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
Dec 20, 2019
朱家安專欄|連邱毅都覺得噁心,那應該是真的很噁心
性別
Dec 20, 2019

蔡英文總統上網紅「波特王」的節目(〈今天撩蔡英文總統!全世界第一個撩總統的Youtuber!〉),波特王在臉書有百萬粉絲,YouTube超過40萬訂閱,以搞笑「撩妹」影片娛樂大眾。
 

波特王:總統,現場很多人都把你當成偶像,但是我,我沒有把你當成偶像。
波特王:我把你當成我的結婚對象。
眾人:喔喔喔喔喔~
蔡英文:真的是...真的是很沒大沒小耶(指指


有些人認為波特王的一些段子若使用在真實生活,容易有性騷擾之嫌。不過這些人也可能同意,在事先安排的搞笑影片橋段,脈絡情境不同,比較難算是性騷擾。 

  • 總統蔡英文日前和網紅波特王合作,拍攝撩妹系列影片。(圖片來源/擷自波特王YouTube)

在影集《追愛總動員》(How I Met Your Mother)許多集數裡,Neil Patrick Harris飾演的Barney Stinson性騷擾Cobie Smulders飾演的Robin Scherbatsky,看影集的我們,並不能因此說Harris實際上性騷擾了Smulders。當然,不管是波特王還是Barney Stinson,如果你不擅拿捏分際,在現實生活裡最好還是不要貿然模仿。
新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邱毅也對「網紅撩總統」影片不滿,記者會上,邱毅說:

吳敦義說蔡英文『衰尾查某』,然後有一些神經病就開始說吳敦義歧視女性。神經病,蔡英文算女性嗎?蔡英文算女性嗎?一個63歲的人,跟我同年,被一個網紅用下流的撩妹術,還花枝亂顫、小鹿亂撞,噁心,我看了真想吐。

  • 邱毅日前說總統蔡英文噁心,此為示意圖。(圖片來源/網路)

邱毅在噁心方面具備專業,在這議題上應當握有權威,然而,就算蔡英文引發了邱毅的噁心感,邱毅能因此合理主張蔡英文在道德上犯錯嗎?很多道德上錯的事情都令人噁心,像是性騷擾、性別歧視,以及私通敵國。不過,令人噁心的事情都在道德上有問題嗎?

哲學家納思邦(Martha Nussbaum)認為答案是否定的。人類的噁心感機制有演化基礎,也受文化影響,當時代變遷,就不見得能成功指認那些我們應該排除的行為。納思邦強調,綜觀人類歷史,我們反而可以看見「噁心感」被政治利用來排除自己歧視的對象,二十世紀,納粹在宣傳上強調猶太人噁心如蛆蟲,現代台灣的護家盟則每當講到同性戀就不可能不提肛交。

道德心理學家海德特(Jonathan Haidt)也認為,噁心感這種心理機制協助我們的祖先避開不潔致病的危險,但到了現代是否依然有準確的認知意義,有待商榷。

此外,我也很難不察覺這個情景的違和:邱毅討厭「下流的撩妹術」,不過邱毅噁心的對象卻主要是蔡英文的反應,而不是下流的撩妹術本身

不管蔡英文事實上是否真有「花枝亂顫、小鹿亂撞」(加分題:邱毅這樣講蔡英文,算不算性騷擾?),邱毅顯然認為,有歲數的生理女性如果不用某種他認為足夠莊重嚴肅的方式回應「下流撩妹術」,那就稱不上是女人。

在邱毅宇宙,女人真的悲催,當你遇到下流撩妹術,不高興之餘,你還得要檢查自己的年齡,以「合適」做法回應,否則就會失去女性該有的地位(我是說,如果邱毅宇宙有女性地位這種東西的話)。[註1]

  • 邱毅的一席話引來許多爭議。(圖片來源/邱毅『談天論地話縱橫』Facebook)

照哲學家哈斯藍爾(Sally Haslanger)的說法,當前社會裡,「女性」有規範性意義,「附贈」了特定義務和評分表格:當你被社會認為是個女性,代表你得要有特定表現(溫柔婉約、善解人意、有耐心、不搶男人風頭之類),否則就不是個好女人。

照哲學家曼恩(Kate Manne)的說法,這些對女人的社會性要求有時會成為譴責受害人的方便說法。例如,如果你遭到不當追求,你得要懂得拒絕,但是又要有給對方留面子的智慧,當然,這兩者有時候邏輯上不可能同時達成,所以你要嘛容忍騷擾(在這種情況下,你得負部分責任),要嘛承受對方翻臉之後的傷害(在這種情況下,你得負部分責任)。

社會對女性有一些不當要求,所以如果你是女性受害人,你最好要是個完美的受害人。

若你遭到性侵,大家會問你很多問題:你為什麼這麼晚了還要出門?出門為什麼不穿多一點?你是不是其實有接受調情?如果你不願意為什麼要上他的車?等等。

邱毅對蔡英文的譴責,在我看來,就是社會對女性不當要求的一種例子,對邱毅來說,蔡英文一方面是「下流撩妹術」的受害人,一方面也是值得譴責的對象,因為邱毅認為蔡英文的回應沒有滿足他對年長女性的期待。(加分題:蔡英文要怎麼回應,才會滿足邱毅對年長女性的期待?)

在邱毅宇宙,當女性遭遇不當對待,真的要非常小心,如果你「應對不當」,可能落得連當女性的資格都沒有。

[註1]陳紫吟對邱毅的發言有另外一種詮釋:老女人不是女人,但竟然做出「女性的行為」,所以很噁心。在這種詮釋底下,前半是年齡歧視加性別歧視,後半呈現限制女性行為的刻板印象。以主觀發言者的意圖而定的話,陳紫吟的詮釋和我的詮釋哪個比較對,可能要問邱毅。但不管誰對,邱毅都應該上性平會。


參考資料
Martha Nussbaum 2018《從噁心到同理》麥田出版 堯嘉寧 譯
Jonathan Haidt 2015《好人總是自以為是》大塊文化  姚怡平 譯
Sally Haslanger 2012〈On being objective and being objectified〉
Kate Manne 2019《不只是厭女》麥田出版 巫靜文 譯
*感謝陳紫吟和賴天恆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