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Jan 17, 2020
別怪花蓮人和原住民 ──花蓮王國與花蓮王是怎麼煉成的?
焦點
Jan 17, 2020

2020大選最有看頭的立委選區之一是花蓮,前立委、縣長徐臻蔚之夫傅崐萁以無黨籍身分捲土重來,最終擊敗民進黨藉的現任立委蕭美琴。蕭美琴的敗選不僅支持者難過,花蓮縣外有更多人感到惋惜,難道花蓮的傅氏王朝堅不可摧嗎?


有些人將問題歸咎於選民看不穿地方派系政治分贓的骯髒醜陋甘心讓糟糕的人把持權力,這樣的想法不是沒有道理,可是傅崐萁得以成為民眾戲稱的「花蓮王」,不是沒有原因的。 

很早就有人指出國民黨的地方派系運作模式是典型的「恩庇侍從」關係,上位者透過威權壟斷權力和資源,被統治者如果想要分享權力、謀得利益,就必須服從上位者的指揮以供驅使。不過花蓮政治的「恩庇侍從」情形之所以更加嚴重,跟花蓮的自然地理有緊密的關係。因為遠離大都會、對外交通不便、產業以農業觀光業為主,花蓮的經濟型態其實有點類似古代歐洲的「莊園經濟」

  • 這次大選中,傅崐萁以無黨籍身分選上花蓮縣立委。(圖片來源/傅崐萁粉絲專頁)

相對封閉的地理環境和經濟型態,讓這裡的政治生態自成一格,不受西部、首都政治圈的輿論影響。以農業為主的地方經濟雖然尚算「自給自足」,可是在工商業發達的現代社會裡,收入水準反而落得接近貧窮的尷尬現狀。事實上,花蓮的貧窮恰好成為傅崐萁鞏固權力的關鍵,因為這樣他才可以靠各種補助、各種撒幣來鞏固地方人士對他的支持。

逢年過節必發的白米是比較出名的案例,此外還有中小學活動的經費里民社區活動的獎品補助修橋鋪路等小型硬體工程等……族繁不及備載。為什麼傅崐萁要在各種補助物資貼自己的肖像?就是要讓縣民感覺他的恩惠無所不在,而且都是傅崐萁本人發的,背後的潛台詞就是「如果不是傅崐萁,你們什麼也沒有」,哪怕其實是來自全國人民的納稅錢

由於花蓮產業太過單一,工作類型有限,務農或服務觀光客的薪資都不多,想要有比較好的收入,只能轉向軍公教。如果不想透過考試進入軍公教,那就是靠裙帶關係,所以花蓮的公部門裡充斥各種靠關係進來的約聘、機要人員,這些人在花蓮可以享受相對較高的生活水準,但同樣他們就會鞏固領導中心,因為一旦領導中心垮台,他們很可能就失業了。一層又一層鞏固下來,傅崐萁夫婦成為那個屹立不搖的中心。

  • 作者認為,花蓮的貧窮恰好成為傅崐萁鞏固權力的關鍵。(圖片來源/傅崐萁粉絲專頁)

古代莊園經濟的領主以武力保護底下農民不被外侮侵犯,同樣也得承擔公共建設、救濟貧窮的責任,譬如必要的水利和交通建設,在歉收時補助農民,被統治的農民則得將務農的部分收入上繳給領主,並對領主宣示效忠。這種政治生態當然會是一種血緣傳承或是近親繁殖的家族政治,因為地方的掌權者不會被要求輪替,被統治的農民無法想像沒有領主在的一天會怎樣,只要領主別太過於荒淫無道,農民基本上沒那個閒工夫起來造反革命。

這是為什麼傅氏王朝堅不可摧的原因,這些年來傅崐萁在明裡暗裡操作中央地方對立、東部西部對立,許多縣民憂慮傅崐萁沒有掌權,花蓮人就會被中央欺負,花蓮人就會失去各種補助。

此外傅氏夫妻費盡心血撒幣提供各種補助,縣民當然將其收成的一部分回饋給領主(選票),這種操作看似很前現代、很落伍,可確實是仍然有效的政治邏輯,如果要改變這種現狀,釜底抽薪之計還是要讓花蓮的產業多元化,平均收入增加,讓想在花蓮安居樂業的年輕人可以得償所願。

作者:路過花蓮人

※「眾聲視野」匯集各路觀點,成為大眾的傳聲筒。歡迎投稿至太報:contact@taisounds.com

延伸閱讀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2020大選,主權價值觀vs世代分裂!國民兩黨下一步該怎麼走?
林艾德觀點|為何台灣基進政黨票過不了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