪慈庸立委做得好不好,可受公評和討論,實在無需拿私人生活出來做文章,甚至性羞辱。這道理說起來人人知道,也有許多人會說,洪慈庸是因為立委沒有做出成績,才有這些批評。就算如此,從批評者會說洪慈庸結婚生子「不務正業」就知道,對這社會上某些人來說,「生子」與女性政治人物的職業生涯,在他們心中是互斥的

就算台灣社會人人都知道應該要性別平等、生育友善,甚至在大選中有政治人物提出0到6歲國家養,政府也持續加碼許多生育補貼。只要女性在追求事業成就的同時,一旦想要生育就必須持續面對潛在的歧視與對生育的不友善,要擺脫世界墊底的生育率,恐怕不只是政府光靠花錢就可以解決的問題

直至今日,根據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的統計,女性婚後離職率近三成因婚育而職涯中斷後,平均需要七年左右才得以回到職場;除了輿論之外,從統計數字上來看,婚育對女性職業生涯的影響確實持續存在。

  • 根據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的統計,女性婚後離職率近三成,因婚育而職涯中斷後,平均需要七年左右才得以回到職場。(示意圖來源/PIXABAY)

如果連立法委員這樣已經來到台灣社會權力頂端位置的女性,都可能因為選擇生育而影響職業生涯;如果連臨盆前一個月都站在質詢台上,產後立刻回到職場的女性都會被批評工作不夠認真、忙著生小孩;如果連有諸多助理資源可以協助工作的立法委員都不敢請育嬰假,到底誰敢?哪個職業婦女能不怕因為生育而被認為是對工作不夠認真?

立法院新的會期緊接著要開始了,女性立委的佔比例再度創新高,來到41.59%

雖然立法委員的女性佔比已經是亞洲最高,但光看性別比是不夠的,畢竟女性委員也不見得就有性別意識或是性別友善,期待沒有了洪慈庸、但有其他年輕女性的新一屆立法院,可以成為更加生育和性別友善的職場,作為台灣社會的職場標竿。

立法院雖然是一個很特殊的職場,與其他的職場並不相同,但相當具有代表性。立法委員由人民直接選出,某種程度代表了台灣人對於生育友善的接受度。

剛結束農曆新年假期,有多少已婚的職業婦女面臨是否生育的「關心」,催生需要的不是親戚的七嘴八舌、不是家人長輩的壓力和秘方,而是一個對育齡女性更加友善的社會氛圍

唯有當生子只是其中一種可能的人生自由選擇,不再是女性事業上的絆腳石,女性毋需擔心職涯中斷或是受到影響,居於谷底已久的生育率才有可能有起色。畢竟,一個女人的生命歷程和職涯的變化,是多少補助都買不到的

延伸閱讀
陳佩琪的好女人勳章:從「柯文哲的太太」談女性厭女
懶人包:破除女權自助餐迷思!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