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
焦點
Jan 30, 2020
林艾德觀點|范瑋琪今再度發聲:「為什麼不多做點口罩幫幫同胞」 台灣人不捐口罩,就是不道德嗎?
新冠肺炎
焦點
Jan 30, 2020

根據經濟部數據,台灣每日的口罩產能為188萬副,十個台灣人一天還分不到一副,然後中國時報近期幾則新聞是: 


「只能帶250個口罩出境?台商痛批可惡。」
「政府限制口罩出口,范瑋琪疑爆粗口譙蘇貞昌狗官。」
「出境限帶5盒口罩,楊培安:綠色恐怖已經懶得演了。」
「小S轉發口罩文怒批:不互相幫助不是人類該有行為。」

  • 藝人范瑋琪早前為私人臉書上情緒性發言致歉後,今(30)日在IG上發文,留言指出「為什麼不多做點口罩幫幫同胞」,但已於早前刪除該篇貼文。(註:蘇貞昌應為行政院長,非副院長;日本捐1000萬個口罩一事,據該企業「伊藤洋華堂」表示為應成都要求寄出80萬個,且為中方自行購買,非捐贈。)(圖片來源/擷自IG@fanfan)

單就口罩這件事來說,台灣人自保尚且不足,那為什麼這些人還認為台灣人應該冒著危險,把自己用都不夠的口罩送給中國人?

道德上有所謂的親疏現象,這很容易理解,人總是願意幫助跟自己更親近的人勝過幫助疏遠的人,另外, 還有所謂的距離現象。

在一次道德實驗中,學者架設了一個場景,讓受測者能如同身歷其境般想像自己正處在一個開發中國家度假,不幸地在度假期中,這個國家受到颱風嚴重的侵襲;對照組條件都一樣,只是受測者人不在度假,而是由身在災區的朋友,透過視訊了解到該國的受災情況。

在實驗中,受災方式、提供幫助的方式都一樣、受害對象也一樣是外國人,但當身處受災區時,68%的受測者認為自己有義務提供幫助,若是身在遠方,只有34%的受測者認為自己有道德義務要幫忙。

因為小S、楊培安及范瑋琪這些人都在談論道德,我們就不考慮中國是他們最重要的經濟來源,而單純從道德的角度切入,這些人跟中國人比較親近又身處中國,導致他們某種程度上認為中國人比台灣人重要,這是可以理解的,但不表示這是道德的。

  • 藝人楊培安也在微博上指責限制口罩出口的政策。(圖片來源/擷自楊培安微博)

道德關係到生命及量力而為,理論上生命不會因為遠近親疏有差別,但實際運作上,我們不可能真正把遠方的陌生人,當成自己身邊的親人一樣看待。

媽媽跟陌生人掉到海裡你一定是先救媽媽,你認同台灣就會先救台灣人,認同中國就會先救中國人,如果你要強調普世平等的生命價值,那應該先反問,為何中國要反對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連最基本的平等尊重都沒有,就要台灣人捨近救遠、捨親救疏?憑什麼平日我們受盡欺凌,出事就要我們當聖人?

再來是量力而為的部分,綜觀中國過去幾次大型災難,全世界捐款最多的都是台灣,在我們行有餘力時,台灣人根本就是以德報怨的楷模,但現在情況並不是這樣,雖然媒體不報,但實際生活在台灣的人都知道要買到一盒口罩並不容易,許多藥局都直接在門口貼上口罩售罄的告示,只能期待過完年開工後情況能舒緩。

就跟親疏平等的道德只存在理論可能一樣,不量力而為的道德也不可能持續,例如小S覺得她姊夫汪小菲在日本買了一萬副口罩很了不起,但如果你認為台灣人用不了這麼多口罩,應該盡量把口罩捐往災情嚴重的武漢,那同樣邏輯,汪小菲也用不了這麼多錢,為什麼只捐一萬副?

甚至每一個過年還在吃年夜飯大餐的中國人,按照不量力而為的道德標準,他們應該是簡單吃個饅頭,然後把剩下的錢捐出去不是嗎?你能夠指著吃年夜飯的中國人說他們可惡、垃圾、不道德嗎?

  • 藝人小S轉發其姐夫汪小菲的貼文,並表示「如果不互相幫助,這不是人類該有的行為」。(圖片來源/擷自小S微博)

說穿了,小S、楊培安及范瑋琪這些人的道德標準從來不是標準,只是一種自私的舉動,當他親近的、他認同的中國有需要時,全世界就應該幫忙,你留一點點力都是不對,台灣人甚至要把自己都用不夠的口罩捐出去才可以。

但更親近的人,例如自己的姊夫捐一萬副就是不得了的善舉,如果按照他們看待台灣人的那種標準,汪小菲除了維持生命必需的金額之外,其他家產都該捐出去不是嗎?他們自己呢?套一句486先生的話,要捐不會自己捐?

當我說這些人自私時,是因為他們要求台灣人做的事情,是全世界包含他們自己都做不到的,但他們卻可以理所當然地把我們當成奴隸般,要求台灣人跟台灣政府為他們做這個做那個,從來不考慮自己是不是也能回報台灣人一些什麼。

這些人談論道德,是因為除了立一個不可能達到的標準之外,他們根本沒有理由可以批評台灣政府,到底為什麼我們要忍受這種無理的要求?生在台灣長在台灣,你要親近一個連世界衛生組織都不讓我們加入的國家都已經沒什麼人怪你,你還要反過來要求我們?還要講道德?我才奇怪你們的道德觀到底有多下賤。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