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Nov 08, 2019
王立第二戰研所專欄|從民眾黨與時代力量背景 論兩黨合作可能
焦點
Nov 08, 2019

近日民眾黨蔡璧如,向時代力量黃國昌委員喊話,希望黃國昌可以名列民眾黨不分區第一名。隨後黃國昌委員表示,若有邀請將會婉拒,結果被網友嘲弄說只敢對民進黨咆哮,對柯文哲就笑笑。


先不論這種政治演出,民眾黨跟時代力量,黨性跟組成的確多有類似,要合還是不合,要從他們的源起跟領導人個性著手,才會發現走到今天這步,一點都不意外。 

柯文哲跟黃國昌,廣義上都受惠於太陽花,算依靠運動起家的政治人物。柯文哲凡事必稱SOP,黃國昌都說依制度決定,其實這幾年看下來,兩人很清楚的共同點就是用人唯親,完全是土豪老闆性格,自己說了算。

  • (圖片來源/柯文哲粉絲團、黃國昌粉絲團)

自太陽花後,出現了一大群新生代政治從業者,滿懷抱負跟熱情,希望改變台灣的政治生態。隨後,太陽花青年大量進入民進黨、時代力量與柯文哲的競選團隊,擔任幕僚或助理的職務。三種人三樣情,待遇也都不一樣,政治不能去除人性,我們從待遇跟前途,就可以分析出太陽花青年(簡稱太陽青)的政治路。

進入民進黨的這一批,一開始皆擔任職務較低的助理,但隨著地方大選的勝利,地方首長需要大量人才,於是黨中央老經驗的人員出任地方政務官,黨部出現人力資源空缺。很幸運的,以往都要五年以上經歷才能出任的職缺,在這種需人孔急的情況下,形同坐直升機爬升,現在不少人擔任蔡總統的幕僚,接近權力中心。

柯文哲則接收了另一批高手,依靠這些人輔選,打下台北市長的位子,也讓他們出任要職。時代力量則吸納了思想非常偏左的那一群,傾向把政治當社運經營。這兩個的差異導致了後面幾年,非民進黨的太陽青,政治路上的不同命運。

  • 太陽花學運後,新生代政治從業者各自到了不同黨派,命運也大不相同。(

    圖片來源/文豪 許 ,CC0 Lisense From Flickr)

首先,越聰明厲害的人,家裡有背景不需要靠薪水吃穿的,越不會接受不合理的指令。柯文哲為何出任市長不到一年,就開始有人出走?因為太陽青的高手,根本不接受柯的無理取鬧,包括側近私下的政治手段都不屑為之。出走之後,柯文哲的市政很明顯開始走鐘,少了這些穿針引線的人,跟民進黨派任的官員關係變壞,北市府也越來越傾向走宣傳路線,無能力管治事務官

柯文哲身邊的太陽青,此時還沒走的都有家庭壓力,試想一個剛畢業沒幾年,就有高於業界數籌的收入,他能輕易離職嗎?剛成家,老婆小孩還要養,就算不滿也得做下去。柯就像是土豪老闆,對忠心的部屬不吝於打賞,這也是過去市議員痛批悠遊卡公司人事問題的理由。而柯本人管理非常法西斯,太陽青這批年輕人對他而言,走掉的是叛徒,留著的是下屬,完全沒有現代管理的契約精神。

這點在時代力量就相當不同,時代力量沒有拿到政治首長的職位,他無法分派職位,只能用社運方式衝撞,內鬥搶奪麥克風的同時,試圖得到外界支援。很明顯的即便馮光遠、林昶佐都離開,後被戲稱「國明黨」的時代,黃國昌也無法一人獨裁,背後出資的金主一定有介入,幫黃國昌踩煞車。對黃來說,太陽青是他僅剩的支持者,跟他同是戰友,現在需要這些人相挺。

柯文哲是有民選首長權力,可以安插親信到悠遊卡公司領高薪,完全不理會議會監督。金主原本挺他,也反過來受制市長權力得要妥協,其獨裁性格就一覽無遺。讓我們回歸主題:

為何民眾黨會要黃國昌去擔任不分區?

因為柯文哲認為太陽花青年是他的資產,黃國昌則是他的附屬組織小組長,上級單位要下屬出面,哪有拒絕的道理。去看看汐止選區,黃國昌怎樣對待他推出的候選人,就能得到相同的結論,柯跟黃完全是同類人,只是一個有權力一個沒權力。

所以黃國昌絕對不會答應出任不分區,因為在個性上等於是要他承認自己不是領導者,只是柯文哲整個大棋盤下的棋子。而在政治利益上,這就是要黃背叛相挺至今的所有支持者,還有出錢維持時力的金主,自斷政治後路,往後除了當柯文哲的下屬,別無他途。

所以,我們對這件事情,應該是要反過來看,黃國昌委員究竟是寧為雞首不為牛後,堅持領導人的自尊到最後一刻;還是為了下份工作收入,甘願去當人的忠犬?

延伸閱讀
時代力量分崩離析 黃國昌到底做了什麼?
從陳雨凡的退黨 看時代力量的路線問題與未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