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Jan 02, 2020
周芷萱專欄|陳佩琪的好女人勳章:從「柯文哲的太太」談女性厭女
性別
Jan 02, 2020

台北市長柯文哲的夫人陳佩琪醫師,前陣子在中國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以「衰尾查某」辱罵總統蔡英文時,在臉書談及他對「兩性平權」的看法,其中有許多言論相當值得用來討論女人也可能厭女、為什麼女人厭女。

  • 陳佩琪時常透過臉書分享對兩性平權的看法。(圖片來源/陳佩琪Peggy粉絲專頁)

很多人(包括柯文哲)喜歡說,「我有很多女生好朋友、很尊重女人」,藉此證明自己沒有厭女。然而,厭女是一種文化現象和價值觀,指的是所有關於女人的都不好、端不上檯面,是一種針對女性的憎恨、厭惡及偏見。所以一個人厭女與否,從來都不是喜不喜歡女人的問題,而女人當然也可能厭女

女性的厭女,除了成長過程中受到社會文化影響之外,往往還有一大重點——為了守護好女人與壞女人之間的分水嶺,進一步鞏固自己透過努力內化厭女,已經在其中獲得認可的傳統價值觀。

這種防衛型的女性厭女,在陳醫師的文中是個很好的例子。

當他說,「記得曾有議員去我們總院的公關室問:『為何聯醫活動都請陳佩琪?』我不會說因為我『長得漂亮, 學問又好, 口才極佳』,我都說『因為我的老公是柯文哲』」的時候,難道陳醫師真的認為自己的成就,只有身為柯文哲的老婆這一項嗎?我想不是的。

  • 陳佩琪醫師在臉書談及對兩性平權的看法。(圖片來源/截自陳佩琪Peggy粉絲專頁)

然而透過「我陳佩琪清楚知道我被邀請是因為我老公是柯文哲,但你們其他女人不承認自己是靠老公,我有這個自覺,你們沒有」這樣的潛台詞,陳佩琪清楚豎立了一個「我和其他女人不一樣」的形象。他是謹守份際、有自覺的好女人,而其他不像陳佩琪這樣的,是沒有自知、值得被批評的壞女人。這些潛台詞和作為分界的價值觀,追求的是社會的認可,好女人應該是「作為輔助角色」、「知道分寸」、「承認自己的成就來自丈夫的協助或是庇蔭」,這個好女人,也就是陳佩琪。

內化這些價值觀的女人,往往是相當以此為傲的。以陳醫師的例子來看,雖然他嘴上說著不喜歡被別人說三道四他們的家務分工,卻又主張任何人要談性別平等,就拿自己的家務分工出來分享就好了,這其中當然也包括經常與人分享「兩性平等」的他自己。這看似矛盾的主張,但其實一點也不,說到底陳佩琪想要說的,就是「像我們夫妻一樣的關係才是好的關係、才是性別平等」、「其他女人也應該像我一樣有自知之明」

說實在的,要不是柯文哲和陳佩琪這對夫妻,在形象操作上不停往某種程度的公眾人物夫妻典範走,甚至以此為例來講「兩性平等」,他們夫妻高興怎麼分工、陳醫師要怎麼自我認知,實在是他們自己的私事。然而,當他們不但以典範自居,這樣的操作成功到網路上還出現了「娶妻當娶陳佩琪」的說法,絕對值得討論這樣的「夫妻典範」背後傳遞了什麼價值觀、帶來什麼社會效果,而不再只是他們的家務事而已。

  • 作者認為,台北市長柯文哲與陳佩琪在形象操作上,打造成公眾人物夫妻典範模樣。(圖片來源/陳佩琪Peggy粉絲專頁)

「娶妻當娶陳佩琪」這句話,恰恰說明了陳醫師之所以要一馬當先的批評別的女人「應該」或是「不該」如何,就是因為他需要鞏固這得來不易的好女人勳章。

對於好不容易拿到好女人勳章的女人來說,如果有其他女人可以不用遵守他相信的那一套道理,那便顯得自己的犧牲毫無意義。獲得這個肯定和成為典範的過程絕對是辛苦的,而這其中的苦,其實從過往陳醫師的文章中也可以看到。但也正是因為苦,熬過這些苦之後,才更需要守護勳章的價值。

雖然本文在批評陳佩琪的厭女,但問題也不在他一個人身上。

若不是社會確實存在這樣的價值觀,有許多人爭相吹捧,他也不會得到如此多的認同。畫出好壞分水嶺、頒發好女人勳章的是傳統的男性中心家庭價值觀,女人雖然為難女人,但這個價值觀真正圍繞著的並不是女人。爭相保護好女人勳章的厭女女如陳醫師,充其量也不過就是打手而已。

希望陳佩琪有一天可以認知到,他不用是個好女人也值得被尊重,他不用是柯文哲的太太也值得受邀,他不用國事家事天下事都事事做到完美,也可以是一個獨立的人,不必為他人做嫁、毋需配合別人的人生規劃調整自己。正如柯文哲,不用完美、不必配合他人,也能夠有機會追求更高的成就。

如果有那麼一天,也許所有完美或是不完美的女人,都會不再需要去攻擊其他女人,就能夠更快樂一點吧。

延伸閱讀
尊重老婆≠失言能被原諒!柯文哲口中的女性價值,是誠實也是偏見
不分區立委的婦女保障名額是過度保護?男女參政機會已經平等了嗎?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