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Nov 20, 2019
卓榮泰粉專小編衝上第一線選立委!蔡沐霖:要讓永和變回永和人的永和
焦點
Nov 20, 2019

政治人物用粉絲頁、社群軟體與民眾溝通、宣揚政策,更甚是破解謠言,已是現今選舉文化的常態,背後的操刀者──粉專小編一直都扮演著關鍵角色,而這次的立委選戰中,有一位區域候選人,曾為民進黨黨主席卓榮泰特助,並身兼其粉絲團小編

 

他不僅得經手粉專每一篇貼文,在卓榮泰深夜偶爾心血來潮,自行上網PO文後,就算不是必須,這位小編還是會隨時自主確認,讓卓榮泰隔天起床後,看見潤飾過後的貼文,「雖然我都不打擾他,但他想要我什麼事情都讓他知道,這點是負責任的態度,積極度也是很夠的。」卓榮泰說道。

而這個備受讚譽、從幕後轉往前線的,就是投入新北市第九選區(永和區、中和區秀安地區等17里)的立法委員候選人蔡沐霖

 

  • 參與2020新北市第九選區立委選戰的蔡沐霖,曾是民進黨黨主席卓榮泰特助。(圖片來源/蔡沐霖粉絲專頁)

自知沒理由過太爽 自動請纓挑戰艱困選區

雖身為台北市人,蔡沐霖與新北市並非毫無淵源。回首15年前,他就讀大學三年級時,第一次參與政治工作,就是加入當時台北縣(現新北市)縣長候選人羅文嘉的輔選團隊,接觸到不少台北縣是否要獨立升格或是與台北市合併升格的議題。

直到現在,雙北生活圈一直都有區域城鄉差距問題,所以後來蔡沐霖不管是成為智庫研究員、政治幕僚,或到中央部會服務,都還是很關心新北市的發展。

據卓榮泰透露,這次區域立委在最後進入幾個比較困難的選區徵召過程中,這個選區尤其陷入僵局,「他(蔡沐霖)主動表示,希望可以用更年輕的方式做地方經營跟打選戰,於是我透過提名策略小組來建議。他的自動請纓跟為了選舉所做的準備,也都得到大家的肯定。」

不過,從正式了解永和的全盤規畫到提名,前後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蔡沐霖沒有花太多時間猶豫,理由很簡單,「看到黨內前輩們都衝成這樣,你完全沒有道理可以過得太爽!

對於得力助手投入選戰,卓榮泰倒也樂見其成,「小編獨當一面站上第一線,是我們求之不得的事,這樣才能一代又一代接棒上來,然後再繼續培養新一代年輕人。」

  • 民進黨黨主席卓榮泰將自己的飛行外套贈與蔡沐霖,傳承意味濃厚。(圖片來源/蔡沐霖粉絲專頁)

要大刀闊斧求發展,還是讓永和人再等30年?

「我現在所有政見都藏有一個想法:讓永和開始變成永和人的永和,不再是台北市的跳板。」蔡沐霖一番話說得語重心長,其來有自。

這次他的對手,是在地深耕已久,尋求六連霸的現任國民黨立委林德福,過去每次選戰,得票率都在五成左右,「我今年36歲,在我3歲時,林德福委員已經在永和擔任公職,擔任的時間幾乎跟我的生命一樣長。」蔡沐霖不諱言,這位對手絕對是個好人,甚至可能認得永和路一段到二段的每一位市民,但他的角色更像是永和區的第四位議員,而非立法委員。

在他看來,這位沒有缺點,但也沒有優點的民意代表,必須對永和的發展負最大責任,「他不在乎國政、不關心新北市長期發展,這樣中央級民意代表對永和來說簡直是沒有的。甚至在他擔任黨團幹部時,為了黨義,阻擋了裡面有很多新北市規劃的前瞻基礎建設,也不跟新北市政府有良好溝通、向中央爭取雙和預算,讓永和發展停滯。」

  • 蔡沐霖將政見設計成懶人包圖像,讓更多選民輕鬆了解他對永和的願景。(圖片來源/蔡沐霖粉絲專頁)

蔡沐霖知道,若要讓永和人看見改變的希望,完整的政見絕對得一項項端出來,才有辦法說服當地選民。於是,自九月宣布參選以來,他已陸續推出數波政見,包括增加雙和綠地面積停車位空間立體化智慧電網傳統機車行升級永續校園等;此外他也考慮到新舊永和的發展──居民共同歷史記憶瓦磘溝的環境規劃、國防部帳務中心舊址的在地創生產業(樂活共生實驗基地)再推動。

他直接點出為何長久以來,永和都只能作為台北市的跳板,「這地方有沒有在地經濟?有沒有人想要真的在這立業,居民這麼密集,卻沒有完整的產業鏈,永和的發展是扭曲的。」想要在都市、交通上有全面的改善,他認為必須大刀闊斧,讓永和回到最初的花園城市規劃,即便可能會遭遇建商、財團利益衝突,也在所不惜。

經費有限就勤跑,讓居民從陌生轉而挺身支持

宣布參選不過兩個月,問起蔡沐霖,是過去當小編的日子累,還是參選累?他不假思索地回答:「當然是選立委啊!小編就是精神緊繃,選立委連肉體也緊繃。」

不過,回憶起當初收到第一筆小額捐款時,他心裡滿是感動,「但當我發出第一筆薪資時,有點害怕,發現可能要花更多精力去募款。我認為有人唱高調說要取消選舉補助款,那是偽善的行為,因為選舉實在要花很多的經費。」即便他的競選總部沒有炒米粉、貢丸湯,也沒有橫掃大街小巷的宣傳車,甚至目前20塊左右的看板也都是支持者提供免租金的位置,吃緊的經費仍是壓力來源之一。

  • 蔡沐霖競選總部正位於永和豆漿名店「世界豆漿大王」隔壁,採訪當天還特地熱情介紹那具有特殊焦味的古早味豆漿。

「台灣人很有趣,他見到你,有溫度的接觸後,才會比較有興趣往下探索。」在他的勤跑之下,也嗅到明顯的空氣變化,「一開始,大家對我的反應都是『你是誰?民進黨要推人選喔?』;第二階段開始有人幫我加油,不過是偷偷的,跟這地區長期結構有關;最近敢站出來支持的人越來越多了,很多志工和提供法律諮詢的律師都是自己找上門來的。」

他還提到,某次在四號公園掃街,卻遇到不理解同婚的民眾,以法律文盲的方式指責他、罵政府為何強行推動專法,他耐心解釋,甚至雙方快吵起架來,最後對方丟下一句「沒關係,你看選舉結果就知道!」就負氣離開。「現場大概還有三四十位民眾,我一樣繼續一個個握手,他們也都笑臉對我,即便這些選民也許不是都支持同婚,但都很清楚那個人在亂講。」

你用選票勒索我,我不在乎。」比起不理性的選民,他更相信自己年輕、專業的力量,能夠有機會喚醒這座沉睡已久的城市。

延伸閱讀
哈佛學霸謝佩芬 運用聯合國經驗進擊深藍大安區
挺身戰台中海線立委選舉 3Q陳柏惟:別叫我勇者,那對我來說是種羞辱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