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
Oct 08, 2019
朱家安專欄|《爐石戰記》為什麼沒有更多新疆選手?
焦點
Oct 08, 2019

《爐石戰記》(Hearthstone)代號Blitzchung的香港選手在大師職業賽後受訪時戴著防毒面具,並呼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反送中口號。暴雪官方的回應是:Blitzchung 禁賽一年,競賽獎金取消。

  • 引起爭議的賽後受訪畫面。(圖片來源/受訪畫面截圖)

這個裁決的根據,是暴雪〈2019《爐石戰記》大師職業賽官方賽事規章〉第1.4版第6.1 (o) 條:

「依暴雪裁定,任何涉入破壞自己聲譽、冒犯部分或社會群體、或造成任何傷害暴雪形象之行為,將導致自己從大師職業賽除名且其於賽季中所獲之獎金將全數歸零,以及其他於本選手手冊或Blizzard網站使用條款所列舉之賠償。」

你很難反對這種條例,至少,你可能不會反對暴雪用它來處罰那些說原住民都是白痴或台女都是破麻的選手(我隨便舉例)。然而,抽象規則寫定,要怎麼發揮,就是暴雪的權力了。

冒犯不是好判準

不過,若是我,會把「冒犯部分社會群體」改成「歧視部分社會群體」。這也是我在歧視言論課堂上常用的例子:

歧視言論跟冒犯性言論不一樣,「台灣是獨立國家」會冒犯中國人,但你很難說它是歧視言論,連歧視誰都說不出來。

 

「冒犯人」不是好判準,因為這個判準過於方便,並且有些話不管怎麼說都會冒犯一些人。想想看,暴雪這則聲明,難道沒有冒犯到那些受到中國威脅,在街上被警察毆打和開槍的香港人嗎?

當然,暴雪自己不是這守則約束的對象,但暴雪的言行,應當比選手的言行更加代表暴雪。暴雪不讓選手冒犯中國人,卻不介意自己冒犯香港人,這顯示冒不冒犯只是藉口而不是理由。

才怪,遊戲歸政治,什麼都歸政治

有人會說,遊戲歸遊戲,大家好好玩遊戲,都不要談政治就沒事。這種想法過於天真,我們都知道,很多遊戲在中國不能合法玩,就因為中國政府不喜歡。你不碰政治,政治來碰你,一直都是這樣。

此外,玩遊戲需要社會背景,你得有錢有閒,有穩定的社會環境。而中國政府的態度實際上影響到香港社會的穩定。目前香港人依約接受一國兩制,但中國索求更多,干預香港內政。在這種情況下,香港選手擔心自己日後能否安心玩遊戲,並不令人意外

如果遊戲社群是個社群,大家看比賽和訪問,是因為你們都喜歡《爐石戰記》,覺得這是個好遊戲,能讓好玩家展現自己的智慧跟技巧,這樣的你們,難道無法容忍一個職業選手在遊戲的場合表達這些關於自己能否好好玩遊戲的擔憂嗎?

如果你覺得這些說法都不夠具體,進一步想想看這個問題:《爐石戰記》為什麼沒有更多新疆選手?

最後,關於政治和言論審查,永遠都不會只有別人出事。這次訪問Blitzchung 的主播和賽評,都被暴雪宣告中止合作,可以想像,接下來職業玩家們會越來越不願意在任何公開的地方講中國人不喜歡的話。中國對遊戲產業做的事情,就像中國對演藝和其他娛樂事業做的那樣。

接近深淵,成為深淵

Blitzchung被禁賽,並不是暴雪近年唯一跟中國有關的爭議。暴雪在2018宣布和網易合作《暗黑破壞神》行動版,2019年七月使用和中國一致的標準,把八張《爐石戰記》卡牌的裸露和血液畫面給「和諧」掉

  • 最近《爐石戰記》因「中國標準」更新部分帶有裸露和血腥畫面的卡牌設計,原本性感赤裸的「魅魔」,直接被動物形象的「惡魔潛獵者」取代。(示意圖來源/爐石戰記粉絲專頁)

這些事情都引來核心玩家群陣陣噓聲:以吸引玩家課金為核心的手遊背離了RPG遊戲精神;卡牌圖案是否恰當當然可以討論,但把中國標準當作全球標準,顯然把特定政治放在遊戲和藝術前頭

暴雪的這些變動,讓我想到小學時玩的暴雪經典遊戲《暗黑破壞神》一代和二代。遊戲主人翁度過重重黑暗陰森的地下城,下到地獄,把惡魔Diablo封印在自己身體裡,然而最後,主角不敵心裡的Diablo誘惑,成為墮落的黑暗漫步者。

當然,Diablo並沒有對崔斯特瑞姆進行言論審查,暴雪也沒有想要封印習進平,但這些在我看來是同一種故事:人離深淵越來越近,最後逐漸成為深淵

延伸閱讀
說人懂得感恩就不會有憂鬱症,有什麼問題?
脫口秀:歧視、仇恨和冒犯的界線在哪?

 

 

 

喜歡這篇文章嗎?
快來媒體小農灌溉心中好新聞吧!

留言區